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10 好好享受你自己准备的大礼吧

    “也算是你识趣。”

    赵琬婷回过神来,看着她哼了一声。

    林惜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两杯酒,抬起头看着赵琬婷笑了一下:“不过林溪不喜欢我喝酒,想了想,我还是喝一杯吧。”

    她说着,把另外一杯酒递回去给赵琬婷。

    赵琬婷脸色僵了一下,低头看了她手上的两杯酒,伸手拿了她放在跟前自留的那一杯:“看在林溪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

    说着,她又冷哼了一声:“我先干了,你随意!”

    她说着,仰头就喝了,还真的就是喝完了。

    林惜看她喝完,也仰头慢慢地把大半杯的红酒喝完了。

    林溪也不知道被辛可豪叫去哪儿了,他不在,林惜也不能随意走,主要她是想看看赵琬婷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

    “林小姐,我们找个安静地方谈谈?”

    要换了别的时候,林惜必定是说没什么好谈的。

    但是现在,她笑了一下,把红酒杯放了:“好啊。”

    说着,她跟着赵琬婷上了楼。

    一楼二楼都被布置了,三楼是休息区,有些远道而来的人都安排在三楼了。

    赵琬婷带着她上去三楼,一直往里面走,进了最里面的倒数第二个房间。

    林惜挑了一下眉,也没说什么,跟着她进了房间。

    听到门落锁的时候,林惜低头冷笑了一下。

    “坐。”

    赵琬婷由始至终都看不起她,连让她坐下的态度都像是古代的皇帝赐座一样的高高在上。

    林惜也没有跟她计较,直接就在沙发上坐了下去。

    “你要多少钱才愿意离开林溪?”

    她倒是没想到,赵琬婷还想双管齐下。

    林惜挑了一下眉:“你觉得他值多少钱?”

    这个回答虽然有些欠,但却轻易就让赵琬婷不知道应该怎么接下去好。

    她冷哼了一下:“我调查过你,林惜,你也没什么背景,我们黄家在R市想要掐死你,比掐死一直蚂蚁还要容易。”

    “等等,赵小姐,我没听错吧?你应该是赵家的人吧?”

    林惜故意挑出这一点,赵琬婷不怒反倒是挺骄傲的:“我爷爷宠我,整个R市的人都知道!当然,你才来R市几个月,不知道我也不怪你。但是今天的场合你也看过了,想必你这辈子都没什么机会参加这样的宴会了。”

    林惜实在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赵琬婷顿时就剜了她一眼:“我在跟你说话,林惜,你这是什么态度?”

    林惜摆了摆手:“不好意思,我想起一些事情,你继续,赵小姐。”

    她这样的态度,赵琬婷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我知道你长得好看,可是你除了这一点,还有什么?而且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你觉得你比得上我?”

    “嗯,确实比不上。”

    林惜应了一句,赵琬婷哼了哼:“林溪现在喜欢你,也不过是看上了你这一张脸,你没几年就年老色衰了,到时候林溪不要你了,你觉得你还有什么?”

    “嗯,你说得很对。”

    林惜顺着她的话,也不打岔了。

    “我给你五百万,你离开林溪。”

    听到这里,林惜还是忍不住:“赵小姐觉得,林溪连五百万都拿不出来?”

    赵琬婷冷嗤了一声:“他自然有点儿钱,但那会全给你吗?”

    “实在是不好意思,他真的全给我了。”

    林惜收了脸上的笑意,突然站起了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样吧赵小姐,我给你五千万,你别在我的跟前让我头疼了,好吗?”

    五百万不是个小数目,赵琬婷平时花钱大手大脚的,留下来的零花钱不多,她觉得像林惜这样的,五百万已经足够让她马上离开了,却不想她气都不喘一下,居然要回头给她五千万!

    赵琬婷也站了起来,可是她没林惜高,而且林惜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收了回去,微微低头看着她,身上的气势莫名的压人。

    她咬了咬牙,硬撑着开口:“林惜,你是想笑死人吗?你能拿得出来五千万吗?!”

    林惜没说话:“我能拿得出来,但我觉得,赵小姐你不值五千万,五千块我都觉得有点儿亏了。”

    她骂人不带脏字,赵琬婷听出来了,但口齿不如她利落,愣是回不了一句。

    “你,你——”

    你了半响,也没有个所以然。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了林惜!”

    “你想做什么?”

    听到林惜的话,赵琬婷又得意地笑了起来:“你有没有觉得自己不舒服,觉得头晕,热,想要急切地找男人?”

    林惜抿了一下唇,“不好意思,我没有这种感觉,倒是你,赵小姐,我看你脸色挺红的,你有没有觉得自己不舒服,觉得头晕,热,想要急切地找男人?”

    赵琬婷刚才一直都被林惜气着,也没有注意自己的异样,现在林惜一提,她才发现身体悄悄的变化。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林惜:“你,你——不可能,我明明看着你喝下去了的!”

    林惜笑了笑:“不好意思啊赵小姐,林溪可能急着找我,我就不跟你浪费时间了,好好享受你自己准备的大礼吧!”

    说到最后,她脸色完全冷了下来。

    赵琬婷的这些把戏,根本就不够看。

    早十年,她或许还没堤防,不会觉得赵琬婷这么傻,亲自给她端下了药的酒。

    可是这些年,她一早就看出来那酒下了东西。

    林惜刚说完,赵琬婷伸手拉着她:“不许走!你不许走!你给我——回来!”

    可是赵琬婷这个时候药效发作,浑身没有力气,哪里拦得住林惜。

    别说林惜身手好,就算她什么都不会,这个时候,也能轻易把人推开。

    林惜刚推开赵琬婷,门外传来了声响,她连忙转身走向门。

    这时候门刚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进来,男人看了她一眼,愣了一下:“赵小姐,可以了吧?”

    她很轻地应了一声“嗯”,然后带上门就走了。

    林惜从房间出来之后迅速下了楼,刚走到二楼和一楼之间的楼梯,就看到林溪正走上来。

    他一张脸冷得跟寒冰一样,看到她,才松了松。

    她抬腿迎上去,他伸手就将她牵着:“我们回去。”

    “嗯。”

    虽然赵琬婷理亏在先,可是她也不想留下来惹是生非,所以也没有多说。 辛可妍看到林溪和林惜两个人走下来,脸色变了变,她下意识地抬腿往楼上跑,但是没走几步,她就停了下来了。

    赵琬婷跟她的关系也没有多好,她自己一个二婚的还盯着林溪,呵,就让他自食其果吧。

    唯一知道事情的两个人都置之不理,赵琬婷在房间里面叫破了喉咙都没办法推开身上那肥胖的老男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