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56 陆总,又一年了

    林惜对什么都稀奇,她看到点什么都想去看看,一门心思全在那些稀奇的玩意上面了,也没有注意到有人对她下手。

    但是陆言深不一样,他一直都是看着林惜的,所有看到男人的手伸向林惜的时候,他牵着人的手微微一用力,林惜直接就被他拉到怀里面。

    不等林惜反应过来,陆言深抬腿就将那动手想偷东西的那人踹在了地上。

    “陆总,怎么——”

    林惜还想问怎么了,那小偷的口袋摔了几部手机出来。

    今天这边人流量这么大,小偷自然不少,而且都年关了,小偷也想出来“冲业绩”。

    林惜一眼就明白了,但是她今天是出来高兴的,也不想惹麻烦,看了一眼陆言深,趁着人还没有围上来,拉着人挤着就往前走。

    围观者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林惜两个人已经在人群中消失了。

    林惜回头看了一眼,见没有人追上来,她才停了下来,回头看着陆言深,忍不住就笑了起来:“陆总。”

    他捏了一下她的手心,低头将她往身边拉了拉,挡开了一旁经过的人对她的摩擦。

    闹了这一件事情,林惜倒是没像之前那样,人警觉了许多。

    两条街道长得很,她走走停停,买了一杯奶茶暖手,走完两条街,都已经十一点多了。

    人流已经开始往回走了,林惜抬头看了他一眼,“我们也去广场那边吧?”

    陆总今天基本上都是听陆太太的,她指哪儿就往哪儿走。

    两个人走回去广场的时候人已经挤满了人,林惜和陆言深两个人站在外围,他们也不往里面走,站在外面站着。

    大楼的倒计时还有三分多钟,林惜知道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拉着他往一旁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回头伸手从他的大衣抱进去,“陆总,又一年了。”

    “嗯。”

    他抬手抱紧了她,抬头看着那屏幕上倒数的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谁都没有想到,这么一年又过去了。

    最后十秒的时候,人群的倒数声震耳欲聋。

    林惜下意识地收紧了手,最后三秒的时候,也忍不住跟着倒数了起来:“3—2—1!”

    “新年快乐,陆总!”

    她回过头,看着身后的男人。

    “新年快乐,林惜。”

    “砰砰砰——”

    一束一束的烟火在远处绽开,林惜只觉得自己的心头有点热,忍不住抬手勾着他的脖子,抬头吻上了那双薄唇。

    陆言深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一点点地加深了这个吻。

    周围都是笑声,还有新年祝福,也有情侣像她们一样拥抱亲吻。

    辞旧迎新,他们又走到了新的一年。

    林惜被松开的时候,气息已经有些不稳了,她低头埋进他的怀里面,缓了几分钟,才抬头看向他:“回家吧,陆总。”

    人群还在闹,林惜回头看了一眼,低头看着自己被牵着的手,不禁收紧了一点。

    车停的地方有点远,两个人不紧不慢地走着。

    人基本上都在广场那边,两个人刚走到小区边,突然就被拦下来了。

    这边的路灯坏了,来往的人不多。

    陆言深伸手就将她拉到身后,林惜看了一眼跟前的几个人,她一眼就认出来其中一个是之前想要偷她口袋里面的人。

    林惜拉了一下陆言深的衣摆:“陆总,是那个偷手机的小偷。”

    陆言深回头看了她一眼,抬手拉了拉她的围巾,直接就将围巾拉到了她的鼻子上,“往一旁站着,别过来凑热闹。”

    就这么五个人,陆言深一个人对付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她听话地往后站开,陆言深脸色凝了下来,看着跟前的人,不说话也不动。

    领头的男人先开的口:“知道我们为什么拦你没有?”

    “不知道,所以呢?”

    他看着跟前的五个人,一身黑色的外衣长身玉立,偏偏整个人的气势却冷得吓人。

    领头的男人对上他视线,怔了怔,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既然这样,我们就让你知道!”

    说完,他往后招了招:“给我打!狠狠地打!”

    林惜不是第一次看他打架,以前最危险的时候,刀枪一起过来,他都能应付自如。

    这么几个街头的小贼,陆言深没几下就把两个人踹在地上了。

    他出腿出手向来都是又快又狠,林惜跟他练习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时候他尚且只用了不到五分的力气,她都扛不住,更别说现在了。

    月色下,刀刃一反光,林惜眉头一皱:“陆总,他们有刀!”

    陆言深侧身避开刀,捉着迎面而来的人的手腕,将他握着刀的手一扭,那刀直接就落在地上,男人惊叫了一下:“疼——疼——”

    他眉目不动,一脚就将人踹开。

    广场那边的人开始散了,三三两两的人开始走过来,陆言深左右手各捉了一个人,用力拉着两个人一撞,两人一晕,直接摔在了地上。

    五个人这时候已经没有人站起来了,陆言深回头看了一眼林惜,抬腿走过来将她的围巾往下拉了拉,牵着她往前走。

    那五个人也没有人敢追上来,只能看着两个人一步步地走远。

    林惜刚才看到那一刀有点险,连忙捉起他的手,见没有受伤,才松了口气。

    这么一个插曲,等两个人到车库的时候都已经凌晨过去半个小时了,回到家都快一点了。

    陆言深做事情向来都谨慎,虽然今天那些人看起来没什么可疑,但他还是打电话让丁源派人去查一下。

    林惜今天走了一晚上,也累了,洗完澡出来之后没撑住,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外面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了,陆言深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林惜趴在床边睡着了。

    他抬腿走过去,伸手想要将人抱回去,刚碰到,她自动就缠了上来:“陆总。”

    陆言深低头看了一眼林惜,眼睛还是闭着的,显然已经完全睡着了。

    他掀开被子将人塞了进去,抬手摸了摸她的脸,才抬手关了灯。

    一年又过去了。

    (本来是昨晚写的,没赶上,新年快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