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19 你是陆太太,我认得你的

    林惜今天早上没能起来跑步,一直到林溪他买了早餐回来,她都还没醒来。

    昨晚虽然闹得狠,但是睡得也不算很晚。

    林溪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床上的人睡了都已经九个小时了。

    他抬腿就过去叫人:“林惜?”

    “我困,陆总——”

    她的声音呢哝不清,闷在被子里面根本就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八点多了,还不起来吗?”

    白天睡得多,晚上又要晚睡了。

    林溪抬手摁住了她的鼻子,林惜的呼吸换不过来,一下子就醒了。

    林惜睁开眼就看到对方放大的五官,愣了一下,抬手捂着眼睛:“还很困啊,林先生。”

    昨天晚上折腾得狠了,今天声音还有些喑哑。

    “你现在继续睡,中午又午睡,晚上打算几点睡?”

    林惜午睡的习惯一直都有,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早上睡到几点,她中午不睡一会儿就特别的难受。

    他也是怕她白天睡这么多,晚上的时候又睡不着,重复下去,就是个坏循环了。

    窗户被拉近,房间里面的光线并不亮,林惜很快就适应了。

    她松了手,看着他:“几点了?”

    “八点三十五分。”

    “好吧,我起来了。”

    说着,伸手拉着他的手臂将自己从床上拽了起来。

    刚起来,她另外的一只手也扒了上去,抱着他的脖子,双腿紧紧地缠在他的腰上,脑袋往他的肩膀上一放,有点儿无奈:“我走不动了。”

    林溪没说什么,双手抱着她往浴室里面走。

    吃完早餐之后林惜把前几天可能了三分之二的书拿到沙发上继续看,林溪要去临城那边一趟。

    中午林溪没有回来,她自己一个人叫了外卖。

    傍晚六点左右,林溪打电话给她,说那边出了个一个小意外,晚饭不回来和她一起吃了。

    林惜应着,挂了电话又去点外卖。

    原本以为林溪晚上八点多九点能回来的,却没想到一直等到十点,他都没回来。

    林惜觉得事情不简单,刚想打电话去问他,门口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林溪进门的时候脸色有些沉,看到她的时候才变了一下。

    林惜抬腿走过去,抱着他亲了一下,伸手一边帮他解领带一边问:“出了什么事?”

    按理说,工程都已经到最后了,怎么还会有事情。

    “有人跳楼了。”

    他低头看着他,一整天都在处理这件事情,脸上的疲惫十分的明显。

    林惜眉头皱了一下:“跳楼的人是你们的人?”

    他摇了摇头,也没有瞒着:“是竞争对手。”

    临城那边是新圈的商圈,现在还没有完全开发,辛可豪五年前就把那边的地买了下来了,去年开始建楼盘。

    快两年的时间了,今年才算是建好,本来是打算在十二月开盘的,现在出了这样的一件事情,本来是稳赚的,现在倒是难说。

    要知道,楼盘出了人命,这里面可以做文章的事情就多了。

    而且是竞争对手,对方有备而来,接下来或许还有一出出的戏登台上演。

    林惜知道有些商业秘密不能知道那么多,所以她也没有继续问下去:“那你去洗澡,我给你下碗面。”

    林溪抬手抬了抬她下巴,低头亲了她一下,才应道:“嗯。”

    这件事情你一出来,怕是林溪没有这么容易能辞职。

    林惜收了心思,去厨房给他煮了一碗面。

    她本来打算明天早上带林溪去寺庙的,但见他碰上这样的事情,也不说了。

    倒是没先到林溪晚上睡觉前突然之间问了她一句:“你好像好久没去寺庙了?”

    林惜愣了一下,也没有瞒着他自己的想法:“我本来是打算明天和你一起去的,但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明天我自己去吧。”

    听了她的话,林溪抿了一下唇:“早上去?”

    她点了点头:“嗯,现在天气热,早上去,吃了斋饭就回来。”

    “早点睡,我每天和你一起去。”

    “你不是——”

    “不影响。”

    他态度很坚决,林惜也不再说些什么了。

    第二天林惜很早就醒了,林溪今天也没去跑步,拎着早餐从外面回来,见她醒了,黑眸动了一下:“洗漱一下吃早餐。”

    两个人六点多就出门了,夏天的天亮得早,虽然这个时候才六点多七点不到,但是天已经大亮了。

    早上的车不多,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

    车子停下来,林惜把安全带解了,推开门跳下车。

    R市的空气不算差,这边的空气更是好。

    一大早,已经不少老人在爬山打太极了。

    两个人走上去,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林惜牵着他过去,“我还个愿,林先生配合一下。”

    “什么愿?”

    林惜低头笑了一下:“时机未到,到时候再告诉你。”

    她说着,自己先跪在了蒲垫上,然后双手合十在胸前,抬头看着他笑。

    两个人对视了大概两秒,林溪最后还是跟着她跪了下去。

    他听不到她说话,只见她跪拜礼十分的正式诚恳,眼睛紧紧地闭着,脸上的面容和平和。

    林溪从来都不信这些的,可是现在看到她这个样子,竟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完了之后林惜又拉着林溪去听了经客,一直到十一点,才跟着主持去吃斋饭。

    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一点多了,太阳猛得很,幸好一路上都有树荫,算不上很晒。

    “陆总?”

    两个人刚到停车场,冷不丁听到一道男声。

    太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林惜整个人都僵了一下。

    她回头看向那开口叫他们的人,努力在脑海里面搜索了一番,最后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认识那个人。

    那人见到她,更是惊讶,“陆太太——”

    林惜笑了一下,只是笑容有些冷:“你认错人了,这位先生。”

    正好,这时候林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又看了一眼林惜:“我接个电话。”

    说着,他走到远处去接电话。

    刚才开口叫他们的人还不死心:“你是陆太太,我认得你的!”

    林惜皮笑肉不笑:“这位先生,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她说得不轻不重,却凭生给人一种威胁的压迫。

    男人的有些讪讪,“不好意思,我年纪大了,可能是真的认错人了。”

    “林惜。”

    这时候,林溪挂了电话过来。

    男人听到他一叫,惊了惊:“你就是——”

    林惜回头看着他,男人砸了砸嘴,到底是没有勇气说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