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39 听话,陆太太

    林惜被他这么一撞,只觉得整个人都是麻的,原本扣在他肩膀上的手忍不住收紧,刚长出来没多久的指甲掐进毛衣里面,她几乎要哭出来了。

    “嗯?”

    见她不说话,他低下头,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林惜微微吃痛,酸麻感让她脑袋有些空,只是下意识地应着:“不,不了——嗯——”

    他的手伸到她双腿下,抱着人往房间里面走。

    刚跌到床上,林惜忍不住动了动,却听到男人微微抽气的声音,她还没有缓过来,他又一次猛攻。

    林惜发起的冷战终于宣告结束,以双腿发颤的代价。

    陆言深狠起来的时候,一点余力都不留,林惜双腿不动的时候还好,一动就是一阵酸软。

    她皱着眉,翻了个身,正对着陆言深,把大师给她的佛珠转到他的手上:“我知道你不信这些,但是大师特意打个电话让我来取佛珠,总归是一片心意。沈寒说那件事情已经结束了,但是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陆言深恢复记忆之后,自然是把这件事情梳理了一次,整件事情下来,看着好像真的是已经完全结束了。

    可是有一点说不过去,就是“周先生”。

    他从来都没有露过脸,他和韩进交手的过程中发现,韩进虽然行事缜密,对自我保护意识也很强,可是事实上,韩进在他们内部还是很多人知道的。

    这一点和他所知道的“周先生”很矛盾,因为周先生几乎没有人见过。

    而且,韩进由始至终,都没有亲口地承认过他就是“周先生”。

    不过这些他不打算让林惜知道,所以他只是哼了一声:“嗯。”,然后转移了话题:“明天晚上有个饭局。”

    “饭局?”

    林惜不禁挑了一下眉,睨着他笑:“陆总你难道不是专门来找我的吗?”

    他低头看着她,也跟着她笑,低头在她的脸上轻咬了一下:“林惜,我答应你,以后绝对不会再扔下你一个人了。”

    陆言深突然之间扔这么一句话出来,林惜猝不及防,心口被狠狠撞了一下,她抽了口气,眼睛已经红了,低头看着他的胸口:“你出事之前也这么说过的,陆总。”

    她说完,低头隔着衣服咬了下去,牙关一点点地收紧,直到尝到了血腥味,林惜才松了口。

    “消气了吗?”

    听到他的话,林惜抬手抹了一下眼睛,抬头迎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对不起。”

    他哼了哼,低头开始亲她,这时候的吻显然比两个多小时前的吻温和了很多。

    林惜推了他一下,翻身压在他的身上。

    “陆太太还想要?”

    她挑了一下眉,“陆总还可以吗?”

    话音刚落,林惜的手腕就被他捉住了。

    她低下头,侧着脸贴在他的左胸口:“我错了。”

    这一回认错倒是认得快,陆言深用拇指磨了一下她的手腕,没有动她。

    闹了这么久,林惜其实很累了。

    她闭了眼睛,耳边的心跳声很清晰,男人的呼吸声也很清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人完全睡了过去了,陆言深才伸手将人放到床上去。

    林惜觉得空,手下意识地捉住了他的手臂,拉到自己的跟前紧紧地抱着。

    他也不动,只是看着自己的手,半响,抬手将她脸上凌乱的头发拨开,拿过遥控把第二层的遮光窗帘也拉上,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接就睡到了第二天的七点多,冬天的早上没有那么快天亮。

    窗帘拉得紧,林惜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还是黑沉沉的一片。

    她动了一下,身后的人就将她往怀里面扣紧。

    陆言深也醒了,“再睡一会儿。”

    R市半夜下雨了,起来也没办法跑步。

    林惜又睡了一会儿,九点左右才爬了起来。

    房间里面有暖气,但是从被窝里面出来的时候还是感觉到明显的冷意。

    两个人洗漱完刚好早餐就送上来了,林惜刷了一下手机,陆言深在看丁源传过来的文件。

    网上没什么好看的,她干脆下了个小游戏,玩了两个小时,脖子和手都酸了。

    一抬头,发现陆总正在看着她。

    见她看过来,他直接就抬手对她招了招:“过来。”

    林惜对他找小狗的手势有点不爽,眉头挑了一下,没动。

    他手动了动,在桌面上敲了两下。

    “叩——叩——”

    就两下,林惜心却跟着颤了颤。

    她最后还是把手机放下抬腿走了过去,刚走过去就被他拽到怀里面。

    林惜被摁到怀里面,她刚想开口,眼前就多了一份合同,没等她看到是什么合同,陆言深直接就翻到签名的那一页,然后往她的手里面塞了一直钢笔:“签个名。”

    她皱了一下眉,下意识地要去翻是什么合约。

    他也没看着,扣在她腰上的手微微收紧,让她在自己的腿上往里坐了一点,然后靠在椅子上看着她翻合同。

    林惜把合同看完之后,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身后的男人:“陆总,你这是在哄我吗?”

    他低头看着她,眼底有几分笑意:“陆太太是觉得昨晚服务不够好吗?”

    想到昨晚,林惜第一个反应就是腿软。

    她抿了一下唇,收了笑意,把笔往桌面上一放,“我不签。”

    她没见过但凡有点钱都往她身上放的男人,这公司明显前景很好,陆言深却要把他所持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全都给她。

    林惜对他这种行为有很大的心理阴影,想到半年前自己从L市回去A市的时候,丁源告诉她,陆言深把什么都转到她的名下了。

    她当时整个人都快疯了,他这种行为,就好像是明知道自己会出事,在给她铺路。

    虽然他现在好好地在自己的跟前,自己还在他的怀里面,可是林惜一点都不想签名,也不想要光美。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把钢笔又塞回去她的手上,亲手捉起她的手按到签名处:“听话,陆太太。”

    “我——“

    她话还没有说出来,身后的男人就先开口了:“光美两年后会上市,陆太太——”

    他说着,顿了一下,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我说过,你是风光的陆太太。”

    林惜如果签下这一份原始股,光美一上市,陆太太就真的成了风光的陆太太了。

    这百分之二十的原始股,看起来不多,可是公司上市之后,林惜直接就是排的上名的股东了。

    陆言深一向锱铢必较,林惜在R市这段时间被黄家和辛家欺负的,他都会帮她一点点地讨回来。

    “可是——”

    “听话。”

    他又叫了她一次听话,林惜最受不了他这样子。

    刚认识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对他恐惧大于一切,他看着你的时候就足够让你害怕了。

    后来她开始不怕他了,甚至敢反过去撩他的时候,他倒也不恼,只是每一次她固执的时候,他就是这样。

    低头贴着她的耳侧,声音压得比寻常低,开口叫她听话。

    简直就像中蛊了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