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50 自食其果

    林惜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动了动,刚想伸手去摸手机,却有只手先她一步把手机拿了。

    她眯着眼,看着刚洗漱完的男人,微微动了一下。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走到一旁接了电话:“是我。”

    “陆总,我们查出来了,是李有田的小儿子李毅铭干的。”

    “我知道了。”

    他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林惜明显感觉到陆言深的变化,她眉头皱了一下,他已经走过来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脸色已经平静了下来:“起来了?”

    她点了点头,伸手过去抱他。

    他伸手将人抱了起来,低头亲了她一下:“昨天的事情查出来了,是李毅铭。”

    陆言深说完,想起来林惜不知道李毅铭是谁,又补充了一句:“李有田的小儿子。”

    林惜眉头一皱:“李有田?他还没吃够苦头吗?”

    说完间,陆言深已经捞起大衣往她的身上一套,然后将人抱进浴室,“先洗漱,待会儿我带你去。”

    林惜听到他说带自己去,也不继续问了,连忙挤了牙膏装了水开始刷牙。

    而这个时候,李有田直接被吓晕了,李家乱成一锅粥。

    李志宏之前的事情李有田花了两亿才把人保下来,小儿子更是花了好几千万才让那家人撤诉。

    这还没有一个月,又出事了,而且这事情还被陆言深查出来了,他一听,自然就吓晕了。

    李毅铭看着晕倒的李有田,眉头一皱,有些不屑:“陆言深有什么好怕的?他不就是有几个钱,他也不敢杀了我,爸他怕什么?”

    李太太听到他的话,又气又急:“你,你真的是——”

    话还没说完,门口就有人闯进来了。

    “啊,你们干什么!你们这是非法闯入,我要报警!”

    丁源看了她一眼:“李太太,李小公子我们带走了,有什么事,等李先生醒了,让他联系我。”

    说着,他又补充了一句:“这是陆总吩咐的。”

    李太太一听这话,差点儿也跟着晕了。

    而这时候,在大喊大叫的李毅铭直接就被人敲晕了。

    林惜不是第一次跟着陆言深来这个别墅了,上一次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是陆言深带着她来教训那些当年在监狱里面对她动手的女人。

    如今再过来,都已经隔了七八年的时间了。

    丁源早就已经在这边等着,林惜被陆言深牵着,一步步地往里面走。

    底下被下面冷,他一直牵着她的手。

    一直走到房间门口,丁源停了下来,他才停了下来,回头看了她一眼:“进来吗?”

    林惜点了点头,都已经到了这里了,她怎么可能会不进去。

    外界将陆言深传得很恐怖,其实他也并不真的是像外界传言那样。

    他有手段,只是那手段更多的是让人吃皮肉苦头,这么多年,林惜真的见他动手处理过的人,也就那么一两个。

    门推开,李毅铭四肢都被绑紧了,头歪着,还在昏迷中。

    丁源直接就让人提了一桶冰水,直接就往上一泼,李毅铭一个激灵,人就醒了。

    他对陆言深不熟悉,看着跟前站着的陆言深和林惜,也不知道是谁。

    “你们是谁?你们这样将我绑过来,知不知道我爸是谁?”

    陆言深松了林惜的手,抬腿上前走了一步:“我是谁你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你是谁关我什么事,你又——”

    说到一半,李毅铭终于有点慌了。

    “你,你,你是陆言深?”

    “李公子能想起我,也算是我的荣幸了。”

    他说着,回头看了一眼丁源,丁源抬手递了一把小军刀给他。

    林惜眼眸微微一动,倒是没说什么。

    “你做了什么,不用我问了吧?”

    陆言深漫不经心地转了一下手上的刀,李毅铭低头看着,只觉得对方的眼神看得他毛骨悚然。

    他一直看着那把刀,陆言深的动作漫不经心的,可是那刀却像是随时都会往他的身上扎过去一样。

    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说,要是认了,这刀说不定就是往他的身上扎下去了。

    “谁让你做的?”

    陆言深话音刚落,李毅铭的手上的衣服直接就断了袖。

    “啊——”

    他却直接吓得脸色都白了,“我,我我说!”

    陆言深看了他一眼,往后退了一步:“谁让你做的?”

    “没,没有谁,就,就是我自己!”

    “李公子,陆某的耐心不是很好。”

    “真,真的没有别人,只,只不过是因为我爸的事情,我,我才——”

    他哪里还敢说下去,再说下去,指不定陆言深的刀直接就往他的身上扎进来了。

    陆言深回头看了一眼林惜,抬手将刀一收:“既然这样,那就很好办了。”

    他说着,走到林惜跟前,牵了她的手:“吓到了?”

    林惜看了他一眼,只是笑了一下,没说话。

    他也不再问了,“丁秘书,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陆总。”

    “你们要干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让李公子你回去而已。”

    他说着,牵着林惜先走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交给丁源了。

    林惜回头看了一眼,只觉得这个李毅铭真是没用,不过几下就把事情都招了。

    这个胆子,不用说陆言深问,就算是丁源问,没几分钟也把事情问出来了。

    只是这么快就走,这可一点儿都不像陆言深的风格。

    “陆总?”

    她微微勾了勾被他牵着的手,侧头看着他。

    两个人刚好走到楼梯口,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先上去。”

    她只好扶着先走上去,车子已经准备好了。

    陆言深没有让司机开,直接上了驾驶座。

    林惜扣了安全带,侧头看着他,等他回答刚才的问题。

    他也没有急着开着,偏头看了她一眼,捉着她的手捏了一下:“我教过你什么?”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难得笑了一下,松了手,打了一下方向盘,将车子启动开了出去。

    林惜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

    李毅铭也算是自食其果了,他居然敢在他们的车上动手,那就要有勇气承担后果。

    她和陆言深大难不死,至于他,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李毅铭一直到上车,都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放过了。

    他回头看了好几次,确认没有车自己追上来,连忙踩了油门。

    车子刚开出别墅,他就发现不对了。

    车子的刹车坏了!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李有田对陆言深的评价。

    他脸色一白,只是为时已晚。

    当天下午,李毅铭出事的新闻就报道出来了。

    两个人刚吃了饭散步回来,刚好碰上当地傍晚新闻。

    李毅铭没有她们两个人这么幸运,车子刚出别墅没有多久,就被一辆货车追尾撞上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生死还不好说。

    李有田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又晕了一次,这一次是直接进了抢救室。

    早些年的林惜可能觉得残忍,但是她现在,已经不会在那么仁慈了。

    如果陆言深的反应差一点,昨天出事的就是他们了。

    她刚收回思绪,陆言深刚挂了电话。

    林惜起身直接走过去,抬手抱住他:“陆总。”

    “嗯。”

    他伸手将人抱住,视线落在电视上,没说什么。

    自食其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