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31 我们回A市吧

    “陆总,陆太太?”

    迎面而来的人不是谁,正是最近R市风头正猛的辛可豪和一年多没见的邓瑞生。

    林惜对邓瑞生这个人的看法,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大概是因为当年童嘉琳的事情,虽然她有些同情邓家碰上了童嘉琳那样的女人,可是说到底,邓瑞生也未必就是那么清白。

    丁源说邓瑞生和陆言深的关系不是很好,邓瑞生在陆言深的手下吃过不少的亏。

    如今在异乡狭路相逢,一个失忆了,一个看起来,似乎意气风发,而且还跟辛可豪站在了一起。

    林惜脸色有点冷:“辛总,邓公子,这么巧?”

    辛可豪只是应了一句:“确实。”

    “之前听说陆太太来R市礼佛,后来又听说陆总在这里,我原本以为是谣言,现在倒也有些意外。”

    他这话是对着林惜说的,但很快,他视线就落到林惜身边的林溪身上了:“陆总,当初你出事,我爸还说天妒英才,现在看到你没事,我爸想必会很开心的。”

    林惜抿了一下唇,手心却被林溪捏了一下,下一秒,她就听到身旁的男人开口:“邓市长真是有心。”

    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不冷不淡,周身带着一如既往的冷,气势还是跟从前一样的压人一头。

    邓瑞生顿了一下:“我听说陆总失忆了。”

    林惜一听就觉得对方来者不善,她不禁皱着眉,但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说话只会让林溪陷入更加不好的境地。

    她没接话,耳边传来男人寡淡的声音:“邓公子你倒是挺喜欢听八卦的。”

    他说着,眼皮动了一下:“我和林惜还有事,就先走了。”

    话落,他也不管邓瑞生还想说些什么,牵着林惜率先走出了酒店。

    看着渐渐走远的两个人,邓瑞生侧头看着辛可豪:“辛总,陆言深他看起来,可不像是失忆了啊。”

    辛可豪皱着眉,也觉得林溪两个月没变,可是整个人的气场却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怎么说你呢,林溪之前也不是个容易服人的,一般人说的话他也不会听,就算是他直接给他下命令,他的态度向来都是很冷漠的,有时候甚至一个眼神过来,那里面分明是压着情绪的。可是到底他还是收敛着,就好像是被藏在了剑鞘里面的剑,伤不到人。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他周身的气场打开,一言一行全都是明面上,剑锋凌厉,分分钟就被他伤得头破血流。

    “我这两个月都没有再跟他接触。”

    两个月能发生的事情不少,陆言深真的恢复了记忆,也难说。

    邓瑞生垂了垂眼眸,抬起头却是笑了一下:“辛总,我们进去吧,关于这一次的项目,我还是要再了解一下。”

    辛可豪点了点头,他今天主要来是和邓瑞生谈生意的,可是看到陆言深和林惜,他心情有点复杂。

    如果陆言深真的是恢复记忆的话,那么他之前做的事情……

    辛可豪皱了一下眉,到底是没有再继续想那么多,跟着邓瑞生往酒店里面走进去。

    从酒店出来,一直到上了车,林惜才开口:“你……”

    林溪猜到她想问什么,直接开口:“我让丁源给了我一份资料,基本上和我有过来往的人都在那份资料里面。”

    林惜点了点头,怪不得他刚才气势那么压得住,邓瑞生分明是被他三言两语就打得说不出话来了。

    “林惜。”

    R市已经入秋了,林惜刚洗完澡出来,听到他叫自己,眉头动了一下,抬腿走了过去:“怎么了?”

    “我们回A市吧。”

    他们不可能一辈子都在这个地方的,他和林惜两个人之间都还没有一场婚礼,如果他想不起来,就在这里的话,这对林惜太不公平了。

    他不是第一次提这个问题了,林惜拒绝过几次,但是今天晚上碰到邓瑞生。

    邓瑞生和他之间大的恩怨没有,但是也没有必要再在这里了,毕竟今天之后,估计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她沉默了一下,半响后才点头:“好。”

    “别怕。”

    他把丁源给的资料全看了,自己在A市确实树敌不少,现在失忆了,确实很热容易让人乘虚而入。

    可是他向来都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就算失忆了,也能知道自己在A市能拼到那样的地位,先发制人很重要。

    不过他向来都是步步为营,失忆前是这样,失忆后也不会变。

    虽然决定要回去A市,但是具体还是要先跟丁源那边商量好。

    达思见陆言深不在,丁源又是一个拿着令牌的副将,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内乱,是因为陆言深的余威还在。

    上周丁源就打电话给他说过,达思的高层开始联手造反了,林惜有股权没有实权,就算马上上任,行事也不免被人诟病。丁源跟在陆言深身边这么多年,办事能力自然不差,可是他在股份上并不多,林惜把权交给他,自然有人不满。

    熬了七个多月,终于有人要坐不住了。

    这算是林惜答应回去A市的其中一个原因,无论是达思还是正益,都要陆言深露面。

    这段时间达思和正益的股票先后在乱,很明显背后有一只手在操纵。

    敌在暗,我在明,他们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做了决定之后,林惜也不想那么多了。

    她在这座城市没有什么归属感,唯一最大的感触就是让她在这里重新找回陆言深了。

    房子和车子都处理出去了,两个人低调离开R市。

    十一月初的A市已经开始冷了,林惜刚下飞机,就哆嗦了一下。

    陆言深摸了一下她的手,将人用风衣罩着一路带上了车。

    丁源早就已经安排好车子在外面等着了,车里面开了暖气,林惜进了车里面才被他放开。

    “陆总,陆太太。”

    丁源在前座,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林惜点了点头:“辛苦你了。”

    这三个字,不仅仅是因为他来接他们,而是这七个多月,无论达思还是正益,都是丁源在帮忙撑着的。

    她也很想帮忙,可是陆言深找不到,她连看文件都看不进去。

    整个人好像废了一样,如果不是丁源,或许她和陆言深回来,这一切,说不定已经易主了。

    丁源看了一眼陆言深,男人一如既往,眼神淡薄,波澜不惊的一张脸上从容不迫。

    他觉得喉咙有些发紧,半响才挤了一句话:“我应该的。”

    陆言深没说话,他什么都记不住,感情自然不同林惜和丁源两个人。

    车子缓缓地启动,很快就上了机场高速。

    林惜昨晚没睡好,车子开出机场之后就开始靠在陆言深的身上睡了。

    “林惜?”

    被叫醒的时候,她还以为到了,一睁眼却对上陆言深冰冷的双眸:“有车子在追我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