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98 让我靠一会儿

    林惜酒量不好,她很克制,喝了一杯之后就不敢再喝,继续点了一杯苏打。

    刚才被她赶走的男人又回来了,手上端了一杯酒,衣袖被他挽到手臂的一半以上,露出不错的线条。

    林惜看着他的手,却想起陆言深的手。

    有锻炼习惯的男人,身上的线条都十分的硬朗明显。

    她想起他抱着自己的时候的力量,就一只手,很轻易就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牵着她的时候,力度不大,可是不管是谁,都分不开。

    可是现在,她就连碰一碰他,都碰不到。

    她低下头,眼睛是热的。

    林惜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如今就算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他站在自己的面前,可她还是不安。

    已经半年了,她晚上惊醒过来还是自己一个人,真的很难受。

    那男人在旁边还在问她是不是不舒服,林惜不想再待下去,抬手招了服务员准备结账,却不想那男人突然开口:“算我头上。”

    林惜看了他一眼,觉得好笑,从包包里面拿了五百块,往桌面上一放:“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让陌生人请客。”

    她说得很硬,脸色也冷。

    齐耀眉头挑了一下,视线往不远处偏了偏,倒也没有说什么为难林惜。

    林惜放下钱就去卫生间了,经过走廊的时候,看到有人抽烟,她手指动了动,也很想抽。

    她差点儿就忍不住去拍别人的肩膀要一个香烟来抽了,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她想起他拿着烟在手上掐着,却始终不往嘴里面放的样子。

    她的陆总啊,就算是什么都忘了,却始终还是记得住他曾经答应过她,以后都不抽烟了。

    想到这些,林惜觉得欣慰又心酸。

    他那么难靠近,她都不知道会不会两个人以后都是这样僵持拉扯下去。

    林溪从包厢下楼之后,视线往那吧台上一扫,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那个女人就不见了。

    他想起自己上楼的时候,男人上前搭讪,脸色又沉了一分。

    果真是水性杨花。

    哼。

    林惜从洗手间出来,刚想离开,就看到那熟悉的背影。

    她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过来了,也没有说话,抬腿跟着他上了楼。

    酒吧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林溪虽然觉得身后有人跟着自己,但是他到底是没有回头,也没有看到林惜一路跟着他到包厢门口。

    见人一直都不回头看自己,林惜连忙伸手拉住了他的衣摆。

    他估计是没有料到这么突然,那一瞬间也没有躲开,视线落在林惜的身上,黑眸里面的冷意更甚:“松手。”

    他的声音很淡,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十分的压人。

    换了别的人,这个时候早就已经松了手了。

    可是林惜不是别的人,她从前也是怕他的可是后来就没什么好怕了。

    她现在只有委屈和心塞,但是他什么都不知道,她只能咬着牙生生地忍下来。

    林惜没松手,看着他挑眉笑了起来:“林先生,你是找我吗?”

    她语调慵懒,还带着几分愉悦。

    林溪被人揭穿心事,身上的寒意更甚:“自作多情。”

    他说着,伸手在她的手腕上一摁。

    林惜知道他,总是能轻易就捉住人的痛处,她不想松手的,可是他那么一下,疼得她忍不住抽了口气,脸色一变,他人就已经推开包厢的门进去了。

    她被挡在门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发红的手腕,嘴角凉凉地勾了一下。

    她刚才要是不去洗手间就好了,那么多天了,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这么明显的表现了。

    只是可惜了。

    辛可豪今天有正事要谈,林惜自然不能进去的。

    她走到不远处的走道站了一会儿,到十点半的时候,她看了一眼那包厢,门紧紧地关着,也不知道人什么时候走。

    包厢里面声色犬马,觥筹交错间,林溪一个人什么都不做地坐在那儿,十分的突兀。

    辛可豪喝了两杯酒,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过了半个小时了。

    看着不远处沙发上的人,他叫了一下林溪:“林溪,我们先走。”

    他说着,顿了顿,看着他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或者你也跟着留下来?” 场面十分的不好,林溪径自起身就走出去了。

    凌晨是夜生活的高潮,下了楼之后,劲爆的音乐振聋发聩,林溪脸色很不好,视线在那舞池扫了十几秒,五光十色的灯光十分的扎眼,没找到要找的人,他抿着唇往外走。

    楼上,辛可豪抽了一口烟,眯着眼看着他走向门口。

    林溪一出门口就把车锁开了,刚走过去,眼前突然一个人站了起来:“林先生啊,你终于出来了?”

    林惜蹲太久了,双腿有些发麻,站起来的时候没站稳,她下意识地拦着他的手臂,对方有一秒钟的闪躲,林惜被推退了一下,整个人就往后倒。

    她的手扒着车身,但是什么都扒不到,人直直地往后倒,脸上的表情尽是惊慌失措。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睛在一瞬间就红了,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摔在地上的时候,男人伸手将她用力一拉,她整个人扑到他的怀里面。

    一整晚,被那一杯酒酝酿的情绪就好像喷泉一样迸发出来。

    她实在是忍不住,眼泪流下来,男人拉着她的手要她从怀里面出来,她伸手紧紧地扣着他的腰:“让我靠一会儿。”

    那声音从怀里面传上来,压着气闷的嘶哑,很沉,就像是一块巨石压在他的心口上。

    林溪扣着女人手腕的手停了下来,他没有把人拉开。

    夏天的衣服很薄,那滚烫的湿意让就好像是火山的熔浆一样,透过那衣服贴着他的心口烧进去。

    林溪很烦躁,因为他发现怀里面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能轻易就波动他的情绪。

    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人站在他的跟前,他觉得自己的心情就会变得不一样。

    他一点儿都不想跟这样的女人有半分的接触,可是她却有意无意地总是在他心如止水的时候往他的心里面扔石头。

    “DuangDuangDuang”的,害得他大半夜的怎么都睡不着。

    酒吧有人吹来,看着这样的一幕,抬手往嘴里面一放,直接就是给他们送了一声嘹亮的口哨。

    林惜有些贪恋熟悉的怀抱,可是她知道,他的耐心一向都不好。他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他还那么抗拒她,她如果再得寸进尺的话,他很有可能马上就炸毛给她看。

    再不舍,她也只能逼着自己抽身离开。

    怀里面突然之间走了出来,林溪眉头微微一动,有些惊讶。

    一低头,视线落在那双发红的杏眸,他滚了滚喉结。

    特么的,他想把人抱回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