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05 那我对你做些什么?

    因为是夏天,林溪就穿着短袖的黑T,林惜扑到他的怀里面的时候,脸颊碰到手臂,男人的体温比她高,一直烫到她的心底里面去。

    她双手紧紧地扣着跟前的人,双手环在他的腰上,手捉着他的衣服,咬着牙,愣是没有让自己哭出来。

    林溪低头看着自己怀里面的女人,手顿了顿,最后还是落在了她的腰上,将人往自己的怀里面抱了抱。

    两个多月,他被折磨得快疯掉了。

    谁都没有开口,房间里面安静得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惜才动了动,松了一下手,仰头看着他:“林先生,我很缠人的。”

    因为忍着喉咙里面的堵塞,她开口的声音有些哑。

    一双杏眸泛着几丝红,眼泪没有流出来,可是瞳孔的上方明显是一层水光。

    林溪吐了口气,伸手将人的下巴抬了起来,低头就将自己的薄唇印在了林惜的双唇上。

    这个吻比起之前的倒是轻了许多,还多了几分说不出的缠绵和温柔。

    林惜抬手勾着他的脖子,一点点地承受着。

    “有多缠?”

    他低着头,双唇还压在她的唇角,声音虽然还是冷硬的,却比平日沉了几分。

    林惜直直地看进那一双黑眸,也没有半分的闪躲:“缠到你怕。”

    林溪看着她,直接就笑了:“拭目以待。”

    他勾着唇,就好像从前她在他跟前讨好他的时候一样。

    林惜眨了眨眼睛,抱着他的头自己亲了上去,“林先生啊——”

    她说着,顿了一下,错开他的唇瓣擦着他的脸颊贴着他的右颈。

    “嗯?”

    见她不继续说下去,林溪哼了一声。

    “你还挺多钱的。”

    她说完,靠着他的肩膀就笑了起来。

    林溪低头看了她一眼,口袋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惜下意识地抬起头看着他,他抬手拍了一下她的腰:“我接个电话。”

    “哦。”

    她应着,却一点儿要从他身上离开的打算都没有。

    林溪低头看了她一眼,从口袋里面摸出手机,直接就按了接听键:“是我,林溪。”

    电话是辛可豪打过来的,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辛可妍回去说了些什么。

    林溪的话不多,基本上都是辛可豪在说。

    辛可豪说了一下上周的事情,话题一转,就转到了林惜的身上:“听妍妍说你和林小姐在一起了。”

    听到辛可豪的话,林溪的脸色显然有些不一样了。

    林惜知道林溪不喜欢别人过问他的事情,辛可妍想要用辛可豪压他,只会适得其反。

    不过辛可豪比辛可妍聪明多了,等了两秒等不到林溪开口,他又接着问了一句:“既然这样,那黄家那边,我就不让妍妍打扰你了,你带林惜一起过去吧。”

    今天是黄家老爷子的79,这边做寿都是做9不做满的。

    辛可豪有意栽培林溪,林溪受伤恢复过来的这几个月,辛可豪交了不少大事给他做。

    林惜默不作声的听着,见男人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她下意识地张嘴咬上他的下巴。

    “嗯。”

    林溪沉沉地应了一声:“没什么事我挂了,有事。”

    他说着,就把电话给挂了。

    通话刚一断,他就把手机往那茶几上一扔,一只手扣着林惜的腰,将人从自己的怀里面提了起来:“惹火是不是?”

    林惜举着手耍赖:“我什么都没做。”

    他哼了一声,伸手从她恤衫的下摆摸了进去,直接捉着她的胸,低头在她的耳侧开口:“那我对你做些什么?”

    林惜哼了哼,没说不好,也没说话。

    不过她刚才在男人打电话的时候惹了一把火,总是要灭掉的。

    她半年多没有做,昨晚林溪又像是猛兽一样,压着她从沙发到房间又到浴室,愣是做了四次。

    她双腿现在都有些软,觉察到自己的短裤被拉着,她连忙伸手摁着:“青天白日,不太好吧?”

    林溪看了她一眼,没管,直接就将她的手拉开,扣着她的腰的手将人一提,那短裤就在从她的大腿上褪了下来。

    “刚才不是撩我撩得挺起劲的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挤了进去。

    林惜哼了一声,掐着他手臂鼓起来的肌肉。

    她对他向来就没有抵抗的,他还衣冠整齐,她却已经被他弄得不上不下了。

    林惜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突然之间抽了手,然后拉着她的裤子网上提。

    她看着他的动作,有些哭笑不得,身体里面的那股虚空还没有缓过去。男人短袖衣服露出的手臂体温烫着她,她现在整个人也是热的。

    林惜从前对他就习惯了斤斤计较,现在被他弄成这样,哪里会这么轻易就让他过去了。

    她伸手拉了一下他的手腕,在男人低头的瞬间自己抬手抱着他往他的怀里面又坐近了一点。

    “不是想做些什么吗,林先生?”

    他一边亲着他的脖子,吻着他的喉结,一边隔着自己双腿间的最后一层布料蹭着他。

    黑眸完全暗了下来,掐在女人身上的手越收越紧,本来就已经烧起来的火势越发的旺盛。

    林溪本来是念着昨天晚上自己有些放肆了,想放过她的,却不想她现在非要蹭上来。

    如果这样都能够忍的话,那他昨晚就不会失控了。

    他低头在她从她的唇吻了下去,一边吻着一边拉着她的手按在他的裤头上:“脱。”

    他穿着黑色的休闲裤,裤头是橡筋的,倒是容易脱。

    林惜双手左右一拉,那裤子就被拉了下来。

    完了之后,她抬头看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林溪完全失控了。

    压着她隔着薄薄的布料顶了几下,然后抱着她走到床上,摸出保护设施,张嘴咬着就撕了开来。

    “林惜,你待会儿最好别求饶!”

    他哑着声音,把东西一拉,提着她蹭了蹭,然后直接摁着她的尾骨压了进去。

    “嗯——”

    林惜忍不住哼了一声,他抱着她坐在床边,低头在她的胸前啃噬了起来。

    他一开始只是吻着,后头慢慢的开始咬她,力气不大不小,有些疼,却又不算十分的疼。

    下头缓过了最开始的不紧不慢,也开始渐入佳境。

    林惜浑身开始发软,胸口的微痛让她觉得刺激,手扣着他的双臂用力地掐着。

    她的指甲,因为要礼佛,所以一直都修剪得很光滑整齐,掐在他手臂上的肌肉,林溪丝毫不觉得疼。

    那么多年了,两个人早就已经磨合了。

    就算记忆不在了,可是身体的本能已经足够了。

    男人掌控了所有的节奏,林惜中途试过反击,可是最后都是软得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她刚才有一次了,浑身都是又累又软,被他松开翻过身的时候,差点儿撑不住,直接就摔在了床上。

    不过林溪没给她软下去的机会,一只手扣着她的右手压在床上,一只手环在她的胸前。

    他侧过头吻她,林惜本能地凑过去。

    这样的姿势进入得很深,林惜一阵阵地软,根本撑不住:“我不行了,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