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35 陆太太,我欺人太甚了吗?

    门口处的陆言深一只手牵着林惜,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面。

    因为昨天的那一场车祸,他额头上被贴了一块纱布,一双黑眸如同巡视猎物一样对着那椭圆形的会议桌边沿坐着的十几个股东看了一遍,脸上的表情如冰一般,一身黑色的西服更是让他的冷意不断地往外渗。

    会议室突然之间就安静了下来,没有人说话,偌大的会议室,这个时候,谁的呼吸大一点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这样的气氛将近持续了半分钟,直到陆言深开口:“赵总,你的话没说完吧?继续说吧。”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但却足够让会议室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林惜往里面走。

    有人已经在一边上加了位置,原本坐在主位上的丁源想要起身将位置让给陆言深的,但是却被他用眼神止住了。

    赵志伟从看到陆言深的时候脸色已经很不好了,现在一张脸惨白惨白的,今天这么冷的天气,他额头却沁满了汗水。

    陆言深一直看着他,他不说话,他也不开口。

    底下的手捉着林惜的手在习惯性地把玩着林惜的手指,另外一只手手指抵着丁源助理递过来的所谓“倡议书”,翻了两页,他的动作就停了下来,食指隔着那倡议书敲着桌面。

    会议室从陆言深进来之后气氛就处于一个高冷的僵硬状态,赵志伟额头上留着汗,他的手发颤,就连抬手擦汗水都不敢。

    陆言深从来都不是个有耐心的,等了不到两分钟,他敲着桌面的动作停了下来,黑眸一动,视线离开了赵志伟,落在李有田的身上:“李总,我和我太太出事了,我们居然不知道,你倒是挺了解的。”

    他的话一出,在场的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虽然在场十个人有九个人是想陆言深和林惜两个人出事,但是大多是都是只敢想不敢做的。

    昨天的事情,陆言深一问就问出来了。

    事情当然不是李有田做的,他还不算傻,但是跟他李有田也脱不了关系。

    李有田一直处于陆言深压制下,这些年对他早就已经有了下意识的害怕。

    陆言深这个人,手段狠不说,还锱铢必较。

    听到他现在提自己的名字,李有田人哆嗦了一下,但到底比赵志伟好了一点:“陆总和陆太太没事,我也放心了,陆总放心,有人在我跟前挑拨我和陆总的关系,我一定把这个人找出来!”

    “好啊。”

    陆言深话接的太快了,李有田愣了一下,完全就没有反应过来。

    他刚才的那一番话很明显是托词,话是谁说的,陆言深不知道,李有田更不会那么傻说出来。

    而且重点根本就不是在谁说陆言深出了事,而是他们居然借着这个由头想要“谋权篡位”。

    既然有贼心,就应该有贼胆,现在模糊重点,还尝试转移焦点,这个李有田也是个怂货。

    陆言深看着他,接了那两个字之后他就不再说话了,一直等着李有田再开口。

    “李总,这个人居然敢捏造这些事实,确实是太可恶了,人你必须要找出来,别说陆总不放过他,我们也不可能就这样放过他的!”

    陆言深没有出现前,那些墙头草自然是倒向李有田的那一边的,不然他也不会在这几个月的时间内就膨胀成这个样子,以为自己能够把陆言深一手一脚建起来的达思抢到手上。

    陆言深从二十岁那一年开始创办达思,他能够在达思说一不二,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么些年,达思多少难关,他都是自己咬着牙撑过去的。

    李有田这些人当初砸了些钱,现在看到达思起来了,陆言深让他们继续吃着分红还不安分,如今还想上天,也不看看自己能不能上去。

    达思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早就到了上市的要求了,不过陆言深没有那么伟大,也没有那么多心思管,他向来都是利益为上,名声如何也不在乎。

    这几年达思名下开拓了好几个新产业,年利润更是年年都涨起码二十个百分点。

    他留着这些人吃分红对他而言已经算是仁慈了,现在他们不知足,他现在可不会再仁慈了。

    这个世界上,他偶尔一次高台贵手已经算是奇迹,这样的奇迹能变成常规,除了在林惜身上,别的人自然不可能的。

    可惜有些人就是看不明白,非要人把真相撕开了,他们才看到里面的鲜血淋漓。

    有一个人开口了,其他人自然也不是傻的,他们都是小股东,手上拿着几个点,每年分几千万已经很知足了,哪里有李有田那样大的心思。

    “方总,你——”

    李有田指着刚才开口的方总,脸色青得十分难看。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说话站在陆言深的边上,他的脸色就不是青了,而是白了。

    他看着陆言深,那双黑眸除了一片冰冷是,什么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李有田觉得后脊在不断地冒着冷汗,他的手指也在发凉。

    “嗤——”

    陆言深在外人面前很少有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他这一声冷嗤,在场的人心都提了起来。

    果然,下一秒,他们就听到那个男人如同地狱阿修罗一样将他们裁断:“头不用倒了,收起你们那点把戏,达思是我陆言深的,十八年前是我一个人的,十八年后,更是!”

    他一番话,在场的人心都直接沉了下去,“陆总,你别误会,我们——”

    “人带进来。”

    他完全不听,对着身后的人说了一句就没有再说话了。

    会议室里面的人开始坐立不安,陆言深微微低着头,他们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就那露出来的几分线条,都是刻着冷意的。

    而这个时候,坐在陆言深身边的林惜就显得温婉许多了,有人开始把目光落向林惜的身上:“陆太太,您一定要跟——”

    只是可惜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会议室的门又一次打开,几个人被压着走进来,场内的股东面色各异。

    “我昨天刚回来A市就出了车祸,既然你们这么喜欢给我惊喜,那我也给你们惊喜好了。五千万一个点,你们手上的股份,我限你们三天之内,全部给我吐出来!”

    他用的是“吐”字,场内的人脸色都白了。

    李有田更没想到,他今天是要把自己送“上位”的,现在位没上去,还要被逼着把手上的股份拿出来。

    他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得罪陆言深有什么后果,直接拍了一下桌子:“陆言深!你不要欺人太甚!”

    “气人太甚?”

    陆言深重复了一下他的话,然后侧头看向林惜:“陆太太,我欺人太甚了吗?”

    林惜看了他一眼,笑得很温婉:“我觉得五千万一个点有点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