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29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林惜断断续续把以前的事情基本上说了一遍,但是韩进的那件事情太复杂了,她说得也不是很清楚,沈寒那边要保密,也不能说,她只能说两个人当时在帮沈寒。

    林溪虽然失忆了,可是他是陆言深的时候有手段有计谋,如今也一样,她一句话,他就大概知道是涉及敏感的事情。

    林惜说得大多数都是两个人好的时候的事情,他其实不太信的,感情再好的情侣也总会有不好的事情。

    但是她不愿意说,他也不逼她了。

    将烟扔掉,林溪走了回去,床上的人已经睡着了。

    她这几天总是盯着他,虽然不说,可他也感觉出来了,自己的急迫已经完全影响到她了。

    他很想记起以前的事情,可是记不起来,也只会让她跟着自己烦躁。

    林溪决定先把这件事情放下来,先查一查到底是在他们的背后搞小动作。

    看了一会儿床上的林惜,他才拿着手机走出房间拨了个号码。

    丁源的号码是林惜给他的,R市他没有人脉,之前被辛可豪可以蒙骗,如今林惜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他要查事情,自然是比以前方便多了。

    对方接得很快,“陆总?”

    “是我,帮我查一件事情。”

    挂了电话之后,丁源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已经半年没有再接到过这个男人的电话了,如今再听到他让自己去做事,虽然还是记不起来,但还是控制不住的激动。

    缓了好一会儿,他才打电话下去吩咐人查林溪说的事情。

    林溪之前在R市没地位也没人脉,钱也不算多,所以当初查林惜才会那么困难。

    但是丁源不一样,他跟着陆言深那么多年,很多事情都是他代陆言深出面的,如今要查林溪说的那件事情,显然易如反掌。

    对方的心思也很缜密,可是做过的事情总是会留下痕迹的。

    事情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查出来了,知道真相之后林溪没说话,挂了电话回头看着在厨房里面做午饭的林惜。

    他摸了摸手机的屏幕,抬腿走进去,从身后抱着人:“林惜,你想回去A市吗?”

    听到他的话,林惜愣了一下,关了火回头看着他:“你想回吗?”

    她当然是想回去A市,可是他失忆了,这个时候回去不算是什么好事。

    “我喜欢跟着陆太太走。”

    陆太太——

    大半年的时间没有听到他这样叫自己了,林惜眼眶一下子就热了,“我对R市不算喜欢,但是我们现在回去并不明智。”

    “嗯,那就留下来。”

    他直接就顺着她的意思说了,林惜皱了一下眉,觉得有些奇怪:“你怎么了?”

    林溪低头看着她,目光有些沉:“林惜,你是风光的陆太太,不应该在这里,被人陷害被人针对。”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他本来是将她护着的人,但到头来却要反过来。

    现在想想,如果不是因为林惜,辛可豪现在可能还在想方设法将他和辛可妍拉扯在一起。

    想到这里,林溪的眼眸顿时就阴戾下来。

    林惜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想什么。

    她挑了一下眉,转头看着他笑得有点怪:“你不觉得,在R市这里,总是有种,偷情的感觉吗?”

    她这算是对那天晚上他突然之间发脾气的秋后算账了,林溪被她看得心头有些热,低头想亲她,却被她偏头躲过,吻最后落在她的脸颊上。

    林惜已经恢复了一本正经了:“好了,林先生,麻烦你出去一下,你在这里完全妨碍了我做午饭。”

    他难得挑了一下眉,环在她腰上的手在她侧腰的软肉上刮了一下:“林惜,你以前也是,喜欢这样的吗?”

    “我哪样了?”

    她把刚才关了的火重新打开,抬手又开了抽油烟机。

    “撩起火了就跑?”

    他说着,低头在她的耳朵上咬了一下:“嗯?”

    林惜颤了一下,连忙拉开他在自己腰上的手:“我锅要焦了!”

    “饭后再算。”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退了出去。

    林惜抬手摸了一下脸,林溪就算把所有事给忘了,偏偏在跟她计较的这一点上,他还是一成不变。

    以前也是这样,她但凡起了一点儿的坏心撩拨他,回头非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想到他刚才那个眼神,她拿着锅铲的手都抖了一下。

    一顿饭吃得十分的安静,林惜把东西收拾好之后,他刚好打完电话,回来看了她一眼:“你之前一天到晚在屋里面做什么?”

    “弹钢琴,抄一下佛经。”

    她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时候,就是那两个多月,她给他做吃的,他一口都不尝的两个月。

    “我听过你弹钢琴吗?”

    他从背后抱着她,若有若无的吻。

    林惜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好像没听过。”

    “那陆太太能给我弹奏一曲吗?”

    昨天清洁阿姨刚去把她一个月没住的房子给清洁了,林惜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提这个要求,但还是点了点头:“钢琴在隔壁。”

    “嗯。”

    他说着,牵着她就过去了。

    坐在钢琴前,林惜心情有些复杂。

    她想了想,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认真地在他的跟前弹过钢琴。

    她这一辈子,其实对很多事情都很寡淡,唯独陆言深和钢琴。

    可是后来她的手被童嘉琳伤了,平时弹弹还可以,可是表演,是已经不可能了。

    “在钢琴房。”

    她当时买下这个房子的时候没做什么改动,只是把书房弄了两个部分,将钢琴放了进去。

    “你可以坐在那里。”

    她坐在钢琴前,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沙发。

    林溪眼眸动了一下,抬腿走了过去。

    小沙发比较小,本来是双人的,他一个人坐下去,就占了三分之二。

    林惜试了一下音,然后才开始弹。

    她弹的是《我等候你》那段时间自己在这房子里面等他的时候弹得最多的就是这一首曲子,很温和却又带着几分力量的曲。

    林溪看着她,坐在钢琴前的林惜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她就好像是属于那架钢琴的一样,就连是他,都没办法将她从里面拉出来。

    不到五分钟,林惜将最后一个音弹出来,一回头,就发现林溪正看着自己。 “林惜。”

    他叫着她,然后站起来一步步地走到她的跟前。

    那双黑眸里面映着她,就好像烧起了一团火一样,林惜觉得自己被他看得有点热:“怎么了?”

    她的手指不小心压在钢琴上,发出了清脆的一个音。

    林溪这时候已经走到她的跟前了,双手压在钢琴上,压出了好几个音,低头几乎抵着她的额头:“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嗯?”

    “你弹钢琴的时候,我很想上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