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99 你不介意送我回去吧?

    林惜忍住了眼泪,可是眼睛还是红的,她抬头看着他,双眸里面含着水,带着几分可怜兮兮的弱,开口的声音有些喑哑:“林先生,都这么晚了,你不介意送我回去吧?”

    夜色下,灯光让人的视线也跟着柔和了下来,林溪看着她,身侧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转身拉开车门上了车。

    林惜紧跟着拉开了副驾驶的门,上了车系了安全带,安静地坐在那儿,一声不吭地侧着头。

    林溪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侧着头看着身侧的女人,她侧着头看着车窗外面,只剩了三分之一的脸给他的视线。

    他想起之前几次看到她的样子,她都是看着自己笑,眼底的志在必得十分的明目张胆。

    今天晚上她却一改之前,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脸上一片的茫然,跟之前的人完全搭不上边。

    可偏偏就是这样,却扯得他心烦意乱。

    一路上车厢里面都是沉寂的,林溪本来就不是什么话多的人,林惜一旦不开口,两个人之间就只有沉默了。

    林惜虽然侧着头看着车窗外,可是心思全都在旁边的那个男人的身上。

    前面是红灯,他侧头看了她一眼,林惜捉了一把自己的手心,咬着牙忍着没有转过头去看他。

    这个男人就跟铁一样,你想焐热,没点儿时间是根本不行的。

    今天晚上她也没有想在他跟前哭,陆言深以前最讨厌就是女人哭了,没有感情的时候,眼泪只会拖她的后腿。

    可是她刚才实在是没忍住,她从十点多就出来带着侥幸找到他的车子在车边一直蹲,期间不少人过来搭讪打扰,都被她冷走了。

    那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来,更不知道他今天晚上还会不会从里面出来了。

    夏天的晚上并不冷,她穿着高跟鞋蹲在那儿,其实十分的难受。

    可是脚上的难受倒没什么,她更难受的是他的态度。

    两个多月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点儿变化都没有,还是陌生人一样。

    她这半年承受的压力本来就很大,背负了一堆的情绪,看到人,逼着自己忍下来,逼着自己冷静。

    她也会脆弱的,今天晚上的那一杯酒没把她灌醉,却让她的情绪有点儿外放。

    看到他出来的时候,其实她还是挺开心的,她等得也不算久,半年都等了,那两个小时算什么。

    可是他推开自己的那一下,她是真的很委屈很难受。

    只是他后来又把她拉回去了,人没摔在,却一下自己就把她的情绪给扯下来了。

    她在他的跟前一向都强大不起来,从前就是这个男人给她遮风挡雨的,就连在生死关头,他都还你能够镇定自若地在她的耳侧安慰她不要怕。

    一看到他,她就觉得自己的心泡在酸水里面,酸水得很。

    她也摸不准为什么刚才他没把她从怀里面推出去,而是忍着她在怀里面。

    但林惜知道,这大概是她这两个多月以来,最大的收获了。

    一路上她也想了很多,大概是他太主动了,所以男人本能的抗拒。

    她今晚既然已经示弱了,就应该一直示弱下去,最好利用这一点,在他心里面扔下石头。

    所以一路,她一句话都不说,明知道他看自己,也不扭头,就是看着车窗外面。

    车子开进停车场,然后在车位停下来。

    林惜很自觉地解了安全带,安安静静地下了车,站在一旁看了一眼男人。

    她这一眼,显然是变了,从前的炽热少了许多,眼底的情绪淡了很多。视线她也收得很快,再也不像之前那样,直勾勾地看着他,就算他看过去,她也不会收回来。

    林溪被她这一眼看得越发的燥,从口袋的烟盒里面摸了一根烟,捏着烟头,直到电梯门打开,他一用力,掐断。

    他站了一秒,发现女人没动,林溪的眉头动了一下,不解地抬腿走了进去。

    林惜跟着他进去,站在了右侧的电梯壁边上,两个隔了起码两个人的距离。

    其实离得不算远,可是很明显,女人在可以地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林溪按了楼层,脸色如冰一样地冷了下来。

    林惜拿着包包的手微微紧了一下,她虽然了解陆言深,可是他到底是失忆了,脾气是没变,但心思同样的也难猜了许多。

    他从前就是讳莫如深的,如今更甚,现在更不知道自己这个做法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一头思绪乱糟糟的,十几秒的时间,电梯门应声而开。

    这一次,林惜先抬腿走出去。

    她走得不算快,但也不慢,身后的男人也是不紧不慢地跟着,她也不回头,一直到自己的家门口,她才停下来,回头看着他,脸上是客气疏远:“林先生,今天晚上谢谢你了。”

    说着,她拿出钥匙开自己家的门。

    林溪站在她的身后,黑眸紧紧地盯着她,似乎要把人看穿。

    林惜用了很大的自制力,才让自己平静无波地把门打开。

    “卡塔”的一声,门锁被拧开,林惜头也不回地走进去。

    “哐”的一下,门被关上,隔开了男人的目光。

    林惜靠在门背上,抬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半响,才换鞋子走进屋子里面。

    她只希望自己没有适得其反。

    林惜今天又去寺庙里,去的时候好好的,只是下山的时候走到一半,天一下子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她一点儿准备都没有,阶梯上不少慕名而来的香客,有人备了伞,也有人没有带。

    这雨下得太急太快了,大家都被打得措手不及。

    幸好这下山的路不长,也就是五分钟的时间。

    林惜走到一半了,她举起包包往头上一挡,冒着雨继续往前走。

    到山下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湿得差不多了。

    她穿着轻薄的衣服,下了雨贴在身上,一下子就走光了。

    林惜进商店里面随意买了一套衣服换上,刚想出去叫车,却碰上了前几天在酒吧撩她的男人。

    齐耀今天是陪母亲过来的,母亲要在山上吃斋饭,他晚上有约,就先下来了,没想到刚走没两分钟就下雨了。

    看到女人的时候,他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一下:“小姐,这么巧?”

    林惜看了他一眼,并不答话。

    大概是因为下雨天,又不是市中心,车不好叫,林惜出了两倍价钱都没有接单的,好不容易有一个接单的,离着好几公里,司机打电话过来说不绕过来,让她取消订单。

    齐耀买完伞出来,发现女人还站在门口,不禁挑了一下眉:“回市区吗?我开了车来,送你回去吧。”

    那天晚上是他冒犯了,但是刚回国,他刚好输了,只能一而再再三地打扰她了。

    “不用了,我叫了车。”

    林惜态度很冷,齐耀抿了一下唇,刚才她接电话的时候他其实听到了,这个时候没什么车过来,想想她拒绝自己的原因,他难得热心地又提了一次:“这边离市区远,下了雨,司机不怎么愿意过来的。”

    林惜没说话,撑了伞往前走。

    算了,她今天不回去了,在这边住一晚上算了,虽然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陆言深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