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53 陆总,你已经说了五次了

    林惜醒过来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了,新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跟她之前用的那一部一模一样,只不过是全新机。

    她摸到手机,按亮了屏幕,点开了联系人,上面倒是把琴行的几个人都输进去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林惜把手机锁了屏,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又把手机重新开了锁,点进了相册。

    跟她想的一样,里面唯三的两张照片,跟之前一模一样。

    一张照片是陆言深之前在书房办公的时候她看书的时候抬头看到阳光落在他身上,随手拍下来的。

    第二张是一个星期前,他在落地窗前打电话,那时候她刚准备去做饭,刚好霞光铺满了整个阳台,他站在那儿,一半陷在晚霞里面,一半在房子里面,林惜本来打算拍个侧面的,结果他刚转头过来,她一下子就把她转头过来看着她的表情拍下去了。

    至于第三张,是她之前无聊,玩美图秀秀,开了个萌拍。陆言深那时候刚好在沙发上看报告,她抱着他两个人自拍了一张,现在看到那兔耳朵在他的头上,林惜还是忍不住想笑。

    “看什么?”

    她刚翘起嘴角,男人的声音就传来了。

    下一秒,床就往下一陷,他已经撑在她身侧将她手上的手机抽走了。

    视线落在两人的那张自拍上,他目光难得地软了几分,低头看着她眉头动了一下,把手机还给她。

    林惜结果手机,哼了哼:“自恋。”

    什么都不记得,这三张照片他倒是记得一清二楚。

    陆言深没跟她计较,伸手一把将人捞了起来:“晚上出去吃还是在家吃?”

    林惜一只手勾着他脖子,一只手看着手机,见时间不早了,“出去吃吧。”

    时间过得特别快,一眨眼就到了这年的最后一天了。

    林惜约了谭玉英和李慧她们一起聚餐,因为大家都结婚了,所以她特意选了吃中午饭,吃完饭之后打算再聊聊天或者逛逛街,差不多时间就各回各家,免得各自的“家长”有什么意见。

    陆言深对她这个决定很满意,亲自把人送到她订的餐厅的商场门口:“结束了给我打电话。”

    “我知道了,陆总,你已经说了五次了。”

    从出门到现在,林惜记得的都已经有五次了。

    他低头睨了她一眼,手在她的手心上摁了一下,“嫌弃我?”

    她哪里敢说嫌弃啊,林惜怕他待会儿拦着她不让她进去,连忙抬手勾着他脖子踮起脚飞快地吻了他一下:“不敢不敢。”

    陆言深眼疾手快,飞快地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不让她马上退开。

    口红已经完全被吃掉了,林惜唇上还被他咬了一下,才从虎口中逃生出来。

    “没什么事就别逛那么久。”

    林惜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心下决定不到五点绝对不打电话给他。

    但是嘴上她还是笑着应承:“我知道,不会让我们家陆总一个人吃晚饭的。”

    他满意地看了她一眼,“进去吧。”

    说着,他松了手。

    林惜刚补好口红,把包包拉上,“那我进去了。”

    “嗯。”

    他应了一声,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面,看着她转身。

    林惜还没转几步,手又被人牵了回去。

    “陆总?”

    她抬头挑眉看着身侧的男人,只觉得好笑,她今天聚餐的一群都是女人,而且都是有家室的女人。

    不得不说,宋小姐的影响力还是挺大的,现在陆总盯着她就跟盯着行走的宝藏一样,分分钟怕被人盗了。

    “我送你上去。”

    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把拒绝说出口。

    他去哪里几乎都带着她的,现在她出来聚会,却没开口让他参加。

    林惜也不是不想让陆言深参加,可是陆言深什么人,他要是往她们中间一坐,估计这顿饭就不用吃下去了。

    李慧和赵茜茜已经到了,林惜在门口刚好碰到两个人。

    她回头看了一眼陆言深:“陆总,我进去了。”

    他这一次倒是很干脆地松了手,“进去吧。”

    林惜看了他一下,不好让李慧他们等,只好转身进去了。

    她刚进去,陆言深就摸出手机给丁源打了个电话:“宋敏的资料查到没有?”

    “陆总,查到是查到了,可是履历看起来太完美了。”

    “发给我。”

    这个时候的陆言深,哪里还有刚才半分的柔和。

    林惜刚坐下,理会跟赵茜茜两个人就对着她笑了起来:“陆太太。”

    大家都认识几年了,就算不是多好的关系,但是这么一个打趣还是可以的。

    林惜笑了一下,面上半分不显:“慧慧预产期什么时候?”

    李慧已经二胎了,肚子有点显,但并不是很明显。

    她这么一转移话题,赵茜茜目光也转到李慧的身上了:“我还以为你不要二胎了呢。”

    李慧抿了一口水,脸红了起来:“家里人多好一点。”

    三个人说这话,很快钟敏和谭英玉还有田妮也来了。

    林惜今年在琴行里面呆的时间并不长,跟她们相处的时间都不多,她基本上都是在听她们在说琴行的一些趣事。

    这几年林惜开始培养一些参赛的孩子,今年有个小男孩特别的厉害,不过好像家庭很不好,是林惜半年前亲自领进门的。

    那时候她刚和陆言深从R市回来没几天,打算去琴行看看,就看到了穿着破棉袄站在橱窗外面看着钢琴发呆的傅南清,四岁多的一个小男孩,脸冻得发红,风不断地吹着,他就这么站在那儿一直看着。

    林惜刚开始跟他说话的时候还被他吓了一跳,这么小的一个小男孩,那眼神却一点儿都不像一个小男孩有的。

    她花了半个小时才让他进琴行,不过不管怎么问,他都不说自己住哪里,直说自己叫傅南清。

    他每天早上都九点准时出现在琴行的门口,林惜允许他去旁听,后来她又去了一趟琴行,那会儿刚好没课,他自己在弹钢琴,她一听就发现傅南清天生就是弹钢琴的。

    林惜小时候喜欢弹钢琴,可是后来却被纪司嘉断送了,如今碰到傅南清,她也说不清楚什么感觉。

    她不差钱,所以钱对她而言,不算什么。

    李慧几个人也聊到了傅南清,无一不是傅南清跟个小冰山似的,谁跟他说话他都不开口,除了弹钢琴的时候偶尔能听到他问一些问题。

    一顿饭相谈甚欢,林惜问了她们意见。

    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商场的人自然是多得很。

    大家都很久没这么多人一起逛街了,歇了一会儿打算去商场逛逛。

    碰到宋敏的时候,林惜刚试了一套裙子出来。

    宋敏站在门口,看着她笑得十分的灿烂,一步步地走到她跟前,伸手就帮她把头发从裙子里面拨了出来:“超级好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