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70 我陪你一起去

    陆言深自然是知道她是故意的,他七点不到就吃了晚饭,早就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

    但是林惜不一样,她刚从餐厅里面出来,看样子吃得也不少。

    “嗯。”

    捏了一下她的手心,轻轻警告了一下,陆言深带着人在一楼逛了起来。

    这会儿才八点多,但是商场的人并不多。

    这都快年关了,大多人要加班赶进度,就为了能过个好春节,当然没什么人来逛商场

    也就是陆总跟陆太太两个不缺钱的人,闲着愣是在商场绕了两圈,但什么都没买。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林惜今晚确实吃得有点多,差点儿就撑了。

    不过在商场走了一圈,她消化得差不多了,找了衣服去洗澡。

    她好几天没洗头了,今天晚上时间还早,就洗了个头。

    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陆言深看了她一眼,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林惜头发长,她拿着吹风机坐在床上吹头发。

    陆言深出来的时候她头发也就五成干,用手摸上去,还能够摸到水。

    他直接就从她的手上拿过了吹风机,一边帮她吹头发一边问她:“宋小姐找你什么事?”

    林惜眉头微微动了动,习惯性想要回头看他一眼,但是想到自己头发在他的手上,最后还是作罢。

    “宋敏就是找我吃饭而已。”

    她说完,才突然想起宋敏说的事情:“下个星期三正益年会,陆总你有空吗?”

    他想都没想,直接就拒绝了:“没空。”

    “那我一个人去好了,毕竟宋——”

    “你也要去?”

    听到她的话,陆言深将吹风筒调到了中档。

    “是啊,宋敏说了,你要是没空,就让我去。”

    “星期几?”

    刚才还说没空,现在又问她星期几,感情他是故意的?

    林惜哼了一声:“星期三。”

    “我陪你一起去。”

    用的是“陪”而不是“跟”,显然林惜要是不去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去的。

    林惜也懒得跟他说了,陆言深对宋敏好像有什么误解。

    这些天琴行来报寒假班的人也多了,林惜也难得的忙了起来。

    人忙着的时候通常都记不住时间,上周才想着这个星期三要去正益的年会,林惜这两天忙着忙着就忘了。

    要不是宋敏亲自打了电话过来,估计她到年会开始,人还在琴行里面。

    宋敏中午的时候特意打了个电话给林惜,提醒她记得今天晚上年会的事情。

    林惜这时候才记起来,那天晚上她就发消息跟宋敏说了她跟陆言深两个人都会过去的。

    正益的年会自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去的,挂了电话,林惜想起礼服的事情。

    她这会儿去买,已经来不及了,家里面的礼服都穿过了,正益年会这么大的场合,她要是再穿一次,免不了又有人嚼舌根。

    林惜正想着要怎么办,谭玉英说有人找她。

    她只能先把这事情放一放,刚走出去,就看到丁源的助理拿着一个礼盒进来:“陆太太,这是陆总准备的。”

    林惜愣了一下:“这是什么?”

    “这是今晚的礼服和鞋子。”

    她有些惊喜,连忙接过盒子:“你来得真是时候,我正想着晚上穿什么。”

    丁源的助理笑了笑:“陆太太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公司了。”

    林惜连忙点头:“回去吧,麻烦你走这一趟了。”

    “陆太太客气了。”

    看着人走了,林惜才拿着礼盒去办公室,打算先试试。

    礼服一看就知道是陆总挑的,但凡他挑的礼服,基本上都裹得紧紧的。

    深蓝色的绒面礼服,长袖款的,领口是浅V,林惜的锁骨刚好露了一半,再搭一条细项链,就很好看了。

    鞋子的跟不高,也就五厘米左右,林惜穿起来合脚也不吃力。

    礼服跟鞋子都没问题,林惜试完之后放回去礼盒里面,然后出去准备她接下来的课。

    她的课从下午两点半到四点半,两个小时两节课,中间休息二十分钟分钟。

    从琴行出来的时候陆言深已经在门口了,这几天的气温都逼着零度,但就是没下雪,可风大。

    林惜刚出去就冷得哆嗦了一下,陆言深开了车门让她进去。

    两个人去吃了晚饭垫了垫肚子,然后六点的时候才回去家里面换衣服。

    林惜不太习惯浓妆,化起来复杂,卸起来也复杂。

    她除了口红颜色稍微亮眼之外,眼妆都是很日常的。

    裙子虽然是浑身上下没一点儿露的地方,可是腰身和上围都十分的贴合,紧裹着将她的线条勾勒得十分的明显。

    她踩着高跟鞋从房间走下去,陆言深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虽然看着跟他日常穿的没什么区别,但是林惜认得出来,那衣服的颜色比她的深了点,看着像黑色,但其实也是蓝色系的。

    她不禁笑了一下,刚走到他跟前,陆言深手上就多了一条项链。

    林惜有些惊讶:“你什么时候买的?”

    他一边帮她戴上一边应着:“上个月让人设计的。”

    陆言深喜欢给林惜定期买各种各样的珠宝衣服,以前就算两个人还没有确定关系的时候,他就喜欢给她买各种各样的衣服。

    林惜以前不知道,因为丁源帮她买的,结果后来才知道,那些衣服都是陆言深亲自给她翻杂志选的。

    陆言深这两年闲下来之后,动不动就让人给她设计首饰。

    那些首饰的版权他都直接买下来了,全世界也就林惜一个人有。

    不过陆言深倒不是专门挑牌子的,他喜欢看珠宝杂志,看到新锐的设计师设计的产品适合林惜,他直接就让丁源去联系人把版权买下来。

    有人愿意卖,有人不愿意,但是丁源有的是办法,而且陆言深什么都不多,就是钱多。

    林惜知道他这爱好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她除了重要场合,一般很少戴,可是她那收藏盒子里面,都快堆满了,有许多,她连戴的机会都没有。

    这事情她也跟陆言深说过,不过陆总向来随心所欲,林惜在这事情上管不了他,也就算了。

    “好了。”

    林惜低头看了一眼脖子上的项链,抬手摸了摸:“谢谢,很漂亮。”

    他伸手牵过她:“走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