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00 刚才的男人知道吗?

    齐耀并不是真的酒色之徒,女人两次言辞令色地拒绝,他自然不会再勉强。

    从停车场将车子开出来,刚开了几分钟,就看到穿着白裙的女人撑着伞不紧不慢地走在雨雾中。

    她今天没化妆,脸色素雅得很,一张脸十分的冷,周身都是生人勿近的凉薄,这场雨更是衬得她整个人不像是尘世中的人。

    有那么一瞬间,齐耀觉得这个女人要升仙了。

    鬼使神差的,他把车子缓缓地开到了她的身边:“小姐,你就算走出去,也很难截到车,之前在酒吧我是和朋友开玩笑,没有冒犯的意思。我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抱歉,所以想载你一程。”

    齐耀虽然不是什么拒人千里的性格,但是温文尔雅间对每个人都那样客气绅士,却也带着矜贵难近,要是让他那一群死党听到他现在的一番话,指不定以为这人来一趟寺庙被什么附体了。

    林惜停在了路边,看着车里面的男人。

    她有些犹豫,听说今天辛可妍借着辛可豪让林溪陪她去什么比赛,林溪没去,辛可妍今天很有可能会闹到林溪那儿去。

    这么一想,她还是很想回去的,今天晚上指不定又是一个机会。

    再抬头,男人的视线十分的诚恳。而且那天在酒吧那儿,他其实也没有什么行为,最多就是说了几句话,她觉得烦,还不耐地打发人。

    犹豫了几秒,她走了过去。

    齐耀见她过来,侧身帮她开了车门。

    林惜收了伞上车,刚想把伞放到哪儿好,身旁的男人已经开口了:“给我吧,放到后面就好了。”

    她点了点头,把伞递了过去,然后把沉拉上。

    “谢谢。”

    她开口道了谢,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齐耀也不介意,把伞放了就将注意力放在前方。

    雨下得很大,雨刷来来回回地工作,林惜想着林溪的事情,身旁的人问了她两次都没听到。

    “小姐,你要去哪儿?”

    齐耀迫不得已,抬手在她的跟前比划了一下。

    意识到自己分神,林惜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在想事情,你把我放在和平路那边就好了。”

    齐耀见她还是有些防备,不禁觉得好笑:“我姓齐,单名一个闪耀的耀。那天晚上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的,刚好回国,朋友坑了我一把。”

    他的声线很温柔,说话的时候不紧不慢的,让人听得十分的清晰明了。

    林惜多了几分好感,“我姓林,单名珍惜的惜。那天我心情不好,态度不太好,齐先生不要介怀。”

    “那林小姐还在和平路下吗?”

    他这么一问,林惜怔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摇了摇头:“在朝安小区下吧。”

    她就,赌一把吧。

    车子都到小区门口了,外面的雨还很大,齐耀直接把车子开了进去,直直看到林惜所在的那一栋楼。

    大概是天也帮她,林惜刚车上下来,她就看到不远处撑着伞提着一袋方便面走过来的男人。

    她用余光瞟了一眼,抿了一下唇,特意绕到驾驶座的那边,对着齐耀笑了笑:“齐先生,我这段时间心情不好,刚才态度不太好,你不要介意,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吃个饭。”

    齐耀看到她笑的时候有些受宠若惊,点了点头:“林小姐你客气了,既然这样,不介意留个联系方式吧?”

    他向来都不会主动交际的,但是林惜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怎么的,他还挺想当朋友的。

    大概是从前碰上的异性都喜欢往他跟前凑,难得碰到一个,进退有度的,就觉得当个朋友也不错。

    林惜直接就拿出手机,挑出二维码,两个人当场就扫了。

    完了之后,她退到屋檐下,勾着唇对着他挥了挥手。

    林溪站在不远处,将眼前的一幕收尽眼底。

    这一个星期,这个女人好像突然之间消失了一样,他早上出门没见到人,中午出门也碰不上,下午去买烟也还是碰不上。

    之前他不管什么时候出门,一天总有一两次碰到人的。

    他那时候也知道,大概是她特意出门候着他“偶遇”的,可是现在,她一点不特意了,他们住隔壁,他一个星期出门几十次,甚至在她平时买菜的时间出门,也愣是没有碰到她一次。

    这一个星期,他总是想到那一天晚上在酒吧外面,她在自己怀里面温声细语地恳求他让她抱一会儿的样子。

    就跟入脑的传销一样,怎么都消不掉,一闭眼睛就是那触感。

    林溪觉得自己快疯了,而这个始作俑者,现在在对另外一个男人笑靥如花。

    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心底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雨“噼里啪啦”地打在伞上,他的脸比这时候的天色还要阴沉。

    “林先生,不进来吗?”

    她先进的电梯,按着开门键看着他,一扫之前的人情,态度客气疏远,很明显,只是在客套。

    林溪寒着一张脸走了进去,插在口袋里面的手已经把烟盒掐变形了。

    二十三楼,电梯中间不停要要十五秒的上升时间。

    十五秒并不长,但是也足够人几句简单的寒暄。可是那个之前看到他恨不得眼睛粘在他身上的女人一声不吭,视线就看着那楼层的变化,除了开始的那一眼,她再也没有看过他。

    哼。

    就因为他之前的态度冷淡,所以瞬间就转移了目标,是吗?

    刚才那个男人开的是今年新款的奔驰,市价起码四百万。

    一下子,他就明白了。

    他发现这个女人除了水性杨花之外,还多了一点——

    贪慕虚荣。

    这十五秒对林惜而言也不好熬,她一个星期故意没见他,现在两个人就在电梯里面,他一直看着自己,她还要故作不知,难度很大,但她还是咬牙忍下来了。

    “叮——”

    电梯门应声而开,林惜摔先走了出去。

    她怕自己绷不住,但是落在男人的眼里面,是她避之不及。

    一瞬间,心间的寸火就燎原起来了。

    “你两个月内换了三个目标,刚才的男人知道吗?”

    林惜被拉住手腕的时候,有半分的怔忪,很快,更多的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可是她知道,她如果这个时候绷不住,前些日子的隐忍就废了。

    抬起头,她淡然地看着他:“林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换了什么目标了?”

    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压得林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