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72 我的太太被人欺负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林惜发现A市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她刚出家门口就被冷了一下,伸手揣到兜里面,另外一只手被陆言深牵着,他的手暖和,牵着林惜只觉得暖,不觉冷。

    今年的春节在二月份,这一月份就快过去半个月了。

    琴行的寒假班已经开始了,林惜也跟着忙了起来,陆言深这几天除了开会就是开会,两个人这段时间碰面的时间也就只有晚上了。

    李慧已经六个多月快七个月了,再过三个月就能生了。

    林惜怕累着李慧,就把她带的一个班自己接到了手上。

    琴行这今年发展得不错,但是林惜没有什么心思,所以也没有开分行的意思。

    A市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这琴行是林惜开的,林惜背后站着一个陆言深,所以根本没几个人敢到琴行里面闹事情的。

    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今年林惜开了一个比赛培训班之后,招生的范围扩大了之后,琴行就出问题了。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年后有一个春季比赛,就在A市举行,琴行的竞赛班里面选了三个适龄的小孩参加集训。

    那三个小孩是林惜和赵茜茜两个人轮流单独培训,当初选人的时候,都是通过她和赵茜茜还有李慧、田妮四个人一起评定的。

    傅南清不管是她,李慧和田妮赵茜茜她们都觉得很有天赋,这个比赛并不是什么大比赛,林惜是有意培养傅南清,所以这个比赛不过是一个小预热。

    但就因为这个比赛,引起了一个家长的不满。

    傅南清是林惜亲自招进来,还免了他的学杂费,甚至偶尔林惜还会给他一点吃的穿的当奖励去接济她。

    班上有个女生叫白小雨,特别的刁钻,但是她特别会在林惜她们的跟前卖乖。

    林惜不喜欢滑头的孩子,白小雨才八岁多一点就会拍马屁了甩小心思,林惜平时对她的态度并不算热切。

    这一次比赛选的三个人里面,白小雨没选上,一开始她妈妈来,说给琴行五万块,能不能把白小雨加到名单里面去。

    谭英玉帮林惜管了这么久的琴行,自然也知道林惜的做事法则。

    陆言深的钱有多少谁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从来都不缺钱。

    林惜作为陆太太,她还能缺钱么?

    琴行一个月撑死了盈利也就是十几万,这还是在寒假暑假高峰期才能有这个盈利。一年下来一百万算是给多了,就这点钱,林惜光她自己在万伦一年的分红就有十几倍了,哪里看得上这点钱。

    所以白小雨她妈的五万块,谭英玉看都不看,直接就拒绝了。

    后来对方又加了几万,最后加到十万块。

    谭英玉口都没松过,但是白小雨她妈妈每天风雨不改地过来骚扰捣乱,跟个泼妇一样。

    这事情林惜一开始还不知道,毕竟谭英玉不想拿这点事情去打扰她。不过林惜这段时间天天来琴行,怎么可能瞒得住。

    林惜知道自后,直接让谭英玉去警告家长,如果再这样下去,她们琴行直接就把学费退还。

    白小雨妈妈终于消停了两天,原本以为这事情完了。

    结果还没过三天,就闹出事情来了。

    今天刚好是林惜带傅南清、乔巧跟林笑笑三个练比赛的曲子,练了一个小时之后林惜让他们中场休息,她打算去上个洗手间。

    结果才不到三分钟,教室里面就闹出事情来了。

    傅南清年纪小不说,个子也小,不到五岁的小男孩,白小雨那个小胖妮直接就把傅南清推倒了。

    傅南清没站稳,头磕到桌子的角上,而白小雨没站稳,自己摔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林惜刚从洗手间回来,看到这一幕连忙把人拉了起来,视线落在傅南清的身上,脸色顿时就沉下来了:“白小雨,告诉你妈妈,你们的学费老师马上退回去,让你妈妈把你接回家里面去!”

    白小雨最怕林惜,她年纪虽然小,可是琴行里面谁有最大的话语权她是知道的。

    林惜一开口,本来想哭装可怜的白小雨鼻子一抽一抽的,话都不敢说了。

    林惜将傅南清抱了起来,傅南清一声不吭的,但是眼睛已经红了。

    她走到钢琴前,看着林笑笑和乔巧:“你们两个先练习,老师的待会儿回来。”

    说完,她又看向白小雨:“白小雨,你跟老师出来。”

    她说着,带着两个小孩离开了教室。

    谭英玉马上就来了,林惜让她把白小雨两万八的学费退了回去,又让她通知白小雨妈妈马上来接人,然后就带着傅南清去处理伤口了。

    白小雨妈妈来得很快,她在琴行门口骂骂咧咧的,林惜直接就让保安将她“请”出去了。

    白小雨妈妈见自己一个人打不过,就先走了,结果下午的时候带着一圈的人来琴行闹。

    白小雨站在她的身边一直哭,哭个不停。

    白小雨妈妈不知道从哪来找来的一群亲戚,什么白小雨的表哥堂哥、婶婶、姑姑,全都来了。

    五个女的,四个男人的,男的在前头,林惜刚出去,就看到他们动手拆琴行的门面。

    林惜将脖子上的围巾拉了下来,用力甩了过去。

    那正踹着门的男人大叫了一下,抱着退骂爹骂娘的。

    林惜一个个地打过去,每个男人都被林惜用围巾甩得疼,偏偏他们还连林惜一片衣角都没摸到。

    “林老师!你也欺人太甚了吧!让别的小孩子把我们小雨打了,现在说退学就退学,有你们这样开琴行的吗?!以后哪个家长还敢把小孩子送过来?!”

    今天刚好是周末,有些家长都陪着孩子来学琴,她这么一嚷嚷,不少人都出来看热闹了。

    谭英玉直接就报了警,警察来得很快,林惜跟着他们去了警察局。

    事情调解了一个多小时,林惜不想惹事生非,也就没有要求她们赔偿了。

    但是白小雨妈妈似乎还觉得事情没满意,在警察局里面答应得好好的,结果刚出门,林惜还没反应过来,白小雨就狠狠地撞了她一下。

    小孩子的力气当然不是很大,但是林惜站在台阶上,她没站稳,直接就摔在了地上。

    冬天穿得多,林惜又刚好是在最后的一级阶梯上,倒没摔出什么事情来。 但是她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她刚想起来,腰上一紧,赶来的陆言深就已经将她抱了起来。

    林惜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我的太太被人欺负了,我当然要来看看哪个胆大的。”

    他说完,黑眸落在白小雨妈妈的身上。

    眼底哪里有刚才的半分暖意,里面的阴鸷让白小雨的妈妈愣了一下。

    匆匆赶来的丁源看了一眼陆言深和林惜,马上就拨了个电话。

    白亚强接到电话整个人都不好了,顾不上自己正陪着一个重要的客户,连忙离开公司赶去丁源说的地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