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26 给你五分钟时间

    林惜愣了一下,外面万家灯火,二十三层的高楼十分的安静,她的一只手被他握在手心,两个人隔着不到二十厘米的距离,他低着头,一双黑眸直直地扣在她的双眸上。

    今天的月色不错,林惜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得很。

    她意识到他想干什么,还没等她开口,他突然之间就开口了:“结婚吧,林惜,虽然在一起没多久,但是我林溪认定的人和事,一辈子都不会变的。”

    他说得很坚定,就好像是当初告诉她他爱她的时候一样。

    林惜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下一秒,她的手指突然一凉,男人以强硬的态度将那分毫不差的戒指放进她的无名指,然后和她十指紧扣,不等她开口,就低头吻了下来。

    这个吻跟往常的不太一样,林惜不知道怎么形容。

    过了几分钟,她才被松开,整个人有些懵了。

    林溪却看着她在笑:“我觉得我挺好养活的,林太太你就负责给我吃两口饭就好了。”

    他太强硬了,林惜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只好怔怔地点头:“好,好的。”

    看着怀里面呆滞的女人,林溪眉头动了一下,突然压下身,用下巴扣着她的肩膀,贴着她的耳侧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只吃两口饭而不是三口饭吗?”

    “啊?”

    林惜是有些懵的,她是在犹豫,这个时候坦白,到底可不可以。冷不丁听到他的话,她愣着,只是下意识地反问。

    她话音刚落,男人的声音就顺着那湿热的气息传来了:“一口是米饭,一口是——”

    他说着,顿了一下,“林太太。”

    也不知道是不是夜风的缘故,林惜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热。

    辛可妍最后是怎么解决的林惜无从得知,只知道辛可妍最后还是出国了,第二天林溪和她一起去众鑫的时候,不到五分钟就办好离职的事情了。

    辛可豪由始至终都没有露面,他们算是把最后的一层纸撕开了。

    林先生的求婚简陋又强硬,这几天林惜都见不到人,她其实想找他说说这件事情,但是他离职之后就早出晚归。

    林惜向来是不干涉他的事情的,所以也没有多问。

    不过她发现家里面被捏断的烟多了很多,林溪买烟的频率也高了。

    林惜刚从庙回到市区,突然之间接到林溪的电话。

    “有空吗?”

    “有,怎么了?”

    她没有多想,所以直接就是说了。

    “我在民政局,排好队了,还有两个号就到我们了,你过来一趟。”

    林惜手一抖,差点儿把手机摔了。

    “我刚从庙回市区,有点塞车,现在已经四点多了,我过去估计已经下班了。”

    “嗯,那明天吧。”

    “你回家吗?”

    “嗯。”

    没再说些什么,电话挂了。

    林惜总觉得他有哪里不对劲,却又想不出来。

    她回去的时候林溪人已经在了,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手摊在身侧,手捏着一根烟在捏着。

    她换了鞋子,把包包挂好,脱了防晒衫,才抬腿走过去:“林先生,你今天,还挺心血来潮的。”

    除此之外,他求婚也求得很心血来潮。

    他睁开眼睛看着她:“不想嫁?”

    说这话的时候,他嘴角微微勾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林惜有点摸不透。

    她觉得两个人之间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有说不出来。

    “我为什么不想嫁?”

    他没有问下去,只是抬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将人压在自己的身上:“没有不想嫁就好了。”

    林惜微微皱了一下眉:“林溪,我有——”

    “等等,我打一个重要的电话。”

    他说完,就松开她,起身走去阳台。

    林惜看着他的背影,心情有点郁闷,她总觉得他刚才是故意不让她说下去的。

    林溪说第二天去民政局领证,她已经做好把事情告诉他的准备了,却不想他说他有事情,要出去几天才回来。

    林惜不再怀疑了,她很确定,林溪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事情。

    她打过电话给他,但每一次她想把事情扯到两个人的身上,他就断开。

    他不想谈。

    林惜将手机扔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夜色,抬手捉了一把头发。

    林溪回来的时候是半夜,林惜睡得不算很熟,人突然之间被他抱起来。

    他从外面回来,身上比开了空调的房间要暖一点。

    林惜睁开眼,皱着眉叫了他一下:“林溪?”

    “嗯。”

    他抱得她有些紧,应了她之后突然之间又松开手,然后劈头盖脸就吻了下来。

    那吻来势汹汹,林惜刚从睡梦中醒过来,一时之间招架不住,气缓不过来,差点儿窒息。

    幸好他松开了,她趴在他的身上喘着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之间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一双黑眸低头看着她。

    里面黑沉的一片,她什么都看不到。

    “林惜,你从来都没有说过你自己。”

    她愣了一下,虽然已经想好要跟他说了,可是现在被他先提起来,她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

    他松开了她:“我去洗个澡,给你五分钟时间。”

    说完,他松开她下了床。

    林惜下意识地将他叫住,可是他动作很快。

    浴室的门被关上,林惜的心情很不好。

    她什么都没做错,可是刚才林溪突然之间变化的情绪她能感觉得到。

    他似乎在努力克制着什么,而那些克制的情绪,显然不是什么好的情绪。

    林溪现在的情绪确实是很不好,他这几天是去调查林惜了。

    他从众鑫立离职之后,有人发了一张林惜和一个男人的照片,那照片上的男人显然不是他。

    他失忆之后,很多事情都记不住,所以人脉就只有辛可豪。但之前因为辛可妍的事情,他和辛可豪之间,算是彻底闹翻了。

    他只能亲自去查,但是能够查到的消息并不多。

    有人可以隐瞒的消息,他连林惜是哪里人都查不到。

    后来他想起那一天陪她去寺庙,遇到的那个男人,他没记错的话,那个男人叫她陆太太。

    陆太太。

    他辗转找到那个人,偷偷去了一趟A市,但是很不巧,那个人出国了。

    后来他又收到第二封匿名的信,林惜的身份被曝光,她是A市陆言深的妻子。

    他调查过陆言深,却发现陆言深的消息藏得更深,他本来想在A市继续查下去的,第三封匿名信又来了。

    上面只有一个消息,林惜准备走了。

    接到这个消息,他连夜坐飞机回来的,看到她还在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憋着一堆的事情,他从很久前就开始怀疑的事情。

    他喜欢林惜,想和她结婚的那种,并不是简简单单地当一个豪门贵妇的床伴那么简单。

    五分钟一到,门被打开,林溪走到沙发上,捏了一根烟。

    林惜看到他,抬腿走过去,爬上沙发上抱住了他:“林溪,你觉不觉得我们的名字很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