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55 我再买一件回来给你

    他抬头看着她,手拉了一下她手腕,微微一用力,林惜借着力坐到他的怀里面。

    “这是我让丁源搜集的资料,这都是‘周先生’发给你的短信的卡,每一张卡都是在A市。”

    她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眉头微微一挑:“这有什么关系吗?”

    “你仔细想想。”

    他往后一靠,低头看着她,没有直接告诉她答案。

    时间都过了快两年了,林惜现在想,倒没什么不对。

    但是陆言深既然提到这一点,自然很重要。

    她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我记得好像第二条短信发过来的时候,韩进并不在A市。”

    这么一想,林惜很快就明白陆言深的意思了,但她也有个疑惑:“虽然我也觉得周先生另有其人,但是这一点也不足够证明什么,说不定是韩进在故弄玄虚。而且事情都快过去一年了,对方也没有什么动静。”

    “并不算没有动静。”

    他说着,手摸到鼠标,移了移,将电脑原本的文件退出,然后又点开了另外一个文件给她:“这些是沈寒今天早上发给我了。”

    林惜看不明白:“这是什么?”

    “今年他们到捣毁的窝点。”

    林惜一看,脸色也凝重了起来:“二月到八月都是很正常,但是这九月份开始,慢慢就有点不正常了。”

    陆言深突然低头亲了她一下:“裙子谁送的?”

    他话题转移得太快了,林惜一下子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啊,什么裙子谁送?”

    他不说话,手从她后背裙子镂空的地方探了进去。

    指腹贴上她的后背,林惜颤了一下,顿时就反应过来了。

    她抬手将他的手拉开,看着他勾了勾唇:“我自己买的,陆总舍不得吗?”

    他冷嗤了一声:“你今天的消费才三千多,你这条裙子六千多,你告诉我这裙子是你自己买的,陆太太?”

    最后三个字被他咬重,林惜只觉得心头一抖,想起来自己今天刷的卡刚好是他的副卡。

    “我说同事送的,你信吗,陆总?”

    “呵,你觉得呢?”

    林惜知道瞒不住,只好把事情说了:“我也没想到会碰到宋小姐,她送我一条裙子,我总不好什么都不送给她,所以就买了一条围巾。”

    她说完,低头看了一眼跟前的陆言深。

    他正看着她,倒是让人看不出来他哪里不对,不过林惜就总觉得哪里不对。

    她抿了一下唇,决定转移话题:“如果周先生不是韩进,那会是谁?”

    “转移话题。”

    他毫不留情地拆穿,林惜真是被他气笑了,低头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陆总恶人先告状。”

    他眼眸动了一下,抬眼看着她,不说话,眼底带着几分笑意,林惜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我去睡个午觉,睡完再吃饭。”

    说完,她从他身上跳了下去。

    “衣服扔了。”

    林惜刚走到门口,他才突然之间开口,她被吓得差点儿摔了。

    林惜回头看着他:“这样,不太好吧?”

    “我再买一件回来给你。”

    “……”

    她还能够说些什么?

    裙子林惜没扔,就是脱下来把它重新装了回去,然后压在衣柜的最低处,也不打算穿了,免得陆总到时候亲自动手把裙子给扔了。

    这会儿才四点多一点,林惜习惯了睡午觉,虽然是自己找的借口,但是她换了衣服之后还真的就觉得有些困。

    这冬天最适合睡觉,窗帘拉上之后房间里面的光线很暗,林惜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她直接就睡到六点多,被陆言深叫醒的。

    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林惜半响才清醒过来。

    今天是三十一号,刚好跨年,外面的人多的是。

    陆言深找的地方自然不会多人,单独的包间安静得很。

    菜品很好,林惜难得吃撑了,两个人从店里面出来,能听到隔壁广场那边的喧闹。

    林惜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人,微微拽了一下他的衣袖,抬头看着他,跟个小女孩一样:“陆总,我们去跨年吧。”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那么久,很多事情都没有抬过的仪式,林惜其实是个仪式感很重的人。

    年轻的时候她希望就渴望纪司嘉能够陪着她,像普普通通的情侣一样站在人群中倒数迎接新的一年,可是到头来她等到的只是五年的牢狱。

    前些年一堆的事情压着,林惜自然不会提这样“无理”的要求,可是现在不一样,虽然还有一个周先生不知道到底揪出来没有,但她们总体来说还是安全的。

    再加上半个月前陆言深的求婚,她忍不住想要“得寸进尺”。

    大概是因为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就跟别人不一样,林惜其实更喜欢简单的生活。

    她对物质没什么追求,也不喜欢瞩目的星光璀璨,比起那些动不动就成为热点话题的爱情,她更喜欢细水长流,更想像千千万万的情侣一样,普普通通的,但却平平顺顺地走过一生。

    “你围巾呢?”

    他突然说了一句不着边的话,但是林惜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知道他这算是答应了。

    不过她今天以为是出来吃个饭而已,哪里想到带围巾出来。

    这会儿九点多,广场那边也不知道有什么节目,隔着两条街,林惜都能听到那边的热闹和喧嚣。

    她想起两年前春节他们两个人在度假山庄的那几天,只觉得心头发痒,恨不得将人直接拖着走过去。

    “我不冷。”

    她说着,捉起他的手,直接就放在自己的脖子上:“不信你摸摸。”

    她抬头看着他,眼底带着哀求,灯光落在她眼睛里面,刚好最里面是他,看得人心头都是软的。

    陆言深想起两年前的那个晚上,她信了那个所谓的许愿,睁开眼睛看着他的时候,那笑容让他有些恍惚,就好像如今一样。

    大手微微动了动,“上车。”

    听到他的声音,林惜忍不住抬头亲了他一下。

    很快的一下,亲完之后就跟兔子一样拉开车门上了车了。

    陆言深隔着你挡风玻璃看了她一眼,微微舔了一下双唇,难得勾了一下唇,然后从另外一侧上了车。

    附近的停车场基本上都是车,两个人绕了一圈才找到停车位。

    因为跨年,附近都有活动和表演,一整条街都跟往常不一样,摆满了各种各样精致的小物件,有吃的有玩的也有装饰品。

    林惜想走进去看看,手腕被人一拉,直接就撞到身后的男人的怀里面。

    她抬头看着他,有些不解:“怎么了?”

    “先买条围巾。”

    说着,他牵着她往商场里面走。

    这时候商场里面的人也多得很,陆言深挑了一家最少人的,直接就要了一条灰色的围巾,然后往她的脖子上一缠,才任由她走动。

    街道外面已经封了路,特意劈开几条路给今天小商贩出来摆摊的。

    林惜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她没什么想买的,只是觉得牵着陆言深走在人群里面,总有种自己好像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女一样。

    来来往往的人多,可是她被人护着,没一个人能撞到她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