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01 你给上吗?

    她之前一直在撩他,却从没有开口说过说过要追他的话。他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是被动的状态,他一点儿生气和质问的资格都没有!

    林溪想到这里,周身的戾气更加的重。

    他松了手,拿出钥匙开门。

    林惜哪里会在这个时候放过他,她学着他刚才的样子,拉着他的手腕:“林先生是不是觉得,我这头才撩你,回头就撩别的男人,很贱啊?可是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我撩了你这么久,你一个眼神都没有,我现在碰上一个刚好有兴趣的,我凭什么要对你忠贞不渝呢?”

    她说着,松了手,仰着头直直地看着他,很轻地哼了一声:“嗯,林先生?”

    “你们在干什么!”

    两个人正僵持着,辛可妍突然之间冒了出来。

    林惜心里面骂了一句粗口,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突然拉了她一下,然后她听到什么声音砸在男人额头上的声音。

    “啪嗒”的一下,被辛可妍扔过来的车钥匙摔在地上。

    林惜被林溪护在怀里面,鼻息间全都是她熟悉的气息。

    有那么一瞬间,她的心软得不行,那些欲擒故纵,她都不想用了。

    他是陆言深啊,是就算是记不得她了,却还是本能保护她的陆言深啊!

    “我,我不是故意的,冰山,我——”

    但是辛可妍的声音让林惜瞬间冷静下来,她不逼一逼他,他们之间或许永远都只能是邻居,好一点儿,或许就是“朋友”。

    可是她不想做他朋友啊,她明明就是他的妻子啊!

    林惜伸手推开了林溪,从他的怀里面走了出来,抬头冷冷地看着辛可妍:“辛小姐你打招呼的方式真的是别致。”

    “闭嘴!都是因为你!林惜你就不能要点儿脸吗?房子买到他的隔壁就算了,你一天天地在他的面前撩人,你是多缺男人啊!难道一天没有男人你就——”

    “滚!”

    辛可妍的话越说越难听,只是在她把更难听的说出来之前,男人率先开口把她的话打断了。

    辛可妍怔了一下,她看着林溪,视线落在他的黑眸上,不知道为什么,双腿有些软。

    她张了张嘴,不敢再说些什么,狼狈地捡起车钥匙走了。

    林惜勾着唇冷笑了一下,回头看着男人额头上的伤口:“辛小姐知道你刚才在撩我吗?”

    她说着,从包包里面拿出钥匙打开自己的房门。

    她刚想开门进去,男人突然之间伸手将她一拉,她直接被扣在两个人的房门之间的墙壁上。

    “你——”

    她开口,男人的吻就砸了下来。

    他来势汹汹,十分的狠,撬开她的牙关就往里面冲。

    他们接吻过几千几万次,身体已经有了本能的习惯了。

    那些熟悉的感觉让林惜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眼睛一闭,眼泪直接就从眼角落了下来,沿着她的脸颊落在两个人的唇上。

    男人似乎僵了一下,他很快就松开了她,脸色十分的难看:“我让你这么屈辱?”

    林惜沉浸在情绪里面,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男人将她的沉默当成默认,黑着一张脸开了自家的门进了屋里面。

    “哐”的一下,那巨大的关门声宣示着男人滔天的怒气。

    林溪进了屋子,刚才关门的力气大,却还是发泄不了他心里面憋着的一股火。

    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唇角,想到自己情不自禁的强吻得到的居然是女人的眼泪。

    他手一用力,直接就对着玄关处的墙壁砸了过去。

    指节上很快就破了皮,他仿佛什么都看不到,只有刚才那个女人的反应。

    真的是见了鬼了。

    林溪捉了一把头发,走到阳台去吹风。

    林惜回家呆了一会儿,觉得这样不是办法,换了一身衣服过去敲男人的门。

    “扣扣扣——”

    她敲了将近两分钟,脚步声都听不到。

    林惜刚飘起来的心,一下子又坠入谷底。

    她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吻自己,刚才会掉眼泪,她也忍不住。

    半年了,一百八十七天。

    失而复得的心情,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去控制。

    她锲而不舍地敲着门,一层四户,对门的有人开门看了一下,视线落在她的身上,眼神有些怪。

    林惜当看不到,一直敲。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慢慢的,她的手已经发红了,敲一下就疼一下。

    可是再怎么疼,也比不上她心里面的疼。

    最后她也不敲了,背靠着门身体一点点地滑坐了下去。

    她洗了头,吹了七成干就跑出来了,现在头发扫过手背,被风吹得有些凉。

    外面还在下雨,风吹得到处都噼里啪啦的响。

    走廊空荡荡的,就跟她的心一样,。

    林溪在阳台吹了大半个小时风,那股火还是压不下去。

    从他出事醒来之后到现在,除了辛可妍之外,往他身边凑的女人不少,却从未有一个像林惜那样,搅得他的心情天翻地覆,偏偏她好像还不自知,将人撩得无法自控,就当甩手掌柜,现在甚至还回头倒打一耙。

    他不知道怎么压自己身体里面的那一股邪火,从那个女人出现就有的火。

    想了许久,拉开冰箱想要找酒,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

    林溪把门关上,黑着脸打算出去买酒。

    门一拉开,脚上突然被什么压了一下,他一低头,女人的后背倒在自己的脚上。

    林溪想抬腿将人踢开,腿动了动,却压根替踢不出去。他的腿好像被什么拦住了,根本就下不去腿!

    可是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拦住他的腿,踢不下去,只是因为他身体本能的舍不得。

    艹!不踢了!

    林溪觉得见鬼了,绷着脸,额头上的青筋冒得十分的吓人,腰一弯,下身直接就伸手将人拉了起来。

    林惜之前背靠着门坐在地上,门突然拉开,她后背没有依仗,一下子就往后倒了。后背靠上男人的腿,她刚反应过来是他出来了,自己突然之间被人拽了起来。

    她还没说话,男人拽着她突然进了屋里面,抬手把门关上的同时将她压到玄关的墙上。

    铺天盖地的吻,她的手被他扣着,大概是怕她反抗。

    他的吻势如破竹,林惜只能哼哼,别说一句话,一个完整的字都说不出来。

    白衬衫被撕开,然后被扔在地上,那黑色的布料包裹下的起伏让黑眸直接就红了。

    他松了她的嘴,低头直接一口咬在了她的胸口上。

    这一口,他是明显用了力气,那力气,仿佛恨不得真的要将她的肉咬下去一样。

    林惜抽了口气,被扣着的手挣了挣:“疼——”

    林溪松了牙,抬头压着脸直直地看着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黑眸带着几分猩红,看着有些吓人。

    林惜看着,却觉得自己的眼眶又热了起来。

    可是这一次她忍住了,抽了口气,直直地望进他眼底:“你。”

    她说着,顿了一下,然后勾着唇笑:“林溪,我想干你,你给上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