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44 陆总,你这样会挨骂的

    林惜听到陆言深这句话,不禁替辛可豪抹了把汗。

    陆总的锱铢必较,她不是第一次见识了,他“顺水推舟”的本领更是了得,辛可豪说出这样的话,也不怕自己承受不住。

    可是承受不住能怎么样,话都已经说出来了,辛可豪也不可能收回去。

    他觉得自己毕竟是主动出击的,占据了主导地位,陆言深真的要算账,也总比是他亲自算过来要轻。

    犹豫了一秒,他还是点了点头:“辛某今天这一顿饭,诚意自然是十足的。事情做错了就做错了,多说无益。”

    “我很欣赏辛总你,不过我对众鑫没什么兴趣。”

    辛可豪眉头一皱:“陆总,你的意思是——”

    陆言深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辛总你可能不知道,我太太在我出事之后因为找不到我,心理出了多大的问题。”

    他说谎眼睛都不动一下,要不是林惜自己真的去看过心理医生,她自己都要被他骗了。

    辛可豪觉得陆言深比自己想象的要难缠,他三言两语,就把他所有的后路都堵了。

    他看不上众鑫,所以众鑫他没兴趣,但是不代表他不会动众鑫;他没说自己那段时间被辛可妍骚扰的事情,倒是说了林惜因为他出事心理出了问题,一顶帽子扣下来,他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他原本还以为今天晚上是自己主动出击的,站在主导位置的应该是他,却不想,不过几分钟,事情就到了一个死胡同。

    如今这样,别说陆言深不可能跟他合作,他还要防着陆言深要怎么对付他,他还一声都吭不出来。

    “辛总可能不太清楚,但是A市的人都知道,我太太是陆某人的底线。”

    不欢而散的一个饭局,从锦辉楼出来之后,林惜都有些同情辛可豪了。

    猜不透陆言深想要做什么,没讨到好处不说,还赔了夫人又折兵。

    上了车,林惜才想到一个问题:“我们在这边呆多久?”

    陆言深靠在车上,看了她一眼之后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捏了一下:“再待几天。”

    林惜不知道他还想做什么,不过她回去A市也没什么事情做,最多就是去琴行那边上几节课。

    万伦一直都有人看着,她除了重要会议出席一下,其余时候基本上都不露面的。

    很快,林惜就知道陆言深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R市在二十四号有一个商会,陆言深是带着光美的创始人先在R市露头,然后还顺便带着她这个陆太太绕了一圈。

    陆言深做事情虽然是嚣张了点,但是对外还算是低调,他这一次来R市没让丁源挡着风声,自然很快就有人上门了。

    不过媒体方面,丁源早就已经安排好人了,不管是她还是陆言深,都不能对外透漏半分。

    圈子里面自然是不能避免的,但是没有了媒体的大肆宣扬,自然不怕照片在传出去。

    林惜来R市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唯一参加过的一场宴会就是上一次黄鸿发寿宴。

    只是上一次的经历不太好,R市以黄家和辛家为首,当时不管是辛可妍还是赵婉婷,对她都有敌意,更别说其他人了。

    陆言深失忆的那段时间,跟着辛可豪勾了不少的桃花,要不是他整个人的戾气重,说不定不知辛可妍一个人缠着。

    不过他那段时间算是在圈子里面小有名气了,大家都知道辛家的二小姐跟黄家黄老爷子最宠爱的外孙女都喜欢他,自然少不了看戏的。

    但是那时候他谁都没选,被一个“不知名”的林惜冒出来就抢走了,不少人在幸灾乐祸的同时又愤愤不平。

    可是今天晚上,前后也不过是两个月的时间,林惜和他摇身一变,一个人变成了陆言深,一个人变成了陆太太,那些人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精彩。

    当初了在陆言深帮辛可豪的时候打过交道的人都想上前攀交情,不过陆言深向来都不会让人攀交情的,来多少,他都是立在那儿黑眸扫过去,大多数人扛不住,问了一句见他不说话,就走了。

    林惜从洗手间出来,碰到赵琬婷。

    她牵了一个男人,四十岁左右,长得还算周正。

    看到她的时候,赵琬婷脸色僵了一下,“陆太太。”

    林惜点了点头:“赵小姐。”

    黄鸿发今天也来了,只是赵琬婷不是跟黄鸿发一起出来的,显然那天她和陆言深走了之后,黄鸿发对赵琬婷说了什么。

    她向来就不是同情心泛滥的人,赵琬婷有今天,也是她自食其果。

    收回视线,她继续往楼下走。

    原本该在饮食区等她的陆言深,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台,手拿了一个麦克风,另外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面。

    她刚没想过去,刚想走到远一点的地方等他致词,却不想他直接看过来,直直看着她抽出了口袋中的手招了一下:“陆太太。”

    他就说了三个字,林惜周围的人都转过来看她了。

    虽然不知道陆言深想要干什么,但是她还是抬腿走了过去。

    她刚动,周围的人就给她让开位置。

    林惜也不客气,面不改色地带着浅笑一步步地走上了台。

    她上台的时候因为穿着裙子,有人要过来扶她,陆言深却已经走到她的跟前,直接牵着她带着她往台上走。

    等她站稳,他才举着麦克风开口:“今天晚上是平安夜,祝在座的各位平安快乐。R市是一座很好的城市,因为它让我第二次爱上我的太太,我很看好它。”

    总共就两句话,说完,他直接就松了麦克风,侧头看了一眼林惜。

    林惜原本以为他要做些什么,却没想到他就带着她上来,说了两句话,然后就走了?

    走了?

    一直被牵着走回台下,林惜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只是台下不少人已经开始议论了,林惜听了听,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陆总又骚气了一把。

    她勾了勾自己被他牵住的手的尾指,在他的掌心划了划。

    大手收紧,陆言深给她拿了一杯果汁,然后牵着她到主办方跟前:“多谢款待,许先生,陆某还有事,先走一步。”

    主办方自然不敢说什么,一直送他们上了车。

    陆言深自然没什么事情要干,他出席这些场合,能待半个小时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林惜自然是了解的,她想起刚才在台上,陆总的骚操作,不禁侧头捧住他的脸:“陆总,你这样会挨骂的。”

    话说这么说,她嘴角却忍不住往上翘。

    他低头看着她,也没有拉开她的手,“又不是只骂我一个人。”

    “太高调了不好。”

    这么大一把狗粮扔下去,想想都有点小激动。

    陆言深看着她眼底的笑意,没忍住将人拉到了身上,“口是心非。”

    他说着,头微微动了动,摁在她后背的手微微一用力,贴在她的耳侧问她:“陆太太,今晚可以要孩子了吗?”

    (嗯嗯嗯,很快就有小包子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