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18 你怎么不请她进来坐坐?

    林惜本来打算第二天带林溪上山去礼佛吃斋的,但是现在大姨妈来了,她也只好放弃了。

    林溪手上的一个项目在收尾,接下来的几天他都朝九晚五地出去回来。

    林惜打了个电话给沈寒,本来想商量告诉林溪失忆的事情,但是沈寒出任务了,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林惜的大姨妈来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一共六天。

    刚好在周六的那一天结束的,第二天是周日,林溪那个项目再有三天就完全结束了。

    周六晚上两个人吃了饭下楼消食,小区的绿化不错,虽然现在八月初旬了,全国都热得跟炉子一样,但是晚上小区楼下还是挺凉爽的。

    夏天八点多,饭后散步的人多的是。

    两个人绕着小区走了一圈,九点差五分就回去了。

    夏天的风有点腻,林溪一回去就进浴室了。

    林惜找了衣服,也打算去洗澡,门铃却突然之间响了起来。

    林溪没什么外交,这大晚上来找他的,无非就那么几个人。

    开门看到辛可妍的时候,林惜倒是一点儿都不惊讶。

    辛可妍虽然知道他们两个人已经住在一起了,可是看到开门的人是林惜,脸色还是很不好:“林溪呢?”

    林惜环着手靠在门边上,低头看着她:“在洗澡,辛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我找林溪。”

    “哦。”

    林惜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声,然后回头就把门关上了。

    被关在门外面的辛可妍气得直跺脚,抬手就敲门:“你干什么林惜!你让我进去!”

    她当听不到,回去房间找了衣服,准备洗澡。

    这时候正好林溪洗完澡出来,听到外面的吵闹,眉头皱了一下:“谁?”

    “你猜。”

    她扔了两个字,然后抱着衣服去浴室。

    林溪看着她进了浴室,眉头动了一下,抬腿走向门,听到辛可妍的声音,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没有了。

    “辛小姐。”

    “林,林溪——”

    辛可妍没想到门这么快又开一次,她刚才踢门,门突然拉开,穿着高跟鞋没站稳,人就往后倒。

    林溪看着她也不伸手扶一把,就这么看着她往后退。

    她伸手划拉了一下墙壁,人最后还是没有摔倒,只是人重新站好的时候,辛可妍的脸色非常的不好。

    “林溪。”

    “有什么事?”

    他显然不想多说,眼神和脸色都是不容靠近的冷。

    “这个周四,我生日,你能不能——”

    “不好意思,我没空,还有别的事情吗?”

    他直接就拒绝了,辛可妍的脸色白了一下,还想说什么,林溪又一次开口:“没什么事情就这样。”

    “嘭”的一下,门又一次关上了,辛可妍看着眼前的白色的门板,整个人都僵硬了下来。

    她顺风顺水了二十七年,没想到最后被这么一个男人三番四次地下面子。

    辛可妍抬腿踹了一脚门,转身离开的同时摸出了手机。

    林惜夏天洗澡时间也不长,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

    看到林溪坐在沙发上,挑了挑眉,走过去从身后抱着他,贴着他的脸颊开口:“怎么不请辛小姐进来坐坐?”

    他回头睨着她,伸手扣着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然后双手抬起来将人拖到自己的腿上抱着:“你怎么不请她进来坐坐?”

    林惜刚洗完澡,身上还有些热气,只是男人的气息更加的热。

    他低头在亲她的锁骨,她正想开口,他突然咬了一下,林惜只觉得头皮一麻,哼了一句:“疼——”

    疼倒不是多疼,她就是习惯了。

    他松了口,抬头和她平视了一秒,然后咬着她的唇就吻了起来。

    这个吻就好像是被十七级台风席卷着的海浪一样,林惜甚至有点跟不上。

    大手从她裙子的下摆一直往上,扣到她的身后,然后压着让她贴着自己。

    林溪在她的唇角吻了一下,“走了吗?”

    林惜起了坏心思,笑了一下:“没走。”

    他冷嗤了一下,直接就掀着她的衣摆将她的衣服脱了,低头在她的胸口上咬了一下。

    “撒谎。”

    原本在林惜身后的手从她的身后贴着沙发摸了过来,微薄的布料上面什么都没有。

    林溪意识到被骗之后,他抬头看了她一眼,扣在她腰上的手将她提了起来,将她身上的最后一件衣服也脱了。

    林惜被拆穿了也不怕,笑了笑,伸手扯她身上的衣服。

    沙发上的空间有限,不过两个人的默契十足,很快就把林溪也剥了个精光。

    紧致的肌理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林惜看到,就忍不住想起那一段日子。

    她怕他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低头吻了下去。

    女人的吻就好像是含着温水的鱼唇一样,又滑又软,每过一处,都让人越发的靠近崩溃。

    他进了两根手指,另外的一只手在她的后背来回地走着。

    终于感觉到差不多了,林溪才拉开人,一只手扣着她一条腿,拉开放在自己的身上。

    “嗯——”

    那温度和贴实让林惜忍不住抽了口气,林溪听着她的软哼,黑眸沉了沉。

    他缓缓地动了起来,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两个人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情管那桌面上的手机,但是那铃声实在是很打扰气氛。

    林溪按了一次,很快又打过来了。

    这一次林惜看到来电,不等林溪按关机键,直接就按了接听键。

    男人的动作戛然而止,一双黑眸扣着她仿佛要将人拆骨入腹一般。

    他伸手拿过手机,“辛总。”

    他话音刚落,林惜的手就攀上了他的肩膀,林溪双眸微微一紧,连忙用手扣着她,低头看着她警告。

    可是沙发上空间有限,他也摁不住林惜。

    她看着他扬眉一笑,用口型说:“我想要。”

    她说完,扶着他的肩膀抬了起来,在男人阴沉的视线中又坐了下去。

    电话那边的辛可豪说了什么,林溪已经听不到了,他随意应了一句:“我知道了,我有事,先挂了。”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手机被他直接扔到桌面上。

    林惜刚起来,腰突然被他环住,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好像是提线木偶一样被他狠狠地摁着往下。

    与此同时,他提着腰往上,这样狠狠的一下,林惜尾脊骨一软,双眼都润了起来:“我——”

    “不是想要吗,嗯?”

    他扣着她重重地重复着,林惜抿着唇,没几分钟就发现自己不行了。

    但是刚才她作弄人的时候大胆妄为,这个时候林溪自然不会轻易就放过她。

    林惜被撞得意识都是飘的,人被翻过来的时候,她心下一跳,不等她反应过来,男人的双手就从身后抱着她双腿,好像给小孩子虚虚一样,就这么重新进来了。

    林惜的胸膛紧紧地贴着他的后背,他一边撞着她一边低头咬着她的耳垂:“想要多少,嗯?”

    “唔,够,够了——”

    听到她的话,他突然停了下来。

    林惜无所适从,下意识地动了一下,耳垂突然一疼,男人的声音在耳侧响起来:“口是心非。”

    他说着,双手从身后环着她在她的胸前作乱。

    到处都是火,林惜觉得自己就要被烧死了。

    林溪是被她惹火了,一次之后还不想结束,抱着她到床上继续。

    林惜怕了,捉着他的手臂回头看着他:“我错了。”

    她一双杏眸沁满了水,这个时候看着他,林溪吞了一口水,脑海中同样的一句话突然交叠了一下。

    他愣了一下,林惜连忙跑,但动作不够快,很快又被拖回去了。

    林惜颤了颤,几乎哭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