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48 你先下去,听话

    宋敏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巧,正益的最大股东居然是那天自己在机场上撩不动的男人。

    她看着眼前的陆言深,意味深长地挑了一下眉:“陆总,久仰。”

    陆言深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薄唇微微动了动:“宋小姐。”

    丁源跟着陆言深这么多年,自然看得出来陆言深的不耐,连忙开口:“宋小姐,辛苦你从R市过来了,具体的合同我们已经具备好了,您和陆总这边详谈吧。”

    宋敏笑了一下,脸上没有半分的尴尬,将手收了回来,视线却始终落在陆言深的身上:“好呀。”

    她刚说了一个“好”字,陆言深已经抬腿进了会议室。

    丁源看了一眼陆言深的背影,视线落在宋敏的身上,表情也淡了几分:“宋小姐不要介意,陆总这段时间心情不太好。”

    “没关系,我不介意。”

    说着,她抬腿就走了进去。

    偌大的会议室,除了陆言深和丁源,就在还有宋敏和她的秘书。

    陆言深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一直都是丁源说的:“我们并没有什么要求,陆总手上的股份都会出售给你们,而正益以后的事情,陆总将不会过问。”

    宋敏收回视线,笑了一下:“这是当然的,只是陆总你这个价格……”

    她说着,停了一下,“有待商榷。”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我的时间很宝贵,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希望贵公司能在明天内给我答复。”

    他说着,伸手就将搭在椅子上的大衣拿了起来,“毕竟,我并也不是非你们不可。”

    话落,他已经把衣服穿好,看了一眼丁源:“丁秘书,帮我招呼宋小姐。” 说完,他也不管宋敏是什么反应,直接就离开了会议室。

    “陆总,你这样——”

    宋敏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已经在门口的转角消失了。

    她倒也不恼,回头看了一下丁源:“丁秘书,你们陆总,一直都是这样——”

    她说着,突然停了下来,似乎在想找什么词语去形容陆言深。

    宋敏抬起手交叠搭在一起,下巴压了下去,看着丁源笑了一下,这时候才接着刚才没有说完的话:“这么吸引人的吗?”

    丁源皱了一下眉,但他不是陆言深,而且宋敏算是“客人”,他很快就收敛了情绪,笑了一下:“宋小姐客气了,昨晚陆总刚像林小姐求婚,自然是希望让林小姐误会。”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可是言语间都在提醒她不要做些无谓的事情。

    宋敏不以为然:“林小姐,长得倒是不错。”

    丁源怔了一下,开口岔开了话题:“宋小姐,关于价格上,我们是不会让步的,陆总的意思是希望贵公司能够尽快做好决定。”

    说着,他停了一下,看了一下手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吃午饭吧。”

    宋敏没有再纠缠:“好呀。”

    林惜没想到陆言深会过来琴行这边,本来打算跟李慧他们一起去吃午饭的,现在只好改期了。

    “我知道了,过几天元旦,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吃顿饭吧。”

    元旦琴行也放假,那时候聚餐比现在时间会宽裕一点。

    “好的,我们知道了。”

    陆言深来了,她也没心思继续留在这里了,跟谭英玉说了几句之后就出去了。

    刚走出门口就看到他停在一旁的车,林惜挑了一下眉,抬头走过去敲了敲车窗。

    他侧头看了她一眼,伸手帮她开了门。

    她拉开门上了车,看着他觉得有些奇怪:“陆总不是要谈正益的事情?”

    “嗯。”

    他虚哼了一声,显得不想回答。

    一边启动车子一边问她:“想吃什么?”

    “日料吧。”

    他没再说话,林惜也看出来了,他心情不太好。

    她试探性地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摆,被他伸手一把捉住:“嗯?”

    手被捉住了就没被放开了,他捏了一下她手心,侧头看了她一眼。

    “陆总,丁秘书给你喂了炸药?”

    脸色这么难看,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做了什么事情把他给气炸了。

    他没接她的话,林惜见他心情确实不好,也没有再问了。

    今天虽然没下雨,但是天气并不是很好,外面一直阴着天。

    两个人吃了午饭之后就直接打道回府了,但是车子开到一半就不对了。

    林惜刚发信息问了丁源怎么回事,才了解了陆言深怎么突然之间发脾气,却没想到一旁的陆言深突然告诉她:“林惜,车子出了问题。”

    他的声音很平静,仿佛只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并不好一样。

    她脸顿时就冷了下来,这个时间段,路上的车并不少,车子停不下来,随时都有可能撞车。

    他们就吃了一顿饭的时间,车子就出问题了,很显然是他们已经被盯了好几天了。

    林惜下意识地就想到韩进的那些人,可是现在也不是在想到底是谁的时候,现在车子停不下来,陆言深已经闯了两个红灯了。

    “我们开去湿地公园那边?”

    那边人少,要跳车的话,伤害也没有那么大。

    “别怕。”

    陆言深空了一只手捉着她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

    林惜倒不算是很害怕,她之前跟着他连生死都经历,如今碰上刹车失灵,还是有救的。

    “我不怕——小心!”

    她话还没说完,前面一辆货车就冲了出来。

    车子猛地一个大转,往右侧的岔口开了过去。

    林惜这时候才松开了自己死抿着的嘴唇,要是刚才撞上了,他们两个人可就直接完了!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安抚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接下来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车厢里面的气氛紧紧地绷着。

    二十分钟后,两个人到了公园附近,入口有个旅行团,陆言深只能把车子往前开。

    绕了一半,才找到一个入口,里面的植被多,陆言深看了一眼她:“你先下去,听话。”

    他说着,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

    林惜看了他一眼,抿着唇推开了车门。

    看准不远处的草地,抬腿抱着头跳了下去。

    她滚了两圈才停下来,冬天穿的衣服多,倒是没有什么外伤,只是被撞得有些疼。

    不等她站起来,不远处的石雕上就传来了“嘭”的一声,她心下一惊,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刚好看到陆言深在地上滚了两圈。

    那边都是水泥地,可不像她这边是泥地那么软。

    她连忙跑过去:“陆总?”

    陆言深已经站起身了,看了她一眼,“没事。”

    他说完,抬手拨了丁源的电话,“派些人过来湿地公园这边,让人去把万达的监控取出来。”

    他说完,挂了电话,抬头看着那转坏了一半车头的车,浑身如同冰窟一般的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