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43 现在想试试没钱的感觉

    陆言深这回来R市确实是不想让某些人好过的,他完全没有隐瞒自己到R市的消息。

    两个人刚吃完午饭,辛可豪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昨天是黄鸿发先当的出头鸟,辛可豪虽然想避着陆言深,可是他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他自然不会忘了。

    陆言深如今回头算账,他就算想避着,也没有办法避多久。

    他比黄鸿发到底是胆大了点,陆言深这一回明显是来R市出气的,他早前故意瞒着他的消息没让A市那边的林惜知道,后来又几次纵容辛可妍跟林惜斗。 陆言深回了A市,不管记忆恢复了还是没恢复,这两笔账,是怎么都不可能卸掉的。

    与其这样战战兢兢地等着陆言深找上门,还不如主动出击。

    林惜喝了一口汤,陆言深已经把电话挂了。

    他看了她一眼,抽了一张纸巾给她:“辛总请我们晚上吃顿饭。”

    林惜挑了一下眉:“辛可豪这是想负荆请罪吗?”

    陆言深眉头微微动了一下,抬手擦了一下他嘴角:“他想得挺美的。”

    一句话足够表明,他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让事情过去了的。

    辛可豪当初做的事情确实太缺德了,陆言深失踪A市那边已经够乱了,更别说林惜整个人都几乎奔溃。

    如果不是林惜刚好过来R市这边,陆言深说不定接下来的大半辈子都是活在“林溪”的人生中。

    林惜没有具体说过那几个月的事情,但是她不说,他也知道。

    他们在R市刚在一起的时候,她晚上睡觉的时候好几次惊醒过来。他的睡眠轻,半夜里面也经常听到她在叫他。

    当初他尚且不知道自己就是陆言深,听到她带着哭腔地喊着“陆总”两个字的时候,更多的是愤怒。

    如今想起来,却只有自责和心疼。

    他出事显然是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不然她也不会跟他闹了一个月。

    那一个月,情绪也是她自己消化的,她拒绝沟通。

    简直是个傻的,那么大的委屈,他一追过来,她就什么都忘了,牵着他还是跟从前一样,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真是傻得让人,不知道该怎么疼好。

    林惜在年前在海水泡了一段时间,现在来大姨妈整个人都不太好受。

    这几天外面又下雨,她裹了毛毯窝在陆言深的怀里面捧着平板看电影。

    他也靠在沙发上,身侧放了一部电脑,手落在触摸板上浏览着文件。

    林惜本来是自己在沙发上好好地看着电影的,结果他拎着电脑走过来,抬手就将她拎到了怀里面。

    她本来还怕吵到他,结果他扣着没让她动,她也就不管他了。

    两个小时多十分钟的一场老电影,林惜看完之后发现陆言深还在看文件。

    那带脑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字,她看了一眼,觉得无聊,把平板一关,抬头亲了他一口。

    触摸板上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他低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被她反扣在沙发上的平板:“电影看完了?”

    “嗯。”

    她应了一句,视线看到某处,眉头一挑:“你打算把正益的股份卖出去?” “嗯。”

    他一点都不避讳,干脆就将电脑端到两个人的跟前,“你有什么想法?”

    林惜对他做的事情向来都不干涉的,听到他的话,她只觉得好笑:“我有什么想法?”

    “陆太太,正益可是在你的名下。”

    他不提这事情,她都忘了。

    林惜哼了哼:“达思也是我名下的,陆总真的不考虑一下拿回去吗?”

    他把电脑往前一放,低头咬了一下她耳朵:“不考虑。以前钱太多了,现在想试试没钱的感觉。”

    “……”

    真是信了他的邪了!

    不过当初陆言深之所以会把正益收购下来,也是为了打开大康的口子,如今大康已经完了,他估计也没什么心情管正益。

    外面的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林惜算是看出来了,陆言深其实在这些事情上,真的挺懒的。

    正益比达思难管,又是上市公司,从他出事到现在将近十个月的时间,正益现在闹得比达思还要乱。

    那些股东可不比达思,都是些难啃的,一件件的事情闹出来,都想往那个位子上争。

    上个月陆言深和她回去A市之后,正益内部更乱,陆言深想要把股份卖出去很正常,反正现在光美这边的前景也很大。

    林惜没管他,当时他刚出事,丁源说他名下的所有资产都转到她那儿去了,她简直崩溃,没心情查看。

    最近她无聊的时候去看了看他的资产,数了数数字之后,林惜算是知道陆言深这些年攒下来的钱确实多得很。

    一个正益,他不放在眼里也是很正常的。

    睡了个午觉,七点多两个人才出门去辛可豪的约。

    辛可豪订的地方还是锦辉楼,也真是巧了。

    林惜从车上下来,手抖了抖,幸好很快,他就牵着她的手往里面走。

    两个月不见,辛可豪倒是没什么变化:“陆总,陆太太。”

    “辛总。”

    林惜笑了一下,坐了下去。

    陆言深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辛总。”

    两个人敷衍,辛可豪也不在意:“陆总和陆太太打算在这边待多久?”

    辛可豪吩咐了服务员上菜之后就主动开了话题,比起黄鸿发,倒是从容主动很多。

    陆言深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林惜抿了一口热茶:“辛总,辛小姐在英国还适应吧?”

    听到林惜的话,辛可豪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妍妍被我宠惯了,以前冲撞了陆太太了陆总的地方,希望陆总和陆太太不要介意。”

    林惜没接他的这一句话,她低着头,看着自己跟前的茶水。

    “陆总,听说光美是您入股的?”

    辛可豪倒是心大,这个时候,他还盯着光美,想要掺一只脚进来分一杯羹。

    陆言深看着他,“辛总还挺关心陆某的。”

    “做生意的,自然要消息灵通的,我知道之前的事情是辛某做的不对,陆总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愿意拿出众鑫——”

    “辛总,你既然消息灵通,就应该知道,我陆某做事情,向来是一码归一码。”

    辛可豪想把几件事情和在一起混为一谈一下子解决,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

    黄鸿发在陆言深手上都吃了亏,他以为自己能免过去?

    “陆总,辛某当时隐瞒你的信息虽然有不对,但也不是完全是因为我的私心,陆总当时的情况,你觉得你的消息漏出去会好吗?”

    陆言深抬手敲了敲桌子,“这么说,陆某还要感谢辛总救了我一命。”

    他当时的情况确实不好,重伤在院,还失忆,敌友不分,如果他在R市的消息泄露出去了,说不定李有田早就不让他回去A市了。

    可是辛可豪却忘了,他可是连林惜和丁源都瞒着。

    陆言深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可是辛可豪却莫名地觉得压迫。

    这算是他第一次正式和陆言深交手,传闻中陆言深讳莫如深,吃人一套一套,如今一交手,辛可豪不得不承认,传闻也有真实的时候。

    “错事我已经做了,陆总想要怎么样,你提出来,我会尽量补偿。”

    “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

    听到他的话,陆言深眼眸微微低了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