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75 我就是想让你尝尝

    幸好医生说并没有大碍,只是有点不稳,但是发现得早,好好养一养,事情并不大。

    林惜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她在外面慢慢走了一圈,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才拦了计程车回去琴行。

    “怎么样?没什么事吧?”

    这会儿刚好是上课时间,其他人都去上课了,就剩了课比较少的李慧。

    林惜点了点头,勾着唇忍不住嘴角的笑意:“真的,一个多月了,快两个月了,医生说问题不大,注意一点就好了。”

    听到她的话,李慧也松了口气:“恭喜了。”

    她虽然不太知道林惜和陆言深两人为什么这么晚才要小孩,但是也知道林惜十分渴望小孩。

    虽然她不说,可是每次上课的时候,林惜对小孩子都特别温柔特别有耐心。

    白小雨算是一个例外了,不然的话傅南清也不会被她招进琴行来了。

    林惜不是第一次怀孕,但是头一胎的时候,都已经过去好长的一段时间了,她跟个新手孕妇没什么区别。

    李慧就不一样了,她现在都是第二胎了,经验自然是丰富。

    两个怀孕的女人自然是有说不尽的话题,四点多的时候李慧有课,林惜只能自己一个人在电脑里面找孕妇注意事项。

    从她知道自己怀孕到现在,林惜的心情一直都平复不下来。

    还有两天才是达思的年会,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到那个时候。

    冬天天色黑得快,五点多的时候天暗了下来,六点还不到就已经黑了。

    “林惜。”

    陆言深进来的时候,林惜正在快被人的怀孕日记,被他一叫,她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把电脑屏幕关了。

    然后才抬头看着人:“你怎么这么早来了?”

    陆言深将她的动作收尽眼底:“看什么?”

    她起身走到他身边,主动挽着他的手,一边牵着人往外走一边说:“没什么,你今天不是开会吗?”

    他眉头微不可见地动了一下,但也没有继续问下去:“提前结束了。”

    陆言深向来不怎么把公司的糟心事带回来的,但是林惜敏感,一下子就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了:“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没出什么事,就是有人胆子大了。”

    他没有明说,林惜知道他这是不想具体说,就没有继续问了。

    车子就停在琴行的门口,陆言深自己开车过来的。

    他拉开了车门让她坐进去,林惜一边扣着安全带,一边压着自己的情绪。

    她真的很想告诉他,可是又想在后天晚上给他一个惊喜。

    林惜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安全带,手指捉了捉,最后还是把情绪忍了下来。

    “晚上吃什么?”

    前面正好是红灯,陆言深偏头看着她。

    林惜想到今天自己浏览的那些注意视线,最后选了个保险的:“简单点的。”

    陆言深眼眸微微动了一下:“嗯?”

    “浙菜?”

    “嗯。”

    他视线在她的脸上停了一下,林惜被他看得有些忍不住,抬手捂了一下他的眼睛:“你看我干什么,看前面红绿灯啊陆总!”

    她刚说完,前面刚好跳灯,陆言深只好收回视线,启动了车子往前开。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高兴了,林惜今天晚上吃得有点多,最后把自己给吃撑了。 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她实在手受不了,太撑了!

    拉了拉牵着自己的手,林惜偏头看着身侧的男人:“我们去散散步?”

    “散步?”

    外面冰天雪地,去散步?

    林惜点了点头:“我吃撑了。”

    他看了她一会儿,把帽子戴上。

    林惜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刚好是戴帽子的。

    陆言深话刚说完,抬手就把帽子往她的头上一扣。

    林惜的脸直接就被挡没了,她抬手把帽子拉了拉:“我要看不到了!”

    “我牵着你。”

    说着,他紧了一下她的手。

    她勾了一下唇,尾指在他的手心上划了划。

    他没理会她的小动作,牵着她走了出去。

    一阵风打过来,林惜缩了缩自己的手,往口袋里面揣了进去。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的动作,难得笑了一下:“散步?”

    听出了他的笑意,林惜也没有退缩的意思:“对,我要走两圈,吃太多了!”

    豪言壮语最后还是被这晚上的暴风给打败了,林惜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冷得不行了,脸被刮得疼,最后完全忘了自己之前说过的话,牵着陆言深往车库里面去。

    车里面虽然还没暖气,但是也总比外面的风要暖的多。

    陆言深开了暖气,侧头看着她,嗤了一下:“逞能?”

    听到他的话,林惜动了一下,往他的那边挪了过去,手从他的领口摸了进去。

    她的手脚到了冬天是怎么都不会暖的,两个人在外面走了将近十分钟,这会儿她的手冷得跟冰块一样。

    陆言深也不懂,只是低头睨着她,任由她把凉冰冰的手往自己的胸口里面伸进去。

    林惜的手很快就暖了,被他这么看着,心底有些发毛,然后就把手抽了出来,看着他半分愧疚都没有:“陆总,开车呀。”

    陆言深捉过她另外一只手,大手的掌心跟暖水袋一样,林惜那凉沁沁的手顿时就暖起来了。

    一直到她的手彻底暖和起来,他才松了手,一边开着车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下次戴上手套。”

    “就一小段路,没必要。”

    她不怎么喜欢戴手套,虽然暖和,但是特别的麻烦。

    他也没说话,默不作声地开着车。

    今天去医院检查的报告单就在林惜的包包里面,她想到这些,就忍不住拽紧了自己的包包。

    陆言深见她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也没开口打扰她。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才八点多,还早得很。

    林惜去洗了澡,完了也还没到九点。

    出来的时候看到陆言深在打电话,她洗了一盘樱桃,端过去坐在他的身旁,捏了一颗递到他的唇边。

    陆言深看着她,最后还是张了嘴。

    丁源听到陆言深的声音一边,微微一愣,以为对方要发火,结果仔细一听,才知道他在吃东西。

    不得不说,以前打电话谁打扰他就灭谁的陆总自从碰上林惜之后,好像什么都变了。

    当然,这个变,自然是只对林惜的。

    林惜见他吃了一颗,也不再恶作剧了,自己吃自己的。

    陆言深捉了她一只手,玩着她的手指。

    半响,他打完电话,把手机往一旁一扔,将人一把抱到自己的怀里面,低头看着她:“故意的?”

    林惜直接把手上的一颗樱桃塞到他的嘴里面,拒不承认:“我就是想让你尝尝樱桃。”

    他眉眼一动:“尝尝樱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