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59 你想都别想

    林惜是被生物钟叫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面还是有黑的,外面显然天色还没有亮。

    她刚一动手,身旁的男人也醒了。

    她腰上被他一扣,人也被他拉着到怀里面了。

    陆言深侧过头,就这么在她的脸上蹭了一下,林惜直接就被他的胡子扎醒了。 她被扎得有些疼,忍不住抬手推了她一下,另外一直手伸到上方开了灯。

    房间顿时就亮了起来,林惜回头看了一眼陆言深:“陆总,你这是想要赖床?”

    他看着她,也没有说话。

    林惜笑了一下,自己下床去洗漱。

    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起来了,换了衣服进浴室。

    今天早上的天气不是很好,雾气有点重,跑了一圈之后两个人决定直接就去训练室。

    从电梯出来的时候,林惜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陆言深。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背着她一步步走过去,视线在靠在他们家门边上的男人扫了一眼,也没说话,空了一只手去按指模开了门。

    沈寒倒是自觉,换了鞋子自己先去倒了一杯热水,一边喝着一边看着陆言深:“你们两个倒是有情趣。”

    林惜去洗澡了,陆言深睨了他一眼:“知道就不要来打扰我们。”

    听到他的话,沈寒也不在意,只是笑了一下,从怀里面摸了根烟,还没点上,就被陆言深拿走扔到垃圾桶了。

    他愣了一下,不可思议地看着陆言深。

    “我家禁烟。”

    沈寒滑了一下打火机,“我怀疑韩进不是周先生。”

    陆言深看着他,没有接话。

    沈寒将杯子里面的水全喝完,“缅甸那边又开始来往了,而且线路很隐秘,我们收了好几次的情报,都是扑空的。”

    “韩进前些年前确实一直在国外,而且他回国的时间不长,但是你知道的,我跟了周先生这么久,他不可能在国外待那么久。”

    陆言深眉头动了动,这时候才接了他的话:“我和林惜也在怀疑,但是对方现在按兵不动,我们也只能按兵不动。”

    沈寒苦笑了一下:“这边是按兵不动,可是我的那边,他已经死灰复燃了。”

    话说到这里,两个男人都沉默了下来。

    林惜洗完澡出来看到就这样的景象,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谁都没说话。

    沈寒抬头看了一眼林惜,“我去阳台抽根烟。”

    林惜愣了一下:“啊,哦。”

    他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陆言深。

    陆言深看了他一眼,侧头看着林惜:“我去洗澡,让他抽完烟就走。”

    说完,他直接起身就走向房间了。

    林惜只觉得好笑,倒是第一次看到陆言深这样子。

    她扭头看了一眼阳台那边,沈寒正背对着他们抽烟,风大得很,他身上的夹克被吹得猎猎的响。

    林惜突然之间想起了宋敏昨天抽烟的样子,两个人简直是一模一样。

    沈寒抽完烟进来,陆言深还没洗完澡。

    他在林惜的对面坐了下去,也没有隐瞒的意思:“韩进可能不是周先生。”

    林惜对他这么直接坦白有些反应不过来,点了一下头,才开口:“我和陆总说过了,我个人也觉得两个人有点不像。”

    沈寒摸了一下脸:“你和陆总小心一点,韩进就算不是周先生,但也是他的左右手,现在右手被我们砍了,他不会轻易罢休的。”

    林惜点了点头:“你也是。”

    她抿了一下唇,有点没忍住想要告诉他宋敏的事情,幸好这时候陆言深已经出来了。

    他看了一眼沈寒,沈寒也抬头跟他对视了一眼,最后沈寒败下阵:“我走。”

    “林惜,我先走了。”

    “早餐很快就送上来了,你不吃了再走?”

    “不了。”

    他孤家寡人,不是很想吃狗粮,怕噎着了。

    关门声落下,林惜有些好笑地伸手向走过来的男人:“你赶沈寒走干嘛?”

    陆言深伸手将她抱了起来,林惜低头亲了他一下:“嗯?”

    陆总面不改色,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了下去:“他有事。”

    “我信你——就怪了!”

    陆言深睨了她一眼,当没听到。

    沈寒下了出租车,没有先进去小区,而是绕了一条路,进了个一条巷子。

    他靠在墙壁上,从口袋里面摸了一根烟点上,刚抽了一口,一直跟着他的人就这么闯进了眼底。

    看清楚来人之后,他捉着人的手一松,冷硬的脸色微微一动,抬手直接将只抽了两口的烟往地上一扔,然后扭头就走。

    宋敏下意识地捉着他,“阿泽。”

    他头也不回地伸手掰开她的手:“你认错人了。”

    这大冬天的早上,风就好像刀子一样,可对宋敏而言,也没沈寒这话的伤害大。

    她的手指被一根根的掰开,她又固执地捉了回去:“阿泽。”

    开口的声音有些发颤,看着他的眼底已经发红了,里面沁满了眼泪,只要她眼睛一眨,就能哭出来了。

    沈寒冷哼了一下,“我叫沈寒,不是你口中的阿泽,松手。”

    不管他怎么说,宋敏就跟没听到一样。

    沈寒回头直接就扣着她的手腕一反,在宋敏吃痛的时候,抬腿就跑了。

    宋敏追不上,只能看着他一点点地跑远,手腕上的痛正提醒着她,他真的恨她。

    林惜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接到宋敏的电话,对此陆总十分的不满,伸手就要抢过她的手机想要把电话挂了。

    但是她一听就听到宋敏现在情绪不对,她微微侧开身,抬手挡开了陆言深的手,用眼神示意他先别动,然后问电话里面的人:“宋敏,你现在在哪里?”

    “零度,有点难受,忍不住喝了点酒。”

    她说话倒是很清晰,林惜眉头皱了皱,“你自己一个人?”

    “我一个人很久了,林惜。”

    这话真的让人听了都觉得心酸,林惜想到今天的沈寒,再想到昨天在她琴行门口抽烟的宋敏,最后还是没狠下心肠来:“你别乱动,我来找你。”

    “谢谢你,林惜。”

    林惜随意地应了一句,挂了电话,想要起身去换衣服,却被陆言深拉住了。 她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这里也有一个大麻烦,这会儿已经十一点多了,宋敏还是在酒吧,陆总怎么可能会让她出去。

    可是宋敏一个人在酒吧里面,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林惜抿了一下唇,抱着他亲了一下,“陆总,想不想去酒吧?”

    “不想。”

    林惜滞了一下,眼底多了几分哀求。只是不等她开口,他已经先一步开口了:“你想都别想。”

    “……”

    换好衣服出门的时候,林惜总觉得自己这割地赔款有点狠。

    手心被大手捏了一下,她抬起头,就对上了陆言深的黑眸。

    “还不走?”

    林惜想到宋敏,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连忙跟着他出了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