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25 林惜,你觉得我好养活吗?

    药丸是林惜让丁源派人从弄来的,听说是国外新货,刚进A市没多久,几秒就能融化,无色无味,药效却是以前的那些的几倍,贞洁烈女都挡不住,一个男人是绝对不够的。

    这药一般都是给一些人助兴的,有些人喜欢几个人玩一个,女人受不了,吃了药就热情如火。

    丁源听说她要找这种药,直接就给她弄了这种,正合了林惜的心意。

    辛可妍看着那药丸容融在水里面,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却发现自己坐在沙发上。

    林惜看着她,脸上没有半分表情:“你给林溪下的什么药,你自己清楚吧?他忍了一个多小时,但我这个人,做事情向来都不拘小节的,那一个多小时跟我被关在洗手间里面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这水,你就算喝也得喝,不想喝也得喝!”

    她掷地有声,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来的时候,尾音被她拉高,眼眉跟着一挑,辛可妍整个人跟着抖了一下。

    “林惜,我已经道歉了,你怎么还能——”

    “道歉?道歉值多少钱?辛小姐你身娇肉贵,要不是碰上我,换了别的人,你现在或许已经得逞了吧,一对情侣又被你拆散,你玩够了,满足了你的自尊心你就甩手走人!可惜,你今年的运气不怎么好,刚好碰上了我林惜!”

    她说完,端着那被水走到她的跟前,弯下腰:“你就说,是我灌你呢,还是你自己喝下去?”

    “我可提醒你了辛小姐,我的力气虽然不如男人的大,但是也不小,而且我的动作可是一点儿都不温柔,你要是让我灌进去的话,就别指望我待会儿不会伤你。”

    林惜压下身,直直地看着辛可妍。

    她浑身都是压人的气势,本来就理亏害怕的辛可妍这时候脸色已经白了。

    她看了一会儿林惜,突然之间抬手用力将她一推。

    林惜早就料到她会反抗,她反应灵敏,侧开身让她扑了跟空,一只手捉着她的手腕,手往下一走,掰着她的食指直接就将那茶杯的杯沿递到她的唇边:“张嘴。”

    她也不说别的了,直接就让她张口。

    辛可妍紧抿着唇,就是不张开嘴。

    林惜冷哼了一声,掰着她食指的拇指一用力,辛可妍就撑不住了:“啊——疼——唔——!”

    “你要是想我再给你喂多一颗的话,我不介意你吐出来。”

    她的一句话,辛可妍含着那口水吐不是,不吐不是。

    林惜松了手,将茶杯往地上一扔,“药效发作时间是十分钟,辛小姐还有时间选一下自己喜欢什么样的——解药们。”

    她用了“们”字,辛可妍脸色更白了。

    林惜说完,抬腿走了出去。

    辛可妍抬手扣着自己的喉咙,想催吐,可是她怎么都吐不出来。

    她视线落在桌面上的茶壶,拎起来就对着林惜的方向砸了过去。

    林惜听到风声,往一侧一闪,回头看到那茶壶碎在自己的脚下,里面滚烫的水在地上冒着烟雾。

    她看了一眼辛可妍,两步走到门口拉开门,走了出去。

    林溪一直沉默,辛可豪担心自己的妹妹,也没有心思去跟林溪聊些什么,直到看到林惜出来,他才站了起来:“林小姐——”

    林惜看了一眼手机:“八分钟,我说了十分钟之内,就十分钟之内。”

    辛可豪看了一眼楼上,“林小姐,你——”

    “辛先生,我说过的我都会做到,辛小姐现在应该很想见到——”

    她正说着话,辛可妍就跑下来了:“哥哥!哥哥快送我去医院!十分钟,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辛可豪看到辛可妍除了衣衫凌乱,脸色有点不太好之外,没有其他的不对,松了口气,可是看着她这么慌乱的样子,下意识地看向林惜。

    林惜当没看到他的视线:“事情就到这里,我和林溪先走了。”

    她说着,走到林溪的身边。

    男人伸手牵着她,看了一眼辛可豪:“辛总,我明天到众鑫办手续。”

    说完,他牵着林惜就走了。

    “你们——”

    辛可豪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到拉着自己的辛可妍,最后还是放弃了:“怎么回事?去医院干什么?”

    辛可妍一边摇着头一边哭:“林惜,林惜她给我下了药!哥哥,快带我去医院洗胃!”

    听到辛可妍的话,辛可豪脸色顿时就青了:“她给你下了什么药?”

    “她还能给我下什么药,她手要以牙还牙,以牙还牙啊!”

    现在药效没发作,辛可妍却慌得六神无主了。

    “她——”辛可豪咬着牙,两秒后才压下自己的愤怒,“现在去医院已经来不及了,林惜说要以牙还牙,就不会给你机会的。”

    “那我要怎么办?”

    她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哥哥,从来都没有这么后悔去招惹林惜这个神经病!

    辛可豪绷着脸:“我给你联系世轩!”

    “可是——哥哥,她说,她说一个人不行的,一个人——啊,我要杀了她!”

    辛可妍的尖叫声响起来的时候,林惜两个人刚好上了车。

    林惜听到辛可妍的叫声,她勾了勾唇,笑了一下。

    林溪侧头看了她一眼,声音不冷不淡:“你对她做了什么?”

    她抬头看了他一下,然后哼了一下:“以牙还牙而已,林先生舍不得吗?不然你可以去当她的——”

    “解药”两个字还没有说完,下巴就被他捏住,薄唇压下来,他狠狠地吻了她几秒,退开的时候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你再乱说试试?”

    林惜被他咬的下唇发疼,抬手抹了一下自己的下唇,转头看向车窗外:“药效十分钟就开始有效了,从别墅去医院最快也要二十分钟,洗胃是来不及的了。”

    她如今做事,已经越来越像他了,学会不给别人第二条路走了。

    车子启动了起来,林溪看了她一眼,倒是什么都没有说。

    二十五分钟后,车子停在小区附近的商店路边。

    林惜有些不解:“怎么了?”

    “我下去买包烟。”

    他说完,推开车门就下去了。

    林惜愣了一下,他们重新在一起之后这半个月的时间,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再捏烟了。

    可是现在,他又重新去买烟。

    林溪很快就回来了,除了一包烟之外还买了安全措施,林惜的心思却是在那包烟上:“你又不抽烟。”

    “我买来看看。”

    他漫不经心地应着她,开着车子进了小区。

    林惜看着那包烟,没说话。

    吃完晚饭,林溪捏了一根烟站在阳台。

    她瞟了一眼那包放在桌面上的烟,伸手抽了一根,走出去背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学着他的样子,却没发现有什么好捏的。

    “林先生,这有什么好捏的吗?”

    她说着,抬手抽走他手上的烟。

    林溪低头看了一眼跟前的女人,走过去直接将人禁锢在自己跟栏杆之间,伸手从她手上把烟又抢了回来,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林惜,你觉得我好养活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