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61 别乱跑,在家等我回来

    陆总递给她的,自然不可能是正经的睡衣了。

    林惜看了一眼镜子里面的自己,脸难得有些红。

    她找了一件毛巾把自己裹住才推开门走出去,出去的时候发现陆言深端了两杯红酒。

    见她裹得严严实实地出来,也不急,伸手递了一杯给她:“美颜。”

    林惜酒量虽然不是很好,但也不至于一杯倒。

    她伸手接过红酒低头微微抿着,拢着毛巾的手不禁紧了紧。

    陆言深两口就把红酒喝完了,他把被子往桌面上一放,抬腿走到床上坐着,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林惜抬头对着他的视线,一开始有些受不了,慢慢她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不紧不慢地抿着杯中的红酒。

    房间里面谁也没有开口,气氛却像胶了起来一样。

    将近过了五分钟,林惜才把杯中的红酒喝完。

    她将红酒杯靠着陆言深刚才放下的杯子搁了下去,然后抬腿走过去。

    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她的身上,林惜干脆将身上的毛巾扯开,露出底下的若隐若现。

    黑眸看到这样的光景微微一暗,她有些满足,也有些得意,伸手撑在他的身侧,弯着腰低头看着他笑:“陆总,好看吗?”

    她这样弓着身,陆言深一眼就看到松开来的睡衣的光景。

    大手往她的腰上微微一勾,她整个人就柔软地贴在了她的身上:“你说呢?”

    他低头贴着她的耳侧,一边亲着她一边应着。

    林惜也抬手抱着他,大手隔着那凉薄的睡衣来回地游走,就跟会动的一团火一样,这里烧一下,那了烧一下,她很快就浑身都烫了起来了。

    林惜有些不甘心,手落从他的衣摆探了进去,手指一跳一跳地往上走。

    陆言深将她抱着翻了个身,两个人的位置换了过来。

    身上那薄如蝉翼的睡衣已经被他扯下来了,林惜觉得有些冷,忍不住抱紧了人。

    不等她反应过来,他的手突然之间顺了进来,林惜猝不及防,低声叫了一下:“嗯——”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难得笑了一下:“腿张开一点。”

    这个时候,陆言深的声音已经完全哑了。

    林惜意识到他准备做什么,脸烫得厉害,但还是微微张开了腿。

    “看着。”

    他抬手放到她的腰后,将她微微抬了起来。

    林惜忍不住咬了他一下:“陆总,适可而止。”

    耳边是他的笑声,陆言深低头一点点地看着,直到差不多,他才收了手,抬头看着她:“林惜?”

    她怕他说出什么难听的话,连忙抬手抱着他的头,用双唇堵住了他的嘴。

    他扣着她的后脑勺,一点点地加深了这个吻。

    失控的感觉一点点地涌过来,她抱着他的手不禁收紧,身体一点点地发着颤。

    陆言深这时候松开了她,抱着她微微动了下,“好玩吗?”

    林惜听到他的话,抬手掐了他一下,张嘴在他的胸口上咬了下去:“不许说。”

    “嗯,我不说,我做。”

    他说着,突然抬高她的腿,一点点地挤了进去的同时把模式换了。

    林惜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眼睛沁满了水,看得他心头更加热。

    胡作非为了将近两个小时,林惜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陆言深帮她清洗的时候,她直接就睡着了。

    两个人将近凌晨三点才睡的,第二天自然不可能早起。

    林惜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尽管窗帘拉紧了,但是屋里面还是有一点光。

    她动了动,觉得腰酸腿软。

    陆言深难得还在床上,她转过头去,在他睁开眼前先张嘴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

    “属狗的?”

    下巴一紧,林惜松了口,抬头看着他,笑了一下,伸手滚到了他的身上:“陆总今天不去公司吗?”

    最近年关,陆言深就算想当甩手掌柜,也空闲不到哪儿去。

    他伸手出一只手抱着她,让她不至于滚下来,另外一只手顺着她身后的长发往下,在她臀上拍了一下:“下午去。”

    林惜有些疼,拉开他的手:“疼!”

    “我亲一下?”

    他说着,抱着她作势要起来。

    她哪里敢让他再亲了,再让他胡作非为下去,她今天怕是不用从这张床上下去了。

    林惜低头咬了一下他的唇:“过几天是不是要去R市?”

    光美已经进入C轮融资了,这几天有个德国的客户,陆言深自然要过去一趟。

    林惜想了想,“带我吗?”

    陆言深掀了一下眼皮:“不带。”

    “真的?”

    他冷哼了一声,“中午想吃什么?”

    林惜知道他是要带着自己去的,也没再问,想了想,“想喝粥。”

    闹过头了,她的胃口不是很好。

    陆言深摸到手机,打电话让人送粥。

    林惜不禁想到宋敏,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想了想,她也翻身滚到一旁,也摸到自己的手机,找到昨天晚上的通话记录,把宋敏的号码存了,斟酌了一下,发了条短信过去。

    她刚把短信发完,陆言深也刚好把电话挂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林惜把手机放了回去,“十一点了,该起来了。”

    “哦。”

    他应了一声,却没动。

    林惜的手伸出来了有些凉,忍不住顺进去往他的胸口上贴了贴。

    他也不阻止她,就这么看着她。

    林惜手都被捂热了,想收手,却被他拉住了:“你浑身都凉,我帮你暖一下?”

    “不用,我不凉,我——”

    她话没说完,人就被他压住了。

    两个人都没穿什么,这样的接触实在是有点难以形容。

    林惜是真的不想来了,手挡在他的胸口上,看着他可怜得很:“我疼。”

    他哼了哼,倒是松了手,翻身拿过床头放着的外套套上,然后去衣柜给她找了衣服扔到床上,才抬腿进去浴室洗漱。

    林惜确实是真的疼,起身的时候她忍不住就抽了口气,缓了一会儿才勉强缓过来。

    两个人吃了午饭,林惜端了本书坐在沙发上看,陆言深去打电话了。

    宋敏的短信就是这时候回过来的,就两个字:没事。

    林惜猜到她现在不想多说,也没有追问什么。

    一点多的时候陆言深要去公司开会,公司一到年关,事情特别多,会议还多。

    林惜帮他系好领带,满意地看了一眼:“很帅。”

    “不陪我?”

    他伸手拉住她,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下。

    林惜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陆总自食其果怪我吗?”

    陆言深扣着她的后脑勺,狠狠地亲了两分多钟,才松了口:“别乱跑,在家等我回来。”

    “好的陆总,您现在可以去上班了吗?”

    她把外套递给他,陆言深伸手接过,最后凉凉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拉开门怎的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