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67 你喜欢就好

    她看着林惜,是真的害怕,整个人都在发颤:“林,林惜,你还想干什么?”

    听到她的话,林惜不禁笑了一下:“这话难道不是应该我问你吗?要不是你主动往陆总的跟前凑,我们也不会发现,你居然也在这里!”

    她说着,表情突然之间阴沉了下来,弯下身停在她跟前不到五厘米的距离:“我的好妹妹,我看你过得也挺好的。”

    时光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从前,只不过是她们两个人的位置调转了过来。

    这话她以前对林惜说过,就在她刚出狱没多久的时候。

    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倒是轮到她对她说了。

    “林惜,你一定要将我逼到死路吗?”

    她也不再是以前的林璐了,这么多年,不管错和对,她现在最看重的是自己的小命。

    人生在世,活着最重要,活得好才是宗旨。

    “你觉得呢?”

    林惜退开了两步,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林璐,眼底一片的冷意。

    林璐咬了一下唇:“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何必还耿耿于怀?”

    “耿耿于怀的是我吗?”

    林惜一句反问,让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到底,还是她自己犯贱,如果她能够理智一点,就算陆言深失忆了,也不要上前招惹,就不会有现在的下场了。

    听到林惜的话,林璐突然之间笑了起来,跟个疯子一样:“你说得对,是我!既然落到你的手上了,那我只能自认倒霉!只希望下一辈子,你别再碰上我,不然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的,林惜!”

    死到临头了,林璐倒也无所谓了。

    她跟林惜之间开始的时候没有深仇大怨的,但是也不知道怎么一步步就走到现在这样。

    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现在想想,大概是她们天生就不对盘。

    林惜没做错什么,可是她就是看不惯她,她看上的,她都想抢走。

    陆言深她抢不到,这大概是她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了。

    只是现在都落在林惜的手上了,遗憾算什么!

    林惜也不说话,直直地看着林璐。

    半响,她回头看了一眼一直站在身后的陆言深:“陆总。”

    男人伸出手,将她牵到身侧,也没有说什么,两个人就抬腿离开了。

    林璐愣了一下,走到门口,她就听到林惜的声音不冷不淡地传来:“既然是这样,那我这辈子就先让你生不如死吧。”

    刚说完,她和陆言深两个人已经完全走出了屋子里。

    林璐刚才也就是发了疯,现在真的听到林惜这样说,她怕得哪里管得连那么多,拖着凳子就想去追那两个人:“林惜!你给我回来!我错了!我道歉,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林惜!”

    她歇斯底里地嚎叫着,但是林惜哪里会为了她停下来。

    那看着她的两个男人也不动手拉她,这么冷的天,她整个人瘫在地上,哭得整个人都发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守着她的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接了个电话,然后跟另外一个男人对视了一眼。

    林璐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被男人拽着提了起来。

    她惊了一下,开始死命地挣扎:“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这是犯法!犯法!救命啊!救——唔!”

    她喊了没两句,嘴里面又重新被塞了布块。

    林璐发不出声音,只有一双眼睛惊恐地瞪大。

    被拖上了车,林璐整个人都在发颤。

    她知道自己要死了,而且还不会痛快地死。

    大概是人在死之前会想许多生前的事情,她活了三十多年,也不知道为什么,死到临头,第一个想到的人居然是林惜。

    她妈是个小三,她生出来就不被林景喜欢。

    她以前没想过和林惜争些什么,因为她的出生是她妈设计来的。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开始妒忌林惜,妒忌得发狂。

    她跟纪司嘉先相遇的,她其实并不爱纪司嘉,年轻时候的爱太肤浅了,她对纪司嘉,更多是因为林惜。

    后来呢?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发了疯一样逼着林惜,不惜一切都要让林惜不好过。 如今她再也没有机会去计较或者比较什么了,她连活不或得到明天都不好说了。

    她突然发现,以前的自己有点不可理喻。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重头再来的话,她一定会躲得远远的。

    她林璐是林璐,林惜是林惜,没有必要因为一个“林”字而纠缠拉扯了这么多年。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爱过谁,想来,也算是自作孽了。

    人太贱了,连天都看不过去了。

    她终于不再乱动了,眼泪从眼角流下来,一张脸顿时就湿了。

    车子停了下来,她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车门被拉开,冷风跟刀子一样刮在她的脸上。

    很快,男人就伸手将她从车上拽了下来。

    林璐知道自己避不过了,可是她还是没有拌饭控制自己的害怕。

    她闭了眼睛,被拖在摔在地上,咬着牙等着一切的到来。

    但是等了很久,她都没等到什么。

    车子重新启动,她连忙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公园里面,车子已经开走了。

    大冬天没什么人出来,她一个人躺在地上,也没有人发现。

    林璐试图动了一下,发现身上的绳子突然之间松了开来。

    她惊喜地挣了挣手,很快,绳子就从身上掉下去了。

    她连忙抬手将嘴里面的布条也拿走,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自己。

    林惜刚进房间就伸手从身后把男人抱住了,他也不挣开她,只是将外套搭在沙发上,然后坐了下去,一只手微微一用力,就将人拉到了跟前。

    林惜原本在他腰上的手也松了,落到他的脖子上。

    她抬头看着男人的双眸,视线落在那薄唇上,她凑上去轻轻碰了一下:“没生气吧?”

    陆言深出手向来都是狠的,他亲自料理的人都不多,但是但凡他亲自动手的,都没几个能好的。

    林璐不知悔改,始终是一个炸弹,但是在他打电话的时候,她却生生让他把人放了。

    其实没什么意思,都这么多年了,她沦落到整容这个地步,想来也过得不好。

    她也不是善心大发,只是觉得R市这个地方她也不会常来,A市全都是陆言深的视线,林璐回去,就算要动手,估计还没有拔刀,人就被捉住了。

    可她到底是姓林,尽管她和林景都不喜欢林璐这个存在,可是这大概是世界上,林景唯一还留着的,除了她之外的证明了。

    林璐这一次也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既然不是韩进的人,那么她也不必赶尽杀绝。

    冤冤相报,没什么意思。

    陆总难得没有刺她,只是捏了一下她左手的手心:“你喜欢就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