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66 我只是觉得有点渗人

    李可妮刚下车就被拦了下来,她脸色白了一下,刚想跑,但是两个男人已经伸手就将她拉住了。

    她被扣住手腕,嘴也被捂住了,整个人就这样被禁锢住了。

    很快,她的嘴就被胶布封住了,男人一只手就将她扛了起来,塞进车里面将她的手脚缠住了。

    她发不出声音,也挣扎不了,眼神看着车窗外面,一点点地生出恐惧。

    林惜醒来的时候还很早,她刚转了个身,陆言深也醒了。

    两个人换了衣服之后去了酒店的健身房跑步,七点多的时候两个人才回房间洗澡换衣服。

    她刚洗完澡出来,酒店的早餐就送上来了。

    陆言深刚进浴室,她让送餐员把东西放桌面上,对面茶几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林惜看了一眼,是陆言深的手机,来电是一窜数字,她也不知道是谁的。

    想了想,她没立刻接,她拿着手机到浴室门口:“陆总,有人打电话找你。”

    “谁?”

    里面的人似乎关了水,林惜把号码念了一遍。

    “你先接。”

    他应了一句,又把水开了。

    这时候,林惜手上拿着的手机刚好通话结束。

    但是很快,对方又打电话过来了。

    林惜拿着手机走到沙发上,夹了一个抱枕,“你好,我是林惜,陆总在忙。”

    “陆太太,李可妮昨晚想要逃走,人我们捉住了,就昨天的地方关着,麻烦您跟陆总说一声。”

    林惜挑了一下眉:“我知道了。”

    “还有,李可妮的身份我们也查出来了,发到陆总的邮箱,还要麻烦陆太太您提醒一下陆总。”

    挂了电话,陆言深刚好出来。

    林惜把手机放好,靠在沙发上仰头靠着他:“昨晚李可妮逃跑,人被捉住了,还有她的资料已经在你邮箱了。”

    陆言深擦了一把头发,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情:“先吃早餐。”

    她眼眸动了动,最后也没说什么,把抱枕放下,起身走到餐桌上。

    林惜知道李可妮这个人必定是大有来头,不然也不会就这样就已经做贼心虚要逃了。

    她也是傻,前脚就被他们给捉去问话了,后脚就跑了,这不是典型的此地无银吗?

    因为惦记着李可妮的事情,林惜吃得有些快,平日里她吃东西总是要比陆言深慢上几分钟的,这会儿跟他同时把最后的一口粥喝完,抽了张纸巾,擦了一下嘴,她就有些忍不住看着对面的男人:“陆总,你是不是已经猜到李可妮会逃了?”

    他看了她一眼,见她有些迫不及待,也不卖关子了,“她心虚,自然是要跑的。”

    说着,陆言深起身去拿了笔记本电脑,刚坐在沙发上,想要让林惜过去,人就已经在他的身侧坐下了。

    房间里面开了暖气,倒也不觉得多冷,林惜穿得也不多,所以直接侧过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直直地盯着那电脑屏幕。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难得勾了一下唇角,然后登了邮箱,找到最近的那一封邮件,点了进去。

    李可妮的资料一下子就显示出来了,不得不说丁源办事不仅仅靠谱,速度还十分的快。

    邮件缓冲出来,林惜看着那上面关于李可妮的一点一滴,只觉得毛骨悚然。

    光是开头的第一行字,她就不用再看下去了。

    打在腿上的手被男人拿了起来,林惜愣了一下,抬头对上陆言深的眼眸,她笑了一下:“我没事,我只是觉得有点渗人。”

    确实,消失了整整七年的林璐突然之间改头换面地出现在她的跟前,而且之前她甚至还试图去勾引陆言深。

    林惜终于知道为什么昨天不管他们怎么问,她都不开口了,她一开口,这笔账就不是那么简单地算了。

    林璐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从那个炼狱一样的地方逃了出来,现在又落到陆言深和林惜的手上。

    当初她被陆言深送走之后,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人待的。

    那些来的男人没一个是正常的,她忍了一年多就忍不了了,跟看守她的男人上了几次床之后,趁着对方不注意找机会逃了出来。

    她逃出来之后过得也不好,身上没钱,身份证也没有,刚开始的几天还在天桥里面住过,被乞丐强过。

    后来她又去偷东西,有了点钱之后勾搭了一个有妇之夫,一步步地借着男人往上爬。

    现在李可妮这个身份她弄得也不容易,整容之后她渐渐也不用东躲西藏了。 只是没想到半年前会在R市碰上陆言深,她也是跟踪了陆言深好几次才知道他失忆了。

    A市发生的事情瞒得密不透风,她自然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她那几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活,全都是陆言深和林惜所赐的。

    她也知道自己不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了,一直这样纠缠在男人之间也没有办法。

    陆言深失忆了是个好机会,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成功搭上陆言深,将以前受过的痛苦都还给林惜。

    但是陆言深失忆了之后比没失忆前还要冷,她好几次都借着以前的事情套他,后来次数多了,他知道了之后,不管她怎么找他,他都不理会,甚至借着辛可豪的人将她警告了一番。

    她渐渐也歇了那样的心思,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再见到林惜。

    这个自己斗了二十多年的女人,她把她送进监狱五年,她也给了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几年。

    林璐自然是不甘的,可是她能怎么办?

    以前不自量力地以为能把林惜拉倒,结果最后把自己坑进了火堆。

    她现在没什么想法,只想离这两个人远远的,但是到头来,还是被陆言深捉了回去。

    门推开,陆言深和林惜走进来。

    林璐被绑住了,嘴里面也塞了布,话也说不出来。

    守着她的男人见到陆言深和林惜进来了,抬手把她口中的布扯走了。

    “陆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整容之后,脸跟以前一点儿相像的地方都没有,自然不会想陆言深和林惜两个人已经知道她就是林璐了。

    这是她最后的一层防护了,要是没了,她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可惜上天并不眷顾她,林惜上前走了一步,将林璐的一张照片放到她的跟前:“林璐,不容易吧?你居然把自己整成这个样子,要不是你妄想对陆总下手,我们还真的不知道,你居然还活得这么好。”

    林惜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一张脸,嘴角勾着冷意。

    陆言深看着她,也不说话。

    林璐脸色直接就白了:“你,你在说什么,我,我不知道!”

    她有些崩溃,但也知道自己不能奔溃,只能死死地咬着牙忍着。

    林惜轻笑了一下:“不过你变化确实大,变的,可不仅仅这一张脸。”

    林璐知道,他们是真的知道她是谁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