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37 你再不开门,我就把门砸了

    “林惜。”

    太阳穴处的按摩没有了不说,林惜还突然之间起来默不作声就走了。

    陆言深下意识开口把人叫住,可是林惜哪里会理会他,她抬腿直接就往楼上走,进了这么多年都没进过的副卧,“哐”的一下就把门给关了。

    陆言深听到声音,下意识地皱了一下眉。

    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但是林惜生气了,这事情很明显。

    他抬腿走了上去,想要进去问个清楚,却发现林惜把门关得十分的紧。

    陆总难得想起这副卧是有备用钥匙的,在书房那里。

    他迈着大长腿去书房拿备用钥匙,结果发现一直放在抽屉底下的备用钥匙不知道什么时候长腿跑了。

    钥匙当然不会自己长腿跑,她在陆言深说恢复记忆的第二天她就有了要跟他冷战到底的想法,所以一大早洗漱完就去书房把钥匙给先放进来了。

    陆太太一向都是顺着陆总来的,陆言深就算知道她生气,也不知道她会来这么一出。

    “林惜?”

    他敲了一会儿门,里面的人就好像没听到一样,一声都不吭。

    事实上,林惜抱着衣服进去浴室洗漱了。

    她衣服也放了些过来,她本来就生气,只不过那口气因为他身体出了状况,所以才不得不硬生生憋着。

    可是现在知道,身体不舒服也是他拿来诓自己的,林惜觉得自己那口气掉得不上不下,浑身都发颤。

    她不是矫情,只是那几个月,自己每天半夜都会被他从崖边被韩进拉着摔下去的一幕惊醒。

    她所有的底线就是他好好的,韩进根本就不会杀她,可是他根本就不听她的!

    他什么都迁就她,可是真的到了大事前,他从来都是打着为她好的名义自己往前冲。

    他从来都不想想,她那么努力地每天五点多起来跟着他去跑步跟着他去训练是为了什么。

    难道她林惜就只能永远地站在他的身后等着他来帮她挡走所有的子弹吗?

    委屈、生气、不甘,林惜这一回是真的没有那么容易就把气给消下去。

    她刚洗完澡出来,就听到门外传来陆言深的声音:“林惜,你再不开门,我就把门砸了。”

    她擦着头发的动作顿了一下,走到门口半米处:“你喜欢砸就砸,你要是砸了,我以后都在琴行睡。”

    陆言深等了十分钟,总算听到人声音了,却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是这样的冷淡。 “林惜,我们谈谈。”

    “我不想跟你谈,等我冷静完了再谈。”

    他一堆的歪理,真的要“谈”起来,她轻易就被他给糊弄过去了。

    门外的陆言深没再说话,林惜抿了一下唇,心烦气躁地往回走。

    这个晚上林惜睡得很不好,其实从陆言深出事的那一天之后,但凡他不在她身边,她晚上都睡得不怎么好。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醒过来了,林惜摸了到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觉得有些头疼,干脆不睡了,换了一身的衣服,打算下楼跑步。

    她刚拉开门走出去,就看到换了运动服坐在沙发上的陆言深。

    听到她下楼,他起身走过来:“林惜。”

    “别碰我。”

    她说着,避开了他的手,把帽子往上一兜,塞了耳机,拉开门走出去。

    林惜轻易不发火,发起火来轻易不能好。

    陆言深回来A市,达思和正益他都得去压一下,更别说达思一周前还闹得有点热闹。

    陆言深把控下,达思的股东就算是想往里面塞人也困难,但也不是塞不了人进去的。

    李有田到现在都还拿着那二十的股份不愿意松手,他是陆言深之外达思第二大的股东,前几年陆言深刚好把正益收购了,达思这边大半都给丁源管着,除非大事,他一半都是在正益那边收拾残局。

    那段时间开了一个空子,李有田就钻了,插了几个人进来。

    不过他到底也是怕陆言深,人是插进来了,但也没敢放在太明显的位置。

    但几年下来,李有田的人爬得自然快。

    达思总部在A市,旗下更有影视、商场、服装、化妆品四个方面的子公司。

    其中一家在C市的影视公司这几年的发展势头很猛,李有田趁着陆言深前段时间出事情,丁源分身乏术,愣是把总部一个他的人调了过去,这半年的时间,那人从中捞的油水可想而知。

    丁源一直都知道,只是他本来就是代理的,陆言深没回来前,达思的那些老东西都想动他。

    股份虽然在林惜的手上,但是陆言深不在A市,林惜身上拿着这么多的股份,他怕那些老东西动林惜,所以当初林惜说去R市礼佛的时候,他其实还是松了口气的。

    他深知短时间内是动不了李有田那些人的,所以一直搜集证据,想等时机成熟了他一个一个地端。

    而现在陆言深回来了,他直接就把手上的东西递交上去了。

    李有田派到万星互娱的人不是谁,正是他的私生子李志宏。

    李志宏跟李有田十足的性格,为了钱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不过半年的时间,干出来的事情,随便一件都够他在里面蹲个十几二十年了。

    陆言深向来雷厉风行,直接就拿李志宏开刀,上亿的贪污,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李志宏还在温柔乡就直接被人捉走了。

    李有田得知消息的时候手机直接就摔烂了,摸了摸自己的手掌心,发现上面全都是汗水。

    他其实还是怕陆言深的,陆言深做事情,根本就不留情面。

    这么大的一笔数目,陆言深要起诉李志宏,判刑可想而知。

    而这不过是第一步,李有田小儿子今年刚高考完,就几个月前高考完醉驾出了事,但是却被李有田拿钱压下去了。

    陆言深什么都不多,钱最多,论砸钱,谁都砸不过他。

    李有田花了三百万把事情断的事情,丁源直接给了那家人五百万,只说让他们去告李有田的小儿子,律师和钱方面都是陆言深负责。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李有田想要把小儿子送出国,丁源早一步就把人截下来了。

    李有田小儿子的事情还没有过去,他大女儿老公贪污的事情又爆出来了。

    接二连三的,就好像连着一起放的鞭炮一样。

    李有田直接被气得进了医院,丁源带了人去“慰问”,李有田知道自己再拽着那股份不放,陆言深分分钟把他逼得家破人亡。

    不过半个月的时间,李有田最终以每点三千万的价格把股份“还”给了陆言深。

    自此,达思完完整整属于陆言深一个人。

    他打算今天晚上跟还在跟自己冷战的林惜好好谈谈,却发现林惜不知道今天从A市飞去R市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