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03 我是不是女人

    林惜的头发出事之后剪过一点,可是半年过去了,长度又长回来了。

    头发刚好及腰,将近二十分钟,她的头发才干了九成。

    吹风筒被关了,房间里面安静了下来。

    林溪低头看了她一眼,正好对上她抬头的视线,他眉头微微一动:“睡觉。”

    什么事,睡醒了再说。

    林惜其实很累,她早上起得早,然后中午下山碰上大雨,回来又没有停过,中午没有睡,跟他闹了两个多小时,无论是体力和精力都已经不行了。

    听到他的话,林惜也知道他现在不想讨论两个人的事情,也没说话,主动抱上他的脖子,意思很明显。

    见他的动作,林溪嗤笑了一下:“倒是自觉。”

    说完,他伸手像抱孩子一样将她抱了起来。

    林惜是沾到床就是睡着了,但是林溪却没睡。

    房间里面的主灯已经被光了,剩了一盏夜灯,在床尾对着的电视柜下面。

    他的手被女人紧紧地拽着,林溪尝试地动了一下,但是却被对方拉得更紧。

    见她像护食一样拉着自己的手,林溪也放弃了起来的想法了,只是他还睡不着。

    事情发生得有点没按自己的想法走,虽然他之前说的话很不好听,看到她接触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可是不管怎么样,两个人发生了关系了,总不能还像以前那样。

    他其实从受伤醒来之后,就觉得很多事情都不太真实。

    失忆对于一个人来说其实很痛苦,也很寂寞,他什么都记不住,有什么朋友有什么人都不知道。

    他去接触那些和自己有关的人,却没有一个能够激起他半分反应的。

    这三个多月来,他其实活得很不真实。

    可是很奇怪,林惜这个女人出现之后,他才真真切切地觉得自己真是地活着。

    关于自己的事情,他也问过辛可豪,没有伴侣、没有家人,朋友也就只有辛可豪身边的一个得力助手。

    他去调查过自己,事情和辛可豪说的差不多。

    “林溪”之前的生活太乏味可陈了,无论失忆前还是失忆后,好像都没什么变化。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想不出来。

    林惜这个女人出现得太突然了,或者说是她靠近得太突兀了。

    恐怖的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看不到人的时候烦躁,看到人的时候也是烦躁。

    现在把人办了,他也还是烦躁。

    他有捏烟的习惯,心情烦躁的时候就想捏烟,可是现在林惜把他的手给拉住了,他的烟在一旁的柜子。

    其实隔得并不是很远,只不过是他一动,指不定床上的人就醒了。

    大拇指擦了擦只的食指,他最后还是没去动手,而是侧身把夜灯也关了。

    半夜。

    林惜身体一颤,人被惊醒过来。

    身旁的林溪也醒了,他这段时间的睡眠都很浅,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总是悬着一根线,其实睡得很不好。

    女人这么大的动静,她没睁眼,他就先醒了。

    林惜刚惊醒,看到眼前的人,还没计较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里面,怔怔地看着人。

    “做恶梦?”

    是他先开的口,林惜这时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做恶梦了。”

    她说完,也管他是什么反应,直接一头扎到他的怀里面,双手腰过他的腰将他紧紧地抱着。

    林惜也不说话,他也不说话,房间里面安静得很。

    过了将近五分,她才从他的怀里面出来,看着他笑了一下:“睡吧,林先生。”

    林溪看着她,黑眸微微转了一下,只是不等他说些什么,林惜她已经重新躺回去了。

    这短短的插曲很快就过去了,接下来房间又重新归入了一片平静。

    林惜这一次睡得很沉,她是被一阵阵砸门的声音惊醒的。

    是真的砸门声,“砰砰砰”的,她在房间里面都听得一清二楚。

    房间里面拉了窗帘,她睁开眼看着身下灰色的被单,半响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身上套了一件男士衬衫,他身高体长,那衬衫穿在她的身上,就好像是短裙一样。

    林惜看了一眼旁边的闹钟,已经是八点多了,也不算很晚。

    林溪不知道去哪儿了,门外的砸门声越来越大,林惜怕人把门砸了,皱着眉走了出去。

    她没马上开门,从猫眼看到门口站着的是辛可妍的时候,林惜不禁冷笑了一下啊,抬手拉开了门,似笑非笑地盯着她:“辛小姐,你大早地来砸门,你哥哥知道吗?”

    辛可妍昨晚走了之后心里面一直都不得劲,今天一大早就过来林溪这儿了,却没想到会看到林惜这个女人。

    视线落在她身上的陈尚时,辛可妍的脸色直接就青了:“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身上的衣服是怎么一回事?!”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将门推开。

    林惜靠在那门边上,凉凉地看着她:“辛小姐真是搞笑了,你和林先生是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问这些问题?而我,又为什么要回答你这些问题?”

    辛可妍咬着牙,视线微微一偏,看到林惜锁骨上的印迹,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你们昨晚干了什么?”

    她抬头看着林惜,整个人都在发颤。

    林惜低头看了自己的一眼,男人衬衫的领口开得有些大,松松垮垮地挂在她的身上。

    两边的锁骨全都露了出来,她的皮肤十分的摆白,而上面恩爱的痕迹十分的明显。

    林惜收回试下,轻笑了一下,“辛小姐,你以为自己还是二十七八吗?这么明显,我和林先生做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

    她说着,还坏心地低头侧在她的耳边:“你要是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啊。”

    辛可妍本来就气得很,听到林惜的话,整个人都快失控了:“林惜,你,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

    “我是不是女人,你可以问问林先生啊。”

    她早就看辛可妍不爽了,陆言深之所以会被困在这里,百分之九十都跟这个辛可妍有关系。

    她只要一想到自己生不如死的那段时间是这个女人缠着她的男人,她就恨不得伸手把她给掐死。

    辛可妍自然不是十七八岁的女生,她只是心存侥幸,毕竟林溪那个男人,她看过那么多的女人,各种各样的往他的跟前凑,但都没有一个人成功的。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占据了优势的,毕竟林溪是她哥哥的人,她虽然也二十七八了,但是也不算很大的年纪,磨个几年时间,她又不是等不起。

    她只是万万没想到,中途会杀出了林惜这样的一个人!

    看着林惜现在洋洋得意的样子,再上昨天晚上被林溪叫滚的气,辛可妍抖着抖着,抬手就对着林惜打了下去。

    林惜脸色一冷,抬手直接就将她的手挡了下来,反手还了她一巴掌:“辛小姐,你哥哥没有教过你,别人的男人,不要虎视眈眈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