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42 我想要个孩子

    两个人从锦辉楼出来直接就回了酒店,林惜算是知道陆言深这一次来R市大概是来“报仇”的。

    这黄家率先让他给了个下马威,那么下一个自然就是辛可豪了。

    林惜洗完澡出来,看到刚打完电话的陆言深,直接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了:“陆总。”

    她叫着他,手贴着他的胸口曲着食指这里跳一下,那里跳一下。

    陆言深捉住了她的手,低头睨了她一眼:“不累?”

    昨晚闹得这么狠,她的腰现在都还有些发酸。

    可是林惜挣了挣,直接从他睡袍的侧领伸了进去:“你这一次来R市,故意的吧?”

    她说着,手指微微顿了顿,压在他左胸口的小凸起。

    黑眸微微一沉,陆言深将她的手拉了出来,反手一拉,直接就将她压在了落地窗前。

    十二层的高度,足够将楼下的景致收进眼底。

    还有今天就是圣诞节了,楼下商场已经有了圣诞节的装扮,灯饰在黑夜中一闪一闪的。

    林惜背对着他,整个人就这样被他压在那玻璃窗上,双手被扣着,双腿也被夹着,人动弹不得。

    他低着头,下巴紧紧地扣在她的肩膀上,贴在她的脸颊侧头将她的耳垂含在了嘴里面。

    那温热的触感让她整个人颤了一下,下意识地收紧了自己被捉住的手。

    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耳垂突然一疼,她抽了口气:“疼!”

    他终于松开了她,冷嗤了一声:“疼吗?”

    林惜知道是刚才自己作怪的那一下被他记住了,也不敢乱动,开口转移了话题:“辛家那边,陆总有什么打算吗?”

    果然,她刚说完,陆言深就冷哼了一声:“等。”

    辛可豪从陆言深回去A市就开始有所防备,要动众鑫,也不是那么容易。

    可是按着他的性格,辛可豪把消息封锁了几个月,要是不计较,他就不是陆言深了。

    他不再谈这个问题,而是低头开始吻她。

    他的吻很轻,知道她的耳后最受不了,他就一点点地吻着。

    林惜有点难耐,忍不住动了一下:“陆总——”

    “林惜。”

    他突然之间开口叫她,她愣了一下,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就听到他的声音从耳后传来:“我想要个孩子。”

    林惜只觉得心口一颤,忍不住回头抱着他接着他的吻。

    他说的“我想要个孩子”,而不是“我们生个孩子吧”。

    陆言深就总是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这么三言两语就让人崩溃。

    睡裤被拉开的时候,林惜突然清醒过来,连忙伸手拉住了他的手,抬头看着他:“不行!”

    她的头发有些乱,双颊因为有几分动情而浮着红晕。

    林惜的话音刚落,陆言深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下来了,黑眸直直地扣着她,仿佛是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一样:“为什么?”

    “今天不行。”

    她说着,拉着他的手碰了碰边沿:“我大姨妈来了。”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脸色比刚才好不到哪儿去。

    她抿了一下唇,推了他一下。

    见他没有扣紧自己,连忙抬腿走到床上,然后隔着三米多的距离看着他:“我不是故意的。”

    认错态度倒是好,刚才撩拨人的时候也一点儿都不客气。

    他没说话,看了她大概三秒,才转了一下眼眸:“你很得意。”

    这话是陈述句,绝对不是反问句。

    林惜看着他走过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她还没有退多少步,小腿的肚子就撞到床上了,人晃了一下,直接就摔到了床上。

    他直接弯下身,双手撑在她的身侧,脸几乎贴在她的上面:“怎么不笑了?”

    “我没有笑。”

    她抿着唇,却还是有点忍不住。

    林惜一开始确实是有几分故意的,她洗完澡准备出去才发现自己来大姨妈了。

    刚才抱他的时候是故意的,不过后来听到他说想要个孩子,自己也有些失控了。

    如果不是他的手有些凉,指腹划过大腿的时候她突然清醒过来,估计她自己都要忘了有这么一回事。

    但是大家都有些情动,两个人靠得近,她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变化。

    陆言深嗤了一下,低头咬了一下她的唇,撑在她身侧的右手收了起来扣在她的腰上,自己坐在了她的身侧,微微一用力,就将她抱到了自己的怀里面。

    林惜还没有反应过来,手就被他拉着过去。

    她下意识地缩了一下,但是力气比不过他的,隔着那薄薄的衣物,她觉得自己的手有些烫。

    “你撩起来的火,你负责灭,陆太太。”

    陆言深这话是贴着她的耳侧说的,那双唇几乎仿佛要咬着她的耳朵一样,他每说一个字,唇瓣就动一下,带着那温热的气息一下下地打过来,林惜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嗯?”

    他哼着,低头一边吻着她的脖子一边拉着她的手进去。

    林惜手指的温度有些凉,凉热一对比,那触感非常的明显。

    她十分后悔自己刚才撩拨他了,手心好像是带了火,越来越热,到了最后,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烧了起来。

    林惜忍不住动了一下,耳边突然传来他一声很轻的轻笑,脸皮厚得跟树皮一样的她忍不住红了脸。

    陆言深微微抬了抬头,贴着她的耳边说了一句:“快点。”

    说完,他左手扣着她的下巴,低头吻在了她的唇上。

    陆太太虽然是有大姨妈护体,但是坏心眼地撩拨之后也没讨到一分好处。

    林惜低头看着自己被陆言深一根根手指清洗着的手,特别后悔半个小时前的冲动。

    身后的陆言深看了一眼镜子,见她低头盯着手看,低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不是很能耐吗,林惜?”

    她也抬头看着镜子,就在这么和他对视着,缩了缩手,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洗好了,我要去睡觉了,你快去洗澡。”

    她说完,整个兔子一样直接从他的腋下钻走了。

    陆言深看着她爬上床,直到人拉过被子整个人盖上,他才收回视线,把门关上开始脱衣服洗漱。

    林惜在特殊时期,人的精神不太好,这天气又好眠,爬上床之后没一会儿就有点昏昏沉沉快睡着了。

    身侧的床陷下去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把被子松了松。

    身后很快就贴上那温热的胸膛,男人从身后抱着她,摸到她放在跟前的手,长指从她的五指顺了进去,额头一暖,她就听到身后传来男人不低不高的声音:“我爱你,林惜。”

    “我也爱你,陆总。”

    她手微微动了动,将他的手往前拉了拉,没再忍下去,直接就睡过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