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06 你陪我去

    她的皮肤白,这个时候浑身都是翻着红色,林溪只看了一眼,就受不住了。

    “你自找的!”

    他咬着牙,在她耳边冷冷地回着。

    林惜哼着哼着几乎哭出来了,幸好这一次他也没有再过分了,痛痛快快地给了她,然后压在她的身后两人倒在床上。

    林惜喘着气,她现在双腿都有些打颤,张着嘴就好像是刚从岸上晒得快断气的鱼被重新扔下水里面一样。

    不想动,也不想说话。

    他还在里面,薄唇带着温热在她的侧起来的脸颊有一下没一下地吻着,也不说话,只有呼吸有些重。

    房间里面热得很,开了空调,林惜也避免不了出汗。

    两个人默不作声地休息了五分钟,林溪才抬手将瘫在床上装死的女人抱了起来进去浴室。

    他帮她洗澡细致得很,什么地方都不放过。

    林惜一点力气都没有,被他放在浴缸里面,双手搭在浴缸的边沿,要不是他有一只手拉着她,她随时都有可能滑到水里面。

    林溪洗完沐浴露之后,才将人从浴缸里面捞了出来,放到花洒下冲洗干净,然后将人裹好抱回去床上。

    做完这一切,他才重新回去浴室清洗自己。

    昨晚折腾得厉害,现在又来了一次,林惜又累又困,撑了没有两分钟就睡过去了。

    她睡着了,自己滚了一圈,一只脚悬在床边,空调打得有些冷,她一只手捉着被子的一只角,将自己盖了上身。

    林溪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她要是再动一下,保准就滚到床下去了。

    他抬腿走过去将人往床中间抱了进去,盖好被子,才低头看人。

    林溪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忘记她第一次看自己的时候,一整脸的眼泪,眼底里面全都是不可置信和震惊。

    可是一眨眼,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回头她就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脸上的眼泪没有了,眼神侵略不说,还带着明晃晃的勾引。

    当天晚上,他就发现自己在梦里将她压在身下了。

    他觉得真是奇怪,辛可妍在他跟前晃了这么久,他的心都没动一下。她倒是好,就只是匆匆一憋的两面,就弄得他好像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一样。

    现在也一样,几个小动作就招得他什么都忍不住。

    真的是见鬼了,才多久,自己就好像被她困了一生一样,都走不出去了。

    床上的林惜睡得十分的好,男人的想法她完全不知道。

    这一觉一睡就睡了整整四个小时,完美地错过了午饭。

    中间林溪进来叫过她起来吃午饭,可是他一觉,她就伸手抱他,头往他的怀里面拱:“不吃,我好困。”

    声音娇娇软软的,这种无形的勾引才是最致命的。

    林溪见她眼睛都挣不开来,把人重新放回去之后就出去了。

    林惜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空调吹得久,她一起床,渴得很。

    林溪没在房间里面,她撑着床坐了起来,侧过身想要找水喝,却不想刚站起来,腿就软了一下,人摔回去床上了。

    正巧男人推门进来,看到她摔倒床上,目光动了动,抬腿走过来:“站不起来了?”

    他低头看着她,眼底的笑意不明显,但是林惜还是看得一清二楚。

    她看了他一眼,也不客气了,伸手:“我要喝水,还想吃东西,麻烦林先生抱我一下。”

    嘴上说着麻烦,可是话里面却一点儿麻烦的意思都没有。

    林溪心情不错,伸手就将人想抱孩子一样抱了起来,一直抱到客厅的沙发上面,给她装了一杯温水,然后又给她热了中午煮好的粥,盛了一碗放到她跟前:“要我喂吗?”

    林惜喝着水,听到他这话,被呛了一下。

    抬起头,对上他黑眸,才知道他在嘲笑自己。

    她在他跟前,已经养成了怎么都不服输的性格了,明知道他是故意这么问的,她干脆就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要啊。”

    黑眸动了动,林溪没说话,却也真的端了粥一勺一勺地喂给她吃。

    林惜本来还怕自己有点得寸进尺的,毕竟目前的情况,两个人才刚确定关系没有多久。

    她这么“作”,林先生怕是要恼人的。

    见他真的喂自己,林惜也不再开口说什么了,一口口地吃着。

    她吃得慢,一碗粥吃了将近十分钟。

    “还要?”

    林惜点了点头,又吃了一碗。

    四点的时候,外面的天色还是一片的光亮。

    林惜咬着草莓,跟前突然之间多了一张银行卡。

    她刚抬起头,林溪就在她的身边坐了下去:“这张卡里面有四百多万,你拿着,买什么不用问我。”

    他说着,给她写了一个密码。

    林惜怔了一下,低头看着那张银行卡,心情有些复杂。

    这些钱自然不可能是林溪的,不过现在她不能让他知道,没有多说什么,把卡拿了起来:“哦。”

    见她收了卡,林溪难得地挑了一下眉,视线落在她手上吃到一半的草莓,低头直接就咬进了自己的嘴里面。

    他咀嚼了三两下,然后看着她,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你想要什么可以跟我说,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想办法弄给你。但是——”

    他说着,顿了一下,眼神突然之间凌厉了起来:“如果你要背叛我的话,林惜,你会后悔的。”

    这性格,还是跟陆总一模一样。

    林惜想笑,可是又觉得这个时候笑出来有点不太厚道。

    她干脆伸手抱着他埋头进他的怀里面,挡住了神情,才一点点地笑了起来。

    怀里面的人一颤一颤的,林溪眉头皱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你听明白我的话了吗?”

    他到现在,都耿耿于怀那两个男人。

    听到他的话,林惜倒是不笑了。

    她抬起头看着他,张嘴想要告诉他,他一堆的钱,全都给了她,她怎么会可能因为这个而背叛他?

    可是一张嘴,却还是忍住了。

    还不是时候,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与其告诉他引来危险,还不如让他不知道。

    陆言深行事狠戾,树敌不少,如今失忆了,不适合回去A市。再者,她也不想给他压力。

    “我在林先生的眼里面,就是这么物质?”

    他冷嗤了一声:“以防万一。”

    “……”

    林惜没有跟他继续争下去了,他见她不说,也不说了:“后天晚上有个晚宴,你陪我去。”

    是肯定句,不是问句。

    她抱着他亲了一下:“好的,林先生,不然你又怀疑我红杏出墙了。”

    他倒是没反驳她的话,低头咬了她一下,“我去一下书房。”

    林惜松了手,这一次没缠着他。

    看着人进了书房,她才发信息给丁源,让他帮忙把钱还给辛可豪。

    她的陆总,用不着要别人的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