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24 我的男人很优秀我知道

    两个人吃了午饭之后就直接去辛家,出了这样的事情,辛可豪除了硬着头皮扛下来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他其实并不在乎辛可妍做了什么,他愤怒的是辛可妍这件事情做得实在是太没有脑子了。

    事发地点挑在自己家也就算了,时间还挑在那样的时候,没能把林惜给防住,林溪她也搞不定。

    如果昨天事情成了,或许就不用到今天这样的局面。

    林溪一个小时前给他打了个电话,他的意思很明显,他不追究这件事情,希望尽快离职。

    只是在最后,他说他不代表林惜,不管林惜做什么,就算是杀人,他也会给她递刀。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能说什么?

    本人不计较,可是人家的妻子计较!

    他现在唯一后悔的是当初没有明确地拦着辛可妍,在她对林溪这件事情上,一开始他放任了,到了后面又有点敷衍,最后发展成这个地步。

    辛可妍听说林惜要来秋后算账,她整个人都傻了,“哥哥,你快送我出国,我不回来了,我真的不回来了!”

    “你现在知道哭了,我之前说过你多少次?!”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林惜她会杀了我的!哥哥,她真的会杀了我的!” 她想起自己那一天,不过是进个门找林溪,她环手靠在门板上,看着她似笑非笑,可是那眼神却让她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渗人。

    她和林惜两个人的博弈中,第一次的结果就是她想掌刮她不成,反倒是被她掌刮。

    第二次交锋是赵琬婷,明明她才应该是坐收渔翁之利的人,可是到头来她夹着尾巴一声都不能坑,还要被辛可豪送出国,而林惜却相安无事。

    第三次……

    现在辛可豪直接要将她交给林惜了,她是真的怕了那个女人了。

    辛可妍正求着辛可豪,这时候管家却上来告诉他们:“辛少爷,辛小姐,林小姐和林先生他们来了。”

    听到管家的话,林惜脸色一白:“不,我不要,哥哥,我不要,你真的要这么狠心吗?”

    辛可豪觉得头疼,他捉不住林惜那个女人会说什么。

    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不可能不保她的。

    “你怕什么,我保证你会活着!”

    辛可妍以前是很相信自己哥哥的,可是现在碰上林惜,她是真的怕了,看着他要走出去与,连忙伸手拉着他的衣服:“哥哥,不要!她真的是个疯子,她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

    “辛可妍!你今年二十八了!不是十八岁!你做错了事情,你必须要承担!”

    他不是这么大义凛然的人,可是丁源昨晚已经开始对他施压了,他今天要是把辛可妍送走了,众鑫就真的很难说了。

    现在实业本来就不好做,他好不容易把众鑫熬到上市,不可能这个时候功亏一篑的!

    说完,他抬手直接就将辛可妍的手拽开:“给我回去做好!哥哥在这里,你不会出事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他却一点儿底都没有。

    辛可妍被推了一下,人直接摔在地上,看着走到门口的辛可豪:“哥哥,你觉得这件事情你没错吗?”

    辛可豪的手刚碰到门把,手僵了一下。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要是真的要拦着我去追林溪,我连见林溪的机会都没有,可是你没有!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现在事情失败了,所以你就想把我扔出去顶罪吗?”

    “随你怎么想!”

    “嘭——”的一下,门被关上,辛可妍看着紧闭着的门,抬手抹了一把眼泪。

    她知道,她今年二十八了,做错了事,就应该承担责任。

    辛可豪的脸色很不好,“林溪,林小姐。”

    林惜却当没看到他的脸色,被林溪牵着跟着他上了二楼。

    佣人递了茶上来,林惜却开门见山:“辛总,我做事情不喜欢拖泥带水,我昨晚说过的事情,希望你记得。”

    她一来就开口说这样的事情,辛可豪脸色更冷了:“林小姐放心,我虽然很宠妍妍,可是她昨天做出了那样的事情,我也很生气,你要怎么罚她,我都不会求情,就是把命留给我就好了。”

    林惜听着他的话嗤笑了一下:“辛总真是好笑,我又不是杀人犯,怎么会杀人。”

    她说着,顿了一下,端着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才补充:“我只是想让辛小姐知道自己错了而已。”

    她这语气淡得很,可是却听得辛可豪比刚才还紧。

    “林溪,我代妍妍给你道个歉,我知道你不想见她,所以我也不让她加你了。”

    林惜那里没有突破口,他就只好找林溪这边了。

    “辛总,林惜她被关在了洗手间,是翻墙才出来的。”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莫名的有泰山压顶之势。

    辛可豪脸色完全凉了,客厅一番沉默;“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了,林小姐,妍妍就在楼上,我带你上去吧。”

    林惜看了一眼林溪,他捏了一下她的手心:“你喜欢就好。”

    纵容得很彻底,也不知道现在的林先生哪里来的勇气。

    林惜跟着辛可豪上了楼,辛可豪推开门,辛可妍就坐在房间里面。

    她洗了把脸,还化了个淡妆换了一条裙子,已经不见刚才的恐惧和惊慌了。

    “辛总,我只要十分钟。”

    辛可豪眉头皱了一下,林惜很快就开口:“你放心,我没什么担上人命的打算,我就是想跟令妹科普一下,为什么别人的男人她不应该觊觎。”

    她一语双关,辛可豪脸色白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把空间留给她了。

    林惜走进去,转身关了门,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辛可妍:“辛小姐看起来心情不错。”

    “没什么好不好的,你不是说了事情没完吗?”

    她在强壮镇定,可是看到林惜她就忍不住害怕,身侧的手无意识地捉着自己的裙摆,裙子被她拉得十分的紧。

    林惜笑了一下,走过去,“没有茶水吗?”

    她刚说完,就有佣人推门进来,端了刚泡好的一壶茶。

    林惜看着佣人出去:“麻烦把门带上,谢谢。”

    “卡塔”的一下,门又一次关上。

    辛可妍喝了一杯茶,抬头看着林惜,捉摸不透她:“林惜,你到底想干嘛?”

    林惜冷笑,直接端起茶水往她的脸上泼了过去:“辛小姐,我的男人很优秀我知道,但是他已经是我的,别人的男人你不应该觊觎,难道你哥哥没有教你吗?” “对不起,我一时鬼迷心窍。”

    “很害怕?可是你昨天的时候可不是害怕,我想想——”

    她说着,顿了一下,在她对面的沙发坐了下去,一边倒茶一边开口:“你昨天挺兴奋的吧?或者还有一点报复我的快感?”

    她把茶杯的水倒了三分之二,然后从包包里面当着她的面摸出一颗很小的药丸,放到那茶水里面去。

    那药丸一下子就融了,辛可妍只觉得心头一跳,下一秒,她就听到林惜开口:“你可能不知道,他曾经教过我,要以牙还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