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08 鸿门宴又怎么样

    “林溪。”

    黄老爷子过来的时候,林惜下意识地眯了一下眼睛。

    林溪这段时间在R市的事情她都让丁源找人查得差不多了,黄老爷子想要林惜当他外孙女的第二代丈夫,想得倒是挺美的。

    黄鸿发虽然开口叫林溪,可是视线却是落在林惜的身上,但他们两个人的名字的读音都一样,认识的人听了,也以为是黄老爷子是叫林惜的。

    林惜对上他的视线,脸上的笑容不深不浅,“黄老先生是叫我呢,还是叫林先生呢?”

    她以前叫他陆总的时候声音微微拖着,听着像撒娇,可是又不会让人讨厌。现在叫他林先生,林惜下意识就像从前那样叫他。

    本来嘛,两个人两情相悦,也没有当众做出什么很过分的事情来,不就是林惜叫林溪的时候声音软了一点,可偏偏黄老爷子就要找这茬:“林小姐是没吃饭吗,话都说不好。”

    今天是黄老爷子的大寿,这儿又是黄家的地盘,黄老爷子一出现,不少的人都把目光转过来了。

    现在黄老爷子公然找茬,不少人看着林惜的眼光都变了。

    林惜在A市的时候随了陆言深,很少去出席什么宴会,有时候陆言深匆匆地露一面,她呢,是连一面都不会露。

    早期的时候倒是还有人发林惜的照片,当年林惜的那点儿事情动静大得很。可后来陆言深也知道A市敌人多,所以网路上的照片基本上都被清了。

    R市离A市坐飞机都得三个小时那么远,就算今天来的基本上都是R市的上流人物,可真的把林惜他们认出来的却没有多少。

    林溪前段时间被辛可豪带着横空出世,明明只是辛可豪身边的一个助手,可是他给人的感觉却一点儿都不简单,打听他的人不少。

    但是辛可豪是故意瞒住林溪的消息,林溪可以说是一片空白,唯一知道的就是他手下的人。

    家庭不上不下的,有些人心思就活跃到林溪的头上去了,可是林溪来者就拒,这么几个月了,没几个人能近他身的。

    今天晚上他突然之间牵了一个女人出来,好几个女的都等着看好戏了。

    你说辛可妍和赵琬婷她们争不过就算了,林惜这么一个突然之间冒出来的女人,除了一张脸长得好看,哪里比她们好了。

    现在主人家直接对着林惜发难,有人已经在笑了,声音不大,像是故意在压着,可林惜一眼看过去,就知道那女人是故意的。

    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黄老爷子,刚想开口,身旁的林溪却先她一步:“她饿了,黄老先生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带她过去吃东西。”

    林溪不卑不亢,甚至有几分要压过头的隐忍,在场的人都看出来了。

    果然,他的话刚一出来,黄老爷子的脸色就顿时冷下来了。

    只是这时候辛可豪端着红酒杯掺和了进来:“黄老先生,林溪这铁树开花了,怎么,这小子眼光不错吧,大美女一个。”

    话听着找不出毛病,也顺势将话题转开了。

    可是明眼人都听得出来,辛可豪这话虽然是把黄老爷子在林溪身上的注意力转走了,却又拉到林惜的身上去了,总归不是什么好的。

    林惜微微低了低头,抬起头的时候似笑非笑地看了辛可豪一眼:“我一整天没吃东西,黄老先生不介意我吃点东西垫垫吧?”

    她直直地看向黄老爷子,目光不闪不躲。

    黄老爷子愣了一下,林惜这时候已经牵着林溪走了。

    他都活到这岁数了,R市敬着他的人十个没有九个也有八个,林惜却是第一个这么直直地不给面子的。可偏偏她的话又找不出哪里不对,毕竟是他先开口讽刺她的,她也不过是顺着他的话头说了而已。

    但就是,怎么想,都不得劲。

    这个女人不简单!

    看着两个人走远,黄老爷子才收回视线,看向辛可豪:“啊豪,这个林小姐,不简单呐。”

    辛可豪笑了笑,装作听不懂:“确实不简单,林溪谁都看不上,就看上她了。”

    “林先生,你可没告诉我,今天晚上,是来鸿门宴的啊!”

    走远之后,林惜松了手,回头看着林溪眉头微微一挑。

    刚才无论是辛可豪还是黄老爷子,对她的态度都不算友好,林溪自然是感觉出来了,不然他也不会开口公然帮林惜。

    他低头看着跟前的女人,她虽然是笑着的,可是这笑容跟平时的笑容却千差万别,就连她跟他抱怨很多女人看着他的笑都比不上。

    他眉头动了动,伸手牵过她:“既然是鸿门宴,那我们就回去好了。”

    他说得倒是风淡云轻,一点儿都不担心两个人就这么走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林惜哼了哼,“来都来了,这个时候走,不是让别人笑话?鸿门宴又怎么样,我倒是想看看,哪个人能吃我。”

    她和陆言深在一起这么多年,在A市虽然低调,但并不代表她真的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R市断然算是个大城市,辛家和黄家这样的门户,很多人在仰望。

    可是比起A市,他们的人脉各方面,哪里比得过,更何况陆言深在A市那么多年,各个地方都有点儿人脉,光凭这一点,林惜也不用虚。

    再者,陆言深的资产雄厚,辛家有个辛可豪尚且困难,可黄家靠着黄老爷子留下来的产业撑门楣的,要真的弄倒黄家,也是钱的问题。

    他们什么都不多,就是钱多。

    林惜想着这些,不禁就笑了。

    “笑什么?”

    她径自笑得开怀,林溪看着有些晃神,想起那一天她在酒吧的样子,好像也是这样的妆容,穿得却惹火得很,后背开了一大片。

    他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的手指,一只手将人拢到怀里面,旁若无人地从跟前的餐桌给她递了一些水果小碟。

    林惜伸手接过,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就是想笑。”

    两个人的动作不算出众,情侣间的拥抱牵手很正常,可是他们太自然了,自然到仿佛浑然天成。

    二楼的赵婉婷一直看着,特别是看到男人低眉似乎笑了一下,更是忍不住,踩着高跟鞋就朝着两个人过去了。

    “林溪。”

    名字读音都一样,咋一听,还真的分不出来叫的是谁。

    林惜微微抬了抬头,看到跟前的女人,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

    他站在那儿,给她递了一杯果汁:“咽下去。”

    她刚才吃了一个蛋糕,最后一口刚咽下去。

    林惜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西瓜汁,“好了,咽下去了。”

    赵琬婷完全被忽视了,她看着两个人,火气升得很快,但她习惯了睥睨人,林溪的能力不错,可是‘条件’不好,她一直觉得自己看得上他是他的福气。

    现在横空插了一个女人出来,虽然生气,可她也不愿意放低姿态:“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