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28 你知道你爱我就好了

    压在心头的一件大事算是解决了一半,但是林惜也不敢掉以轻心,昨天晚上她顾着自己的情绪,没来得及去问林溪那几天为什么总是外出,还有昨天晚上半夜回来是怎么一回事。

    九月份的阳光还是很好,林惜睁开眼,窗帘被开了一条缝,她眼睛感到有点刺眼,下意识地抬手挡了挡阳光。

    她把这几天的事情理了一遍,决定待会儿问问林溪。

    正想着,林溪就推开门进来了。

    他今天没外出,身上穿着衬衫黑色的运动裤,头发前几天剪了,短了很多,却显得整个人年轻了不少。

    见她已经醒了,他一只脚抬上去放在了床上,双手撑在她的身侧低头亲了她一下:“十点了。”

    林惜抬手勾着他脖子,看着他眼球转了转,“抱我去洗漱。”

    他睨了她一眼,撑在她身侧的双手抬了起来,伸到她的腰下将人抱了起来,就好像是抱孩子一样,林惜双腿夹在他的腰上。

    她低头把脸压在他的肩膀上:“以前冬天的时候我不想起来训练,你就直接把我从被子里面拽出来,用大衣裹着我,然后将我放在浴室里面给我五分钟洗漱。”

    她的声音不轻不重,这样的回忆让她忍不住勾着唇笑了一下。

    林溪很快就将她抱到浴室了,把自己脚下的拖鞋脱下来,让她踩在上面,低头看着她,喉结动了一下:“先洗漱。”

    林惜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看着他走出去,才拿起牙膏牙刷开始洗漱。

    林溪从卧室出来之后拿了包烟去阳台,捏了一根烟放在食指和拇指之间,微微低着头,就这么捏着手上的烟。

    捏断了一根之后他又从烟盒里面拿了第二根,想着林惜刚才的话,他第一次迫切地想要记起些什么,可是很遗憾,他真的是忘得一干二净。

    林惜洗漱完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男人靠在阳台的护栏上,面对着客厅,左手的食指压着烟盒的罩,右手捏了一根香烟。

    那烟已经断了,他食指和拇指就一直戳着。

    他的动作有些快,林惜能感觉到他的烦躁。

    她知道他为什么烦躁,刚开始的时候之所以没跟他坦白,就知道会给他压力。

    林惜抿了一下唇,抬腿走过去,直接抱着他,从他手上把香烟拿起来,看了一下:“你为什么不抽烟?”

    她其实知道,这么问,只是想要让他压力不要那么大。

    林溪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料到她会问自己这样的一个问题。

    黑眸的视线凝聚起来,落在她手上的香烟上,半响,他才开口:“不知道,刚醒来的时候,我什么事情都记不住,有点烦躁,想抽烟,可是当辛总把烟递给我,我要上前点火的时候,却突然之间没了抽烟的兴致了。”

    “可是你不是很烦吗?”

    “嗯,但是抽烟会更烦?”

    她抬头看着他:“为什么?”

    他低头看着她,抬手摸了一下她的左脸:“本能。”

    说着,他顿了一下:“林惜,你以前是不是让我戒过烟?”

    现在这个社会,抽烟的男女都多,女人抽烟都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更别说他一个男人。

    他烦躁的时候确实下意识地想要摸根烟,可是真的摸到烟了,却不想抽。

    她这样几次追问,他多少是猜到了。

    “是啊,我和你一起戒的。”

    她说着,将手上的烟往一旁的垃圾桶扔了过去:“你看,你什么都记不起来,但是该做的事情,不该做的事情,你还是有分寸啊。记不起来也没有关系,反正,以后这么长,你知道你爱我就好了。”

    “我可以把以前的事情都告诉你,所以你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

    他能好好地站在她的面前,她已经很满足了。

    “林惜,我会想起来的。”

    他抬手将她摁到怀里面,说出来的话笃定又坚硬,就好像是当初他跟她说,他会好好活着,和她一起走下去的时候一样。

    失忆这件事情,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是觉得有点荒谬,而在医学上也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方案能够去治疗。

    两个人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林溪没有说话,但是她能够感觉到他的心情不好。

    医生说脑部有淤块刚好压住了神经线,但是做不了手术,只能看那淤块什么时候会散。

    有可能是半年,有可能是一年,也有可能是永远都想不起来。

    林惜其实也不好受,他们曾经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可是现在记得的人只有她一个。

    这种感觉,她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可是她也不能表现出来,跟身旁的男人压力。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林溪。”

    林惜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在他进书房前抬手拉住了他。

    他回头看着她,“嗯?”

    “你这几天,去了哪里?昨天晚上突然之间回来,而且还问我——”

    听到她的话,他眸色冷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有人想挑拨我们,我会把这个人查出来的。”

    林惜点了点头,她也觉得是,如果昨晚她没有先开口,两个人说不定就会直接吵起来了。

    “你不要去书房了。”

    她说着,抬腿走到他的跟前,抬手抱着他的脖子,低头在他的胸口蹭着。

    这个动作依赖性十足,林溪低头看着人,心头都是酸软。

    他空了一只手勾在她腰上:“和我说说从前的事情吧。”

    她怔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

    从前的事情太多了,林惜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来,最后林溪抛出一个问题,然后让她回答。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林惜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说了三个多小时。

    “喝口水。”

    见她停了下来,他弯腰给她倒了一杯水。

    “上次来的那个男人,我也不太了解你们之间的关系,但是你们应该算是很好的朋友。”

    陆言深来A市的事情,她没问过,他也没说过,所以沈寒和他的关系,两个人的过往,林惜完全不知道。

    虽然经过之前的事情,她多少能够猜到两个人之间可能在很早的时候就有过交集了,但她来不及问,他就出事了,所以到现在,她也无法告诉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