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47 陆总,你是不是蓄谋已久了?

    一向都不允许媒体报导的陆言深却在这一次大方了起来,铺天盖地都是昨晚他求婚的头条。

    而作为当事人的林惜和陆言深两个人,正在绕着小区晨跑。

    A市的天气到底比R市好一点,两个人一直都有晨跑的习惯,天气虽然冷,但是没有下雨也没有下雪,自然不会就这么停止了。

    昨天晚上陆总这么大的手笔,回去之后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就把林惜放过了。

    她早上起来的时候有点酸,但是咬着牙跟着他下来,跑了十分钟后倒也不觉得发酸了。

    两个人跑了一公里了,身旁的人的气息还没有半分的乱。

    林惜侧头看了他一眼,想起今年二月之后,两个人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去过训练室了。

    她突然心血来潮,不禁拉了一下陆言深的衣袖:“陆总。”

    他侧头看了她一下,视线低着看着她拉着自己衣袖的手:“嗯?”

    陆总心情最好的时候,大概就是刚睡醒的这段时间了。

    林惜笑了笑,没说话,抬手指了指训练室的方向。

    他瞬间就了然:“再跑二十分钟。”

    反正两个人时间也很宽裕,去训练室走一趟也不怕。

    林惜已经很久没有和他交手了,她自制虽然不错,但是比不上陆言深。

    找不到他的那段时间,她连锻炼都已经荒废了。

    不过几下,她直接就被压在软垫上,陆言深只是一只手,就足够将她扣得死紧死紧的,想反攻都不行。

    以前没能赢他,现在更是。

    她也不挣了,唇微微一勾,开口叫了他一下:“陆总。”

    “嗯?”

    他看着她,脸上带着几分似笑非笑的表情,显然是猜到她想干什么。

    林惜只觉得无趣,甩了甩手:“不打了,回去吃早餐。”

    “志气。”

    陆言深嗤了一下,但也松了手。

    他原本是双腿压在林惜的身上,一只手扣着她的手腕所以才让林惜动弹不得的。

    现在他松了手,要起身,林惜直接从身后伸手往他的身上扑了过去。

    只是陆言深早有所备,伸手飞快将人扣住,反手将她一拉,林惜整个人被他拉着向前。

    他直接就站了起来,林惜怕摔倒,下意识地夹紧了他的腰。

    他松了手,不再扶着她,就这样任由她和自己面对面地挂在自己的身上。

    没了陆言深的手帮衬,林惜身体总是想要下滑,她不得不收紧了抱在他脖子上的手:“陆总,你再不帮一把手,我就要往下掉了。”

    他低头睨了她一眼,依旧没有要动手帮忙的意思:“刚才不是想偷袭吗?”

    他说着,冷哼了一声:“就这点本事?”

    说完,伸手将她扒了下来:“把鞋子衣服穿好。”

    外面风大还冷,不同这里面,有暖气不说,两个人刚才打了一场,身上自然是热的,身上就剩了一件薄薄的长袖。

    可是林惜体弱,要是就这样出去,风一吹,指不定就直接病了。

    林惜接过外套,直接从头上套了下去,低头把鞋子穿好,抬起头,就发现男人早就已经穿好了。

    她想到自己刚才被摔的几下,两股现在都似乎还有几分疼痛。

    杏眸微微一转,她直接走到他伸手,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几乎整个人都赖在了他的身上:“陆总,我没力气了。”

    说没力气,扣着腰的手倒是挺紧的。

    他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下:“你昨晚也是这么说的,林惜。”

    想到昨晚,她难得的脸上一烫。

    两个人虽然已经老夫老妻了,可是奈何陆总很有创新精神,饶是她脸皮这么厚的,也被昨天晚上惊羞了。

    听到他这么一说,她就下意识地并了并自己的双腿。

    “上来。”

    林惜正胡思乱想,陆言深已经伸手勾住她的腿弯。

    她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抱着他的脖子就着他的力气跳了上去。

    外面果然是妖风阵阵,林惜刚出去就觉得脸上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她抬手压了一下头发,看着大亮的天空,不禁想到昨晚,“陆总,你是不是蓄谋已久了?”

    “嗯。”

    他接得倒是快,让她话都快问不下去了。

    “我爸爸什么时候告诉过你?”

    她昨晚问了,但他没说,扔了谜一样的两个字给她:你猜。

    “我刚来A市的时候,有一次你爸喝醉了,他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

    林惜很久没有想起过林景了,一晃眼就过了,林景都已经走了十几年了。

    “你这样都记得吗?”

    “嗯。”

    他也觉得很奇怪,看到她,很自觉就想起林景说过关于她的事情。

    “陆总,你想你的妈妈吗?”

    顾沁虽然被沈舟然救出来了,可是也没几天就熬不住了。

    她被陆博文关了几十年,熬了那么久,早就已经油尽灯枯了,一直咬着牙熬着,也不过是不想到头死了,都是在陆博文的手上。

    “不想。”

    他说完,难得开口反问了她一句:“你今天怎么这么多问题?”

    林惜被他看了一眼,最后没有再问了。

    顾沁大概是陆言深这一生都没有办法的遗憾了,他忍让了那么多年,最后好不容易将她救出来,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做一个儿子,再回头,剩给他的就只有一个墓碑和一张照片。

    林惜洗漱完之后刚好早餐就送上来了,她把袋子拆开,拿了一碗粥掀开盖子,坐在他对面,“陆总,你上网了吗?”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吞了一口粥。

    林惜却不太习惯:“网上全都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要不要让丁源——”

    “你怕什么,你以为谁会这么不长眼睛?”

    他以前不喜欢露面是觉得麻烦,但是现在不一样,特别是在R市的事情给他敲了个警钟,太低调也不是一件好事。

    林惜见他这样样子,也没再纠结这件事情了,拿了手机刷新闻。

    刚吃完早餐,陆言深的手机就响了,是丁源打过来了。

    他看了她一眼,直接就接了电话,“是我。”

    “陆总,AC那边的负责人已经过来了,对方的秘书刚才打电话问我预约您,您看——”

    “十点。”

    他言简意赅,然后就把电话挂了,抬头看着对面的林惜:“正益收购公司那边的人来了,一起?”

    “你去吧,我想去一下琴行。”

    他也没再问了,拿了手机上楼换衣服。

    林惜把琴行扔下这么久,昨晚她被陆言深求婚的消息铺天盖地,她总是要回去琴行看一下的。

    她跟李慧她们认识也有两年了,多少还是有点情分的,不能总是这样脸都不露一下。

    她就是没想到,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陆总也能招惹出事情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