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40 我也很疼我的太太

    看到自己的名字签在纸上后,林惜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陆言深将笔抽走,合约被他左手飞快地抽走往一旁一扔,林惜整个人被她抱住。

    林惜本来想跳下去把那合同撕了的,结果他这么一摁,她整个人就倒扣到他的怀里面。

    “这么激动?”

    他看着她笑,显然心情不错。

    陆言深的长相其实还是偏美的,不过他向来都是面无表情,浪费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

    如今看着她笑的时候,林惜也不想管那合同了,抬手抱着他,对着他的唇咬了下去。

    她这习惯,还是被他传染的。

    他也不拦着她,不过陆太太到底还是没舍得用力气,很快就松了口,抬头贴着他的额头:“陆总心这么大,就不怕我把公司卷走了去包养小鲜肉吗?”

    他没说话,只是讳莫如深的黑眸里面多了几分情绪。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最后是林惜败下阵。

    她视线刚转开,他才开口:“你可以试试,林惜。”

    他这话说得风淡云轻,林惜却听得心惊胆颤。

    “小气。”

    她哼了一句,然后推了他一下,从他身上跳了下去,走到一旁把合同拿到手上,翻到最后,视线落在自己的签名上,她最后还是没有撕。

    陆言深说晚上有饭局,达思虽然旗下产业很多,但是在R市倒是没有,所以林惜也不知道今晚的饭局到底是重要还是不重要。

    下了雨之后,R市的冷就换了一个等级,林惜一出酒店门口就感觉到刺骨的寒冷。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将人半抱到怀里面,拉开车门把她推了进去。

    车里面开了暖气,林惜觉得有点热,将围巾摘了下来。

    他们住的酒店本来就在市中心,今晚的饭局倒是不远,车子开了十五分钟后才停了下来。

    林惜下车看到地方的时候愣了一下,这栋小楼,在R市可算出名了,能进去的,有钱不一定行,看来今天这个饭局要见的人也不是个简单的。

    她下意识地看向一旁的陆言深,他刚好低头看她,对上她疑惑的眼神,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牵着她往里面走。

    黄鸿发这几年迫切地想将锦富上市,毕竟黄氏这几年已经越来越不行了,他的几个儿子,都不怎么行,他怕自己进了棺材之后黄家就要倒了,所以一直想要和达思合作。

    可是达思的陆言深这个人脾气太奇怪了,这两年他去了A市好几次,每次见他的都是丁源,每一次都是拒绝。

    原因无他,陆言深不太喜欢参与这种以后会有股权纷争的合作中,他那段时间又刚好接手正益,对锦富根本就没什么想法。

    但是黄鸿发也是厉害,都两年了,都没放弃,好不容易听说陆言深来了R市,他马上去联系丁源。

    难得这一次陆言深没有拒绝,而是答应今晚的饭局。

    今晚的饭局多重要就不用说了,锦富是黄家今后的依靠,要是陆言深能够掺一只脚进来,只要他那几个儿子不傻,紧急地拽住股份,黄家在R市依旧如此。

    他只是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只在传闻中听过的陆言深,居然就是“林溪!”

    更没想到,林惜居然就是陆太太!

    黄鸿发看到两个人的时候,心底直接就一沉,赵琬婷那次的事情,后面虽然被他压住了,可是陆言深什么性格,但凡跟他交过手的人都知道。

    锱铢必较。

    林惜也没有料到今天饭局居然是黄家的人,她有些惊讶,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被陆言深牵着进了包厢。

    “陆总,久仰。”

    黄鸿发活了七十多年了,心理素质还是很好的。

    陆言深看了一眼对方伸出来的手,完全没有交握的意思,“黄老先生客气了。”

    他说的话每一个字都客气,可是凑起来却一点儿都不客气。

    林惜就着他拉开的椅子坐了下去,黄鸿发收回手,让人安排上菜,然后自己也入了座:“陆太太,闻名不如见面。”

    林惜笑了一下,笑容未达眼底:“黄老先生客气了。”

    两夫妻一模一样的回答,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这个饭局是要干嘛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黄鸿发愣是一个字都没提。

    他现在更担心的是,陆言深这一次答应这个饭局,是不是要秋后算账。

    不得不说,黄鸿发人虽然老了,可是脑子还是挺好使的。

    陆言深全程都没再说一句话,低头给林惜夹着她喜欢吃的菜,自己慢条斯理地吃了两碗饭,然后靠在椅子上,一只手搭在林惜的椅子后面,见她吃得慢,自己按了铃让服务员送了一盅汤进来。

    黄鸿发中途想要说句话,可是陆言深视线都不往他那儿放一下,就好像他整个人没在这个包厢里面一样。

    林惜喝了汤,把最后一口饭咽了下去,拿着餐巾擦了擦嘴角,才抬头看向黄鸿发:“黄老先生,不好意思,我吃得慢。”

    “陆太太客气了,我人老了,吃得也慢。”

    事实上,黄鸿发今晚根本就没吃几口饭,他看到陆言深跟林惜这个态度,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果然,陆言深这时候开口了:“黄老先生很疼赵小姐。”

    他说着,顿了一下,“很巧,我也很疼我的太太,她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我也会给她摘下来。”

    陆言深这话说得前后不搭,但是黄鸿发活到这个岁数,哪里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陆总,婷婷这个孩子年纪小,之前多有得罪的地方,还请陆总和陆太太见谅。”

    “我做生意喜欢一码归一码,黄老先生你应该知道。”

    他直接开口就堵住了黄鸿发的话,意思很明显,赵琬婷的事情没算清楚,其他的事情也不用谈了。

    黄鸿发没开口,直直看着陆言深。

    陆言深就好像没注意到他的视线,捉着林惜的手捏了捏她的食指:“我自己都舍不得碰一下的人,赵小姐倒是厉害,果然是黄老先生的外甥。”

    “陆总,事情已经——”

    “黄老先生,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既然知道我来R市了,就该好好查查,我这几天做了什么。”

    陆言深说话喜欢绕圈子,黄鸿发听得心惊胆战。

    他脸色很不好,一把年纪了,被年纪还不到自己一半的陆言深这么无视压迫。

    但他到底还是忍得住,“陆总,婷婷做了什么事,我代她向你和陆太太道个歉。”

    “我说了,我做事情,一码归一码。”

    也就是说,今天赵琬婷不过来,事情就没有办法谈下去了。

    黄鸿发虽然疼赵琬婷,可之前闹的那一件事情,也让他对赵琬婷有些意见。再说了,他也不只有赵琬婷这么一个小辈,他还有孙子,利弊如何,他自然一清二楚。

    “我明白陆总的意思,我马上让她过来给你和陆太太当面道歉。”

    陆言深这一次没说话,林惜一直都不怎么开口。

    她的手被捏了一下,下意识看向陆言深。

    他看着她,黑眸里面映着她,她忍不住勾了一下唇,但碍于黄鸿发在,她也没怎么笑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