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15 我表现得很明显?

    林惜洗了两次脸,才稍微冷静下来。

    她有些急了,刚才说的话没想到林溪会什么时候回来。

    事情到这个地步,她觉得也是时候坦白了。

    再说了,老是这样瞒着也不是办法,最多两个人现在R市,等他恢复记忆了,再回去。

    这么想着,她也算是下定决心了,伸手抽了纸巾把脸上的水擦了擦,又补了一下妆,才走出去。

    洗手间一出去就是栏杆,看到林溪的时候,她怔了一下,下意识地走过去,但走了两步,又有点怂。

    她记得陆言深说过,最讨厌人家骗他了。

    林溪看了她一秒,上前直接牵着她:“辛总说了什么?”

    他表现得很正常,林惜忍不住侧头看着他,见他脸上真的没什么,才抿了抿唇开口:“没什么,就聊了一下昨晚的事情,他说以后辛小姐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昨天晚上的事情,林溪估计也猜得七七八八了,而且也没什么好瞒着的,林惜自然不会怕他知道。

    “哦,我明天去众鑫提交离职申请。”

    他冷不丁地冒了这么一句话出来,林惜被惊了一下,下意识地停了下来:“等等,你——”

    她想问他刚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可对上他的双眸,林惜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按着他的性格,要是知道被辛可豪他们瞒着,必定是要要敲山震虎的。

    但是现在确实不适合高调,到现在为止,当初落网的人都还没有完全判刑,上次沈寒来的时候就说了,暂时还是要低调,尽量不要透露陆言深还活着的消息。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这样的警告,林惜大致也猜到,一定又出了什么意外。

    而且,这里是商场,也不适合说这样的事情。

    她只好忍住,“你这样,辛总没意见吗?”

    他低头看着她,似笑非笑的:“你不是对辛总很大意见吗?”

    林惜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表现得很明显?”

    他没说话,牵着她继续往前走。

    包厢里面的人走了,留下辛可豪一个人,林惜留下的支票就在他的跟前,上面整整齐齐地写着五千万。

    跟他给林溪的比,只多不少。

    五千万在R市可以生活得很好了,但是林惜随手一出就是五千万,陆言深有钱,这一点,确实没有错。

    只是他现在把事情弄砸了,更砸的还有辛可妍。

    想了想,他伸手叫服务员的暗算结账,却没想到已经被付了。

    辛可豪脸色更不好了,他在R市不说呼风唤雨,但也没几个人敢轻易得罪他的。现在被林惜两人弄得这样下不了台,明天林溪还要辞职,就算是自己有错在先,他也没法接受。

    辛可妍一整天都在关注赵琬婷的动态,她跟赵琬婷的关系,明面上算是朋友,可是暗地里,两个人经常一起较劲。

    现在赵琬婷出了事,她自然是煽风点火。

    网上的水军,有三分之一是她让人买的。

    她正看得起劲,却不想门被敲响。

    “哥哥?”

    敢这么敲她门的,除了辛可豪,也没有谁了。

    “出来。”

    辛可豪的声音冷得很,到底是自己的哥哥,辛可妍一听就知道事情不妙。

    “等等!”

    “我到书房等你!”

    “哦!”

    她一边应着,一边把手机里面的通话记录和聊天记录删除了。

    辛可妍以为辛可豪找她是为了赵琬婷的事情,所以听说他要自己出国的时候,她顿斯就炸了:“为什么?!”

    她又惊讶又生气,看着辛可豪脸色都涨红了。

    辛可豪看着她冷笑:“你昨晚做了什么,不要以为没有人知道,我告诉过你不要去招惹林惜的,你非不听话,如果你不想到时候自己走投无路,你就听我的。” “可是他现在失忆了,一个林惜我们怕什么!”

    辛可豪总算知道自己的妹妹为什么一直都不把林惜当回事了,他起初也是轻视了林惜,才会落到今天这么尴尬的境地。

    “确实不用怕,如果你不想众鑫跟着你倒霉的话!”

    “怎么可能!林惜她一个靠男人的女人,她有什么能耐!”

    “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你自己选一个国家,不然的话,到时候我就随便帮你挑了!”

    辛可妍听到他的话,整个人都叫了起来:“我不要,我又没做什么!”

    听到她的话,辛可豪脸色都青了:“你是没做什么,要不是昨天晚上我去了黄家,把锅都甩到林惜的身上,到时候黄老头查出来这件事你也有份,你看我会不会帮你。”

    辛可妍也不是真的傻的,一听辛可豪的话,她脸色白了一下,半响,似乎认命:“我知道了,可是八月九号是我的生日,我能不能过完升入再走?”

    “生日一过你马上走!“

    辛可豪态度强硬,辛可妍也不敢再说些什么了。

    另一边,车上。

    林惜侧头看了几次林溪,都看不出他有什么异样,但是心底里面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之间就辞职了。

    但是他不问,她也不知道从何开口,原本以为林溪多少听到了一点儿,他要真的问的话,她也好说,结果他现在闭口不谈,反倒是让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林惜偏开头,摸到手机,给丁源发了条信息,让他敲一敲黄家那边。

    虽然辛可豪必定是对黄老头说过什么,但是赵琬婷现在这事情闹得这么大,难保黄老头不会老糊涂。

    车子开进了停车场,停下来之后林惜先下的车。

    她在想怎么开口好一点,这件事情虽然她也是被动的,但是她也是骗了他。

    有些走神,林溪叫了她一下她没反应过来,直到手心被人捏了一下,传来疼痛,林惜才稍稍回过神,侧头看着他:“怎么了?”

    “明天你有事吗?”

    她下意识地摇头:“没事啊。”

    她现在,除了几天去一次寺庙,基本上都是在家看看书,弹弹钢琴。

    “嗯。”

    他就这么应了一声,然后牵着她进了电梯,但也不说明天要干什么。

    林惜被他勾起好奇心,不禁问道:“明天有什么事吗?”

    “嗯,陪我去辞职。”

    “……”

    确定不是去拉仇恨的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