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21 就算没有林惜,我也不会看上你的

    辛可妍说完这话,人就走了,留下辛可豪在那儿耸着肩:“明天就走了,麻烦你们照顾一下她吧。”

    林惜笑了一下:“应该的,辛小姐年纪还小,心性未定。”

    林惜这话的讽刺意思太明显了,无非是在说辛可妍幼稚得很。

    辛可豪但笑不语,举了举红酒杯,然后就走开去招呼别的人了。

    他们两个人今晚都默契地拒绝一切的酒水,林惜的酒量不好,怕醉,林溪要开车,所以不能喝。

    前面不知道怎么闹了起来,十分的热闹,林惜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八点半了,然后抬头看向林溪:“林先生,我们能走了吗?”

    他也不想再继续呆下去了,点了点头:“我们过去说一下。”

    林惜挣开他的手:“你去吧,我出去等你。”

    他回头看了她一下,也没有勉强她,“你去车子边上。”

    林惜点头,看着他走过去辛可妍那边,抬腿打算走,却不想一杯红酒碰了上来。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女人走路有些晃,妆太浓,脸色倒是看不出来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林惜脸色不太好,但也没有说些什么:“算了。”

    她的裙子被红酒泼湿了一大半,沾在身上十分的不舒服。

    她本来不想管的,看了一眼林溪那边,不知道在说什么,似乎还没有这么容易解决。

    林惜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一条短息,然后上了二楼的卫生间,打算先用纸巾处理一下,回去再换。

    别墅里面的洗手间自然不可能像酒店那样是格子间的,但是也分了左右,嘴边是男的,右边是女的,林惜进了女生的那儿。

    里面有一个蹲位和一个座位,都是有门的。

    林惜进了坐厕,进去刚想把裙子脱下来,拉链刚拉下来,就听到门突然之间被堵死的声音。

    她脸色一冷,连忙把拉链往上拉了回去。

    格子间里面的门并不算高,大概两米左右,林惜推了好几次门,知道是被人人从外面那东西顶住了。

    她观察了一下,决定爬出去。

    林溪刚跟辛可豪说完,就接到林惜的短信说要去洗手间。

    他打算出去等她,却被一个侍者拦住了:“林先生,林小姐去洗手间的时候摔上了腿,麻烦您跟我上去一趟。”

    林溪眉头皱了皱,一边拨着林惜的电话一边往楼上走。

    林惜的手机打不通,他觉得事情不简单,留了个心。

    侍者将她带到三楼的一个房间,站在门口开了门:“林先生,林小姐就在里面,只是云南白药,林先生可以给林小姐处理一下伤口。”

    林溪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手拿过云南白药,抬腿走了进去。

    他刚进去,门“卡塔”的一下就被锁上了。

    床上的辛可妍穿着暴露的睡衣,坐在边沿看着他:“林溪,我真的很喜欢你。”

    林溪看着她,黑眸一下子阴戾得有些吓人:“林惜呢?”

    她伸手想要碰他,却被他躲开了。

    她也不急:“你放心,我不会伤害她的,只要过了今晚,之后你如果还是选她的话,我不会再干预你们了。”

    感觉到异样的时候,林溪整个人都阴沉了下来:“你做的这些,辛总知道吗?”

    辛可妍眼眸闪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了:“我哥哥当然知道啊,他也希望我们在一起,如果不是林惜那个女人突然之间冒出来,我们早就——”

    林溪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平常面无表情的一张脸,现在突然之间扯起一个阴鸷的笑容:“你说错了,就算没有林惜,我也不会看上你的!”

    他说完,用力一甩,将人狠狠地摔回去床上。

    辛可妍的脸色变了一下,抬头看着他:“你不觉得难受吗,林溪?”

    林溪现在确实是难受,那药效发作起来,他能感觉到很清晰的叫嚣。

    可是眼前的女人不是林惜,他绷着脸,额头上的青筋因为隐忍已经全部冒了出来。

    辛可妍见状,连忙又起来走过去。

    她身上的香味传过来,林溪觉得更加的难受了。

    他视线周围看了一眼,视线落在不远处的一堆包包上,他走过去直接拿了两个包包,用力一扯将包包的带子扯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忍——啊!”

    辛可妍想从身后将林溪抱住,却不想林溪很快就转了个身,捉着她的手飞快地用带子将她的手绑了起来,随后,他又将床上的床单拉起来,将让整个人缠着绑紧

    辛可妍完全没有想到会这样,她叫着,可是林溪完全不管她。

    做完这一切,林溪将她往床上一扔,她整个人被绑紧,就好像是木乃伊一样,根本就动弹不得。

    “林溪,你,你把我放开!你的药效已经发作了,你再不把我放开,你,你——”

    林溪的脚步突然之间停了下来,辛可妍心中一喜,声音也轻了很多:“真的,林溪,这个药,你不要忍了,你忍不了的,如果你真的那么爱林惜,我不会跟她提半分今天晚上发生过的事情——你干嘛?”

    看到林溪突然之间把床单撕了一角出来,辛可妍愣住了。

    她刚说完话,下一秒,林溪就把那从床单上撕下来的布往她的嘴里面一塞:“吵。”

    做完这一切,他才跑向门口。

    门被锁了,而且门锁还不是轻易就能开的。

    林溪回头把房间又看了一遍,辛可妍动不了,又说不了话,又气又急。

    他完全不理会她,把房间找了一遍,什么都没找到,最后他走到窗那儿去,想要从窗台逃跑,却发现辛可妍连窗台都封死了。

    林惜从门上跳下来,穿上鞋子之后飞快就往外跑。

    今天晚上的事情不简单,别墅里面居然有信号屏蔽器。

    她一开始以为是那伙人,但是很快,她就冷静下来了,今天晚上的辛可妍有点异常。

    想到这里,她直接就跑下楼。

    辛可豪正在跟一个朋友聊天,林惜直接就走过去:“辛总,我希望你今天晚上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辛可豪愣了一下,视线落在林惜的身上,她身上的裙子湿了一边,刚好是从胸一下一直贴着腰到大腿。

    没有走光,但是曲线全被勾出来了。

    辛可豪不明所以:“怎么回事?”

    “林溪呢?”

    “林溪他不是回去了吗?”

    林惜脸色很冷,“我要求查辛总的别墅,辛总有意见吗?”

    她脸上没有笑意,杏眼看着人的时候莫名的有些压迫。

    辛可豪思绪一转,知道是辛可妍闹事情了。

    他还想着去补锅,可是林惜完全不管,转身就上楼。

    他下意识要把林惜捉住,却不想林惜一个滑身,他的手什么都捉不住,在抬头,林惜已经上了二楼了。

    林惜很粗暴,一间间房间地去踹。

    碰上一个侍者,直接拽了人:“看到你们的辛小姐了吗?”

    “小,小姐说有些醉,上,上去房间了。”

    她的视线太吓人了,侍者都被她吓到了。

    辛可豪先跑上去三楼,林惜的动作也不慢。

    三楼的房间不多,林惜一猜就知道哪一间房间了。

    她敲了一下门:“林溪?”

    “我在。”

    男人的声音低沉喑哑,林惜指尖抖了一下,回头看着辛可豪,直接斥到:“开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