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96 你对每个男人,都是这样的吗?

    林惜的手微微一抖,她差点儿没有控制住自己。

    从重逢一直到现在,他对她说过的话就不超过十句,从来都没有叫过她的名字。

    从前他叫她的时候,那声音里面藏着男人最大的深情,不像如今,只有压着森冷。

    可是尽管是这样,也足够让林惜激动了。

    时隔五个月,她重新听到他叫自己。

    她抬腿走了出去,仰头看着他,压着眼底翻涌的情绪:“林先生,有什么事吗?”

    女人的声音很软,和风细雨的,让人听着硬是生不出半分的怒气。

    他心底的郁火一下子就消了一大半,到了嘴边的话也不知道怎么换了一句:“没什么。”

    说完,他就转头走了。

    换了别人,只觉得莫名其妙。可是林惜不是别人,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尽管现在他记不得自己了,可是他的脾气和性格,根本就没有半分的改变。

    就在刚才那么几秒钟的停滞中,林惜能够感觉到,他一开始要说的话不是这一句。

    她想都没想就抬腿追了上去:“林先生吃晚饭了吗?”

    他腿长,以前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时候,他慢条斯理的,牵着她总是迁就着她的步伐。

    如今他不迁就她,林惜两步才勉强追上他的一步。

    他又将她当透明了,她也不在意,就跟着他,一直进了小区,又进了电梯。

    电梯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空间不大,林惜就站在他的身旁,身侧的手动了动,尾指不小心扫过男人的手背。

    一直当她透明的林溪终于低头看着她,林惜对着他笑:“我不是故意的。”

    事实上,她是故意的。

    男人还是没有说话,短短的十几秒,很快就到了二十三楼了。

    电梯门应声而开,林惜跟着他走了出去。

    她也不急着开门,就看着他开了门,然后开口:“我能窜个门吗?”

    “嘭——”

    回应她的,只有关门的声音。

    林惜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转身开了自己的家门。

    林溪进了屋之后也没走远,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水一边留意着门口的动静,只是过了十多分钟,门口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起身走到门口,猫眼的前面,什么都没有。

    “呵。”

    他嗤笑了一声,冷着脸转身走进屋子里面。

    林惜知道他生气了,可是又不知道他到底在气什么。

    第二天她早上很早就起来了,去菜市场买了菜之后做了陆言深以前喜欢吃的菜,然后用篮子装着敲隔壁的门。

    男人过了五分钟才开门,拉开门,视线落在林惜的身上,他什么都不说,抬手就想把门给关上。

    林惜先一步卡了进去,对着他冷若冰霜的脸,推了推:“林先生,我今天做了新菜式,尝尝吧?”

    她说着,又像上一次一样。

    过程和上一次记也没什么区别,林先生的脸色比上一次冷得更甚。

    不过林惜是个脸皮厚的,就跟什么都看不到,心情颇好地吃完了这一顿饭。

    只是临走的时候,男人难得开口说话:“等等。”

    听到他的声音,林惜心口颤了一下,刚想他会说些什么,却不想他从厨房里面将上次她留下来的餐具拿了出来,然后又迅速地将那餐桌的餐具收拾好,放到她的篮子里面,“拿走,以后不要再敲门了。”

    他说完,也不管她接不接,直接就将篮子塞到她的手上,然后转身进了房间。

    林惜的脸色也凉了下来,她没有走,将篮子往地上一放,直接就推开了主卧的门走了进去。

    她推开门的时候,男人正在脱衣服,看到她的时候,脸色沉如寒冰:“出去!”

    林惜没有动,抬手将门关了:“林先生怕什么?”

    听到她的话,林溪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嗤笑了一声:“我会怕什么?”

    “那你躲我干嘛?”

    林惜向他逼近,目光如炬地看着他。

    “你对每个男人,都是这样的吗?”

    她没想到他会突然之间问这么一句话,一时之间,林惜反应不过来,眉头皱了一下:“我哪样了?”

    “这样的倒贴。”

    他讽刺地看着她,那眼神让人十分的不堪。

    林惜愣了一下,她知道陆言深现在失忆了,她不应该跟他计较,可是听到他这样的话,她却觉得自己无比的委屈。

    她知道他失忆了不计较,害怕过犹不及,所以徐徐图之,却不想就连这样,在他的眼里却是对男人倒贴?

    林惜抽了口气,冷着脸直接转身就走了。

    没有辩驳,也没有任何的一句训斥,除了迅速冷下来的脸色,她什么都没有。

    林溪眉头皱了一下,觉得有些烦躁。

    半响,他才抬腿走出去,视线落在那客厅的篮子上,走过去将里面的餐具捡出来,拿到厨房里面,一件件地洗好。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每一次碰上这个叫林惜的女人,心情总是不受自己控制。

    林惜难受,也不知道自己难受什么。

    这几个月来,她承受了什么,没有人能够感同身受。

    重新看到陆言深的那一刻,她是激动的,甚至是亢奋的,可是那激动和亢奋还没有缓过来,陆言深失忆的事实就像是大冬天的一桶冰水,直直地对着她倒了下来。

    她逼着自己在段时间内调整自己的情绪,就是怕自己一不小心把人给吓跑了。 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是压着自己的情绪,她想抱他,很多话想对他说,可是却不得不忍住。

    她也会烦躁,但是他失忆了,她什么都不能怪他。

    就连今天,他说出这样伤人的话,她都不能发脾气。

    很委屈,真的很委屈,可是再委屈,也总比那无边的绝望好。

    将眼泪擦干净,林惜压着那摇摇欲坠的情绪,转身回去找衣服洗漱。

    温热的水从头上浇下来,她一点点地冷静下来。

    今天是她冲动了,陆言深这个男人,向来强势,从前那么多女人前赴后继,都没有一个成功的,他能开口吃她一顿饭,已经算是很好了。

    林惜抬手捂了一会儿脸,决定先按兵不动几天。

    陆总啊,还真是不管什么时候,都那么难搞。

    想到这里,她又有些开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