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34 你好好生气

    “对不起。”

    在陆言深的字典里面,这是最苍白无力的三个字。

    可是到头来,他却一次又一次地无能为力,自己捧在手心上的女人,一次次地承受着他这样的苍白无力。

    林惜这一次是真的崩溃了,从他出事到知道他失忆再到如今,那些夜深人静的痛苦和委屈,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坚持下来的。

    “对不起,你当初答应过我什么的,你难道就从来都没想过我能不能活下去的吗?还是你觉得,我拿着那几百亿,轻松找小鲜肉,你还挺欣慰自己提前预算好了?”

    几个月前她也在他面前崩溃地哭过,可是那时候的陆言深什么都记不得,她就算再委屈再奔溃,也始终记得他什么都记不住。

    她从来会说话,在他跟前牙爪都被压着了,口齿再伶俐,也没敢骂他半句。

    可是如今错的人是她,她根本就不会再想那么多了。

    “陆总你这么牛逼,哪里用得着说对不起啊!”

    她说着,抬手就将人推开。

    陆言深愣了一下,她已经动作迅速地跑进去浴室了。

    “嘭——”

    浴室的门被她关得巨响,他坐在床边,看着那紧闭着的浴室门,眉头动了一下。

    门刚关上,林惜就忍不住靠在门后一点点地滑下去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她双腿曲着,手紧紧地环着自己,咬过陆言深的牙现在正紧紧实实咬着自己的膝盖。

    她是真的怨他,那几个月,答应过她的一件事情都没有做到的。

    陆言深洗漱完上来,发现林惜还在浴室里面,不禁皱起了眉,抬手敲了敲门:“林惜?”

    没人回答,他脸色不太好:“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

    这时候,门里面才传来她有些沉闷的声音:“我洗漱。”

    他听出来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腔,也没有多说,抿了一唇,然后走出去了。

    林惜走出去的时候洗了脸,眼睛却还是有些肿的。

    他看了她一眼:“林惜,我们要去股东大会。”

    “嗯。”

    她看了他一眼,态度很平淡,然后径自越过他走出去了客厅。

    早餐是丁源安排的人送过来的,早上九点的会议,陆言深昨天晚上必定是那那些人的心思都挖了一遍。

    他喜欢看他们狗咬狗,更喜欢在最后一张网全收了,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所以林惜知道他们现在不急着去达思那边,但是她吃得并不慢。

    林惜不开口说话,饭桌上就安静得过分,这样诡异的氛围一直持续着。

    她吃了早餐之后就回了房间开始化妆,陆言深看着她默不作声离席,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这一次有点棘手了,陆太太生气了。

    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圣人,性格又比寻常人都要强一些,两个人凑到一起,更多的是林惜让步,她对他一直都是崇拜又包容。

    他因为自己喜欢,林惜身上的一些小习惯他也都纵容忍着,一直走过来,其实大家都有在互相包容迁就,在这中间寻求一个最好的平衡点。

    索性他们也都是聪明的人,各自都能够做出退让,所以相处起来越来的默契自然。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们也不是没有真的没有闹别扭吵架的时候。林惜是女人,心思向来就细腻,她也有和他闹脾气的时候,可是真的要算得上生气,陆言深记忆中,大概就只有他们都还在互相试探克制的时候。

    但那时候不一样,他不想往前一步,她迫切地想要往前,所以她处在劣势。

    而现在,陆总觉得接下来还能够引起他极大兴趣的,大概就是和陆太太生个孩子当人生赢家了。

    但是现在陆太太生气了,这事情不是小事。

    林惜生气跟其他女人生气不一样,她不吵也不闹,陆言深问话她也会回答,只不过很明显让人没有办法往她身边靠。

    她会抗拒,这抗拒不是简单的动作抗拒。

    就好像现在,她知道他待会儿有一场好戏要演,所以自己换上了好看的衣服也化了个精致的妆容,面上做到百分之一百。可是男人的手伸过来的时候,她直接避开捉着自己的包包,无声地拒绝了陆言深牵她的手。

    陆言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空了的手,食指动了动,脸色不太好,林惜已经走到电梯口了,他只能抬腿跟上去。

    “陆太太。”

    他开口叫她,这样的称呼让林惜听着他在让步讨好。

    她微微侧过脸看着他,态度很凉薄:“陆总有什么要提前说的吗?”

    公事公办,她就只给他撑着模范夫妻,别的暂时不想说。

    陆言深眸色沉了沉,伸手抱着她的腰:“我们回去谈谈。”

    林惜不为所动:“九点了。”

    会议已经开始了,这个时候过去差不多九点半,丁源动作快一点的话,他们刚好接上出场就对了。

    “谈完再说。”

    他也很固执,半抱着人半拖着要往回走。

    林惜皱着眉,抬手摁着他扣在自己腰上的手,“陆言深!”

    她的声音有些高,显然情绪很不稳定。

    他停了下来,低头看着她。

    大概过了三秒,传来电梯开门的声音。

    陆言深微不可稳地叹了口气:“你好好生气。”

    听到他的话,林惜差点没忍住抬腿踹他一脚,就没听过有人叫老婆好好生气的!

    她没说话,推开了他的手先走进了电梯,陆言深跟在她身后,也没有再对她“动手动脚”了。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达思的门口。

    林惜解了安全带从车上下去,没先抬腿往里面走。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绕过去牵着她,她只是动了动,但也没有挣掉。

    她生气归生气,这个时候是同仇敌忾的时候,林惜这点面子还是给陆言深的。

    23楼的高层会议室,丁源已经被几个股东逼到脸色发青了。

    “……不管怎么说,丁源你不可能一直都代替陆言深,他现在出事了,我们都知道,我们达思已经等了他七个月了,难道还要我们继续等下去吗?这段时间达思小事不断,如果不真正让一个有说服力的人接管,外面的人怎么看我们?”

    振振有词的李有田矛头直指丁源,他有这样的底气并不是没有任何理由的。毕竟达思的股权其实很集中,陆言深不喜欢被人左右,所以他自己手上就拿了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达思做到这么大,一直没有上市,这也是为什么陆言深只是在A市横着走而在全国内并不算很出名的原因之一。

    李有田自己手上就有百分之十五股份,陆言深出事之后有几个小股东怕事,就把手上的股份都卖了,他现在手上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算得上是陆言深之外最有话语权的股东。

    陆言深不喜欢裙带关系,达思的股东拿着股份向来都没什么话语权,人到了年纪,除了喜欢钱,更喜欢权。

    陆言深两次出事,李有田这个时候站出来,呼声自然高,毕竟陆言深的做派,股东早就心生不满。

    毕竟没有多少人真的就想只拿着那点儿股份就这么等分红,达思这么大一个公司,陆言深却半点权都不放,今天的会议可想而知了。

    丁源坐在那儿,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李有田,视线又往其他的股东身上走了一圈:“我想知道,这是李总的意思,还是大家的意思?”

    “这个虽然是李总的意思,但是很显然,也是我们大家的意思。丁源,你这些年为了达思劳心劳力,我们是不会亏待你的,但是现在陆先生和陆太太都出了事,你不应该——”

    “吱——”

    赵志伟的话还没有说完,会议室的大门突然之间被推开。

    听到声音,在场的人都下意识地往门口那儿看过去。

    看到门口处站着的两个人,赵志伟只觉得浑身都是冷的,他手抖了抖,连自己刚才说的是什么都记不住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