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38 陆太太离家出走

    林惜是接到大师的电话才回去R市的,大师说她今年还有一个劫没过去。

    她上个月回A市的时候,刚好大师出去授课了,所以没能亲自去向大师辞行。

    佛这个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

    大师说给她串佛珠保平安,但是万事天定,今年她都不能放松警惕。

    她刚从山上下来,就看到站在台阶上直直看着她的陆言深。

    她其实不是故意不告诉他飞来R市的,只是前段时间他们一直冷战,应该说是她个人单方面在冷战。而陆言深又忙着对付李有田,还有正益那边闹出的新药试药出了问题的传闻,她猜想他没时间陪她过来,所以打算自己过来几天就回去。

    却不想,她刚来,他后脚第二天就跟着到了。

    这些天陆言深对她跟从前一样,不过她态度冷淡,一直不愿意跟他和好。

    开始那几天的时候陆言深倒是没什么,后面倒是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招数,居然学会跟她道歉了示弱。

    想到这些天,她不禁睨着他笑。

    陆言深看着眼前的女人,上前将人牵着,手微微用力往她手背上一摁:“午饭吃了没有?”

    林惜见他脸色有些硬,原本以为他会生气,结果却跟往常一样问了这么额一句话。

    她不禁愣了一下,“我吃了斋饭。”

    “我没吃。”

    他说着,牵着走到车边。

    林惜系好安全带,侧头看了他一眼:“陆总昨晚没睡?”

    他也侧头看了她一眼:“陆太太离家出走,你觉得我有心情睡?”

    她走的时候还有点生气,现在冷静了一点,情绪平静了许多,也知道自己理亏。

    林惜紧了紧自己的手,倒是没有说些什么。

    两个人都在这里生活过几个月的时间,也算是了解,陆言深将车子停在他们以前住的小区的商圈附近,挑了一家西餐厅。

    林惜吃过了,所以只要了一个蛋糕就没多点了。

    等餐的时候,林惜原本以为他会说些什么,结果陆言深只是坐在她对面,左手搭在桌面上曲手翘着,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始终没说话。

    林惜扛不住他这样的注视,而且这半个多月,她早没气了。

    她忍着半个月没有跟他亲近,自己也不好受,习惯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以前她总是喜欢亲他抱他,偶尔撩拨他,这半个月,她手都没给他牵,晚上睡觉的时候更是痛苦。

    她一个人的冷战,与其说是折磨陆言深,更不如说是折磨自己。

    可是她一向都是执拗,钻进了死胡同里面怎么都走不出来。

    大师突然说她今年还有一劫,林惜哪里有心情再去冷战,她现在总觉得当初韩进的事情好像没完。

    可是沈寒那边都已经说了,整个案子已经完全落幕了,档案都已经封起来了。

    她想着事情,连陆言深看着自己的眼神变了都不知道。

    一直到他吃完,林惜想上个洗手间,就让他先去结账,自己去洗手间。

    她已经回去A市一个多月了,R市这边的事情,林惜根本没怎么关注。

    所以,再见到赵琬婷的时候,她有些诧异。

    赵琬婷同样诧异,她成了全城的笑话,黄家废了不少的钱才把那件事情压了下来。

    可是哪里能完全压下来,上流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她的那件事情,早就已经传开来了,不过是碍于黄家的面子,没在她跟前说而已。

    辛可妍出国了,赵琬婷找不到人,只能把矛头指向林惜。

    但是等她找林惜的时候,林惜人也不见了,好像突然之间人间蒸发了一样,她怎么找都找不到。

    她愤愤不平了一个月,整个人因为这事情暴躁蛮横,现在看到林惜,压着的怒火和屈辱一下子全都冒了出来了。

    刚好一旁有服务生收拾了餐具经过,她伸手就去抢,抢过来直直就把托盘对着林惜扔了过去。

    林惜动作太快,衣服还是被一些残汁沾上了。

    因为今天她是去寺庙,所以身上穿得很朴素,一整身下来,都是浅肤色。

    “你还敢回来R市,林惜!”

    赵琬婷上前想要捉林惜,刚才那一下动静已经不小了,这个位置离着门口也不远,在门口的陆言深一眼就看到了。

    她手还没碰到林惜,林惜就被陆言深拉到怀里面了。

    赵琬婷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阴戾的黑眸。

    她觉得从前见林溪的时候都没这么恐怖,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他的眼神似乎能把她撕了一样。

    “林,林溪——”

    陆言深完全没有看她,视线落在怀里面的林惜身上。

    幸好十二月的天冷,林惜穿了一件大衣,残汁落在大衣上,因为衣服颜色是浅的,所以十分的打眼。

    他抬头看了一眼赵琬婷,倒是什么都没说,牵着林惜直接走了出去。

    他们本来就在商场里面,陆言深直接就带着林惜进了一家女装店,选了一件浅白色的大衣,把她原本的那一件换了下来。

    结了账之后,陆言深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店员看到林惜换下来的衣服,翻了翻牌子,脸色变了一下,连忙抱着衣服追了出去:“小姐,你的衣服——”

    陆言深正在打电话,林惜伸手接过,“谢谢。”

    她刚说完,陆言深就把衣服拿过,往一旁的垃圾桶直接就塞了进去。

    店员看到,砸了砸嘴,只觉得有钱人的世界她真的不懂。

    那可是几万的衣服,说扔就扔……

    林惜知道陆言深是洁癖,看不过去那残汁,也没有说什么,任他牵着就往前走。

    两个人都是临时过来的,林惜昨晚是住酒店的,陆言深的行李直接是寄放在她的酒店。

    现在带着人回去,取了行李就直接带着林惜上去房间。

    林惜也不奇怪,反正她过来这边,丁源不可能查不到的。

    刚进酒店,她人就被陆言深压在门板上亲了起来。

    她双手被他拉起来压在门板上,嘴被堵住了,一个字都哼不出来。

    也不知道陆言深忍了多久,那吻就好像恨不得把她吞到肚子里面去一样,她的唇被他吸着又麻又疼。

    林惜抬手推着他,“唔——陆——!”

    他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一下比一下狠,原本是两只手各扣着她的手的,现在空了一只手,只用右手按着她的双手,左手扯着她的大衣。

    冬天穿得多,林惜大衣里面还穿了一件低领白色毛衣,他直接就从最底处翻上去。

    林惜只觉得视线一黑,毛衣就从她的身上直接被脱了下来。

    “陆言深,我——”

    身下的牛仔裤也被他解开了纽扣,林惜刚说话,他低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

    陆言深凶狠起来,她怎么叫唤他都是不听的。

    嘴上的吻不断,手在她的身上揉捏着,被抬起来的时候,林惜下意识就勾住了他,身下的难耐让她忍不住动了一下。

    他将她压在那门板上,一边亲着她一边往里面挤。

    两个人一个多月都没有这样亲近了,林惜微微抽了口气,他突然往后一撤,不等她反应,就紧紧地往前一冲:“还分房睡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