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23 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林惜刚把门开了,他就压着她往墙上亲了起来。

    他的手挡在她的后背和墙上,减去了刚才那一下的冲力。

    她知道他难受,一边吻着他一边从裙摆下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

    他的手伸进她的衣摆里面,她拉开他的皮带,将他的西裤往下一扒,主动抬起了一只腿勾在他的腰身上。

    “林惜——”

    他的意识其实绷得死紧,那一根线在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断了。

    这个时候他其实只要往里面挤就好,可是太快了,前后不过那么十几秒的时间,林惜完全不在状态。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双眸是红的,吻从她的脖子一直往下,他拉下她扣在自己腰上的腿,唇瓣从她的小腹往下。

    林惜意识到他想干嘛,按在他肩膀上的手微微一紧:“不用,我可——嗯——”

    他不听她的,忍了四十多分钟,他很难受,下身要爆了,脑子也要炸开来了。 这个方式最快让林惜动情,他就这样做了。

    右腿被勾起来的时候,林惜清醒了许多,抬手够勾着他的脖子,在他修长的颈项上不断地吻着,

    他一只手扣在她的臀后,一只手对好位置,很快就进去了。

    林溪这个时候意识全然崩溃,抱着她动作狠得很。

    不过她并不难受,刚才的余韵之下,她的状态很快就跟上去了。

    辛可妍是真的打算破釜沉舟了,药下得很,林惜天天锻炼的人,都受不住。

    她只有一只腿撑着,一次两次还行,可是再往下,她就完全站不稳了。

    幸好林溪刚才过了一次,现在清醒了许多,将她站不稳,抬手伸到她的伸手直接就将人抱了起来,一直抱到床上去。

    刚才太急了,林溪身上的衬衫还穿着,林溪的高跟鞋还在脚上。

    有了床做支撑,林惜终于可以整个人放松下来。

    她捉着他的手臂沉迷在他给自己的每一下里面,房间里面的空调跟不上气氛,两个人都是汗,也具体分不清楚到底是谁跟谁的了。

    真正结束的时候,林惜已经动不了了,弹在床上,进气慢,出气也慢。

    林溪还保持抱着她躺在床上,两个人都相对无言了好长的一段时间。

    “抱你去洗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溪才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他的声音有些喑哑,大概也是狠了的缘故。

    外面的夜色很浓,林惜只想睡觉,听到之后只是哼了一声。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林惜现在整个人都是红的,身上的吻痕很多,可以想象之前两个人的疯狂。

    林溪看了几秒,收回视线,将人抱着,将人放到已经放好水的浴缸里面。

    林惜现在是连好好地躺在浴缸里面都做不到了,林溪一松手,她整个人就会往下滑,根本就没有办法躺好。

    他给她加了精油,架好,自己在一旁的花洒下匆匆洗了澡,然后再把她从浴缸里面抱出来,用大毛巾裹住。

    浴缸的水温刚刚好,又是夏天,放的精油有安神舒缓疲劳的作用,林惜原本还醒着的,躺了没两分钟就睡着了。

    所以林溪把人抱起来的时候,她已经完全睡着了。

    头发洗了全湿,他将人抱着靠在自己的身上,调了小档风帮她慢慢地吹这头发。

    大概是太困了,林惜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一直到一个小时后,林惜的头发全干了,他才将人换上睡裙放好,盖了被子。

    他光了房间的主灯,留下夜灯,房间的光线并不是很亮,暖黄色的灯光将林惜的一张脸映得越发的柔和。

    他低头看着她,想到她在门口主动勾上自己的时候,心软得一塌糊涂。

    低头亲了一下,他才将夜灯也关了,伸手从她的身后抱过去将人抱紧,闭着眼睛和她一起睡过去了。

    大概是辛可妍那药的副作用,第二天林溪没去跑步不说,也没有早起。

    林惜就更不用说了,被折腾得如同散了架一样。

    一直到十点多,快十一点,林惜才悠悠地转着眼球醒过来。

    房间里面的窗帘都拉好了,光线并不是很亮,她眯了一下眼,刚适应光线,脖子就被身后抱着她的人亲了一下:“醒了?”

    刚睡醒,男人的又低又沉。

    林惜想起他昨天晚上在自己的耳边低吼的声音,只觉得头皮麻了一下。

    她试着动了一下,浑身都是酸软的,腰和大腿特别的明显。

    林溪直接就起来了,看她在床上动来动去的样子,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帮你按一下?”

    听到他的话,林惜怔了一下,“啊?”

    他也不等她回答,直接将人翻过来,让她面对着床躺下去,然后伸手在她的腿上按摩了起来。

    男人的力气大,林惜被按得忍不住抽气:“疼——”

    “忍忍。”

    林惜哼了哼,没再叫唤。

    她闭着眼睛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突然之间想起之前又一次,陆言深拉着她做得太狠了,她在床上浑身都是颤的,他也是这样给她按摩的。

    她问他怎么会的,他睨了她一眼说她八卦。

    然后她就起身抱着他一边亲一边问,最后他说是上个月去学的。

    她那时候身体的承受还没那么好,皮肤又娇,他们中间分开了好几年,那段时间他确实是压着她要得十分的狠,她抱怨过很多次,每一次在床上,陆总总是哄她最后一次,结果每一次都是最后一次,却永远不知道哪一次是最后一次。

    有一天他拉着她要做新的姿势,林惜反抗不过来,完了之后上厕所都是腿抖的,她那天直接就跟他冷战,只是没想到,他后来就特意去学了按摩。

    被他这么按着,林惜刚睡醒又有了一些睡意了。

    林溪松手的时候,发现她又重新睡过去了,他倒是没有把她叫醒,只是伸手将她翻了个身,让她睡得舒服一点,盖好被子,然后自己去洗漱。

    一直到外卖来了,他才把林惜叫醒。

    林惜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多了,大概是之前被林溪按摩过,现在起来倒是舒服了很多。

    两个人吃了午饭,林惜想到昨天的事情,放了筷子看向对面的人:“我昨天跟辛总说了,今天的事情没玩。”

    “嗯,我刚才也打电话给辛总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出了事,我帮你挡着。”

    明明他现在已经不是用陆言深的身份活着,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半分不减从前的气势。

    林惜怔了一下,反应过来笑了:“我又不是要杀人放火,能出什么事情。”

    她不过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还是他以前教她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