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78 这才是奖励,陆太太

    刚上了车,陆言深就把挡板的开关按了。

    挡板一点点地下来,将车厢隔开了两个空间。

    林惜侧头看着她,心一上一下的。

    她见他绷着脸坐在那儿,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他的手,仰着头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陆总?”

    他一下子就将她的手往一旁拉开,低头看着她,声音沉得很:“怀孕了?”

    林惜点了点头:“前几天知道的,已经四十八天了。”

    她话刚说完,男人伸手就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低头在她的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瞒着我?”

    “我不是故意的。”

    她认错向来就快,这个时候更甚。

    “不是故意?”

    他挑了一下眉,看着她脸色有些沉:“不是故意瞒了几天?”

    林惜理亏,但还是忍不住开口小声地辩驳着:“我想给你个惊喜呀。”

    “林惜。”

    他突然之间叫她,黑眸直直地凝在她的脸上,看得林惜心底不稳。

    “对不起。”

    “我很开心。”

    两个人同时开口,等林惜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的时候,她才知道是对方在唬自己的。

    她抬头直接就咬在他的下巴上,直到上面咬出牙齿印,她才松开了口:“你故意的?”

    他抱着她闷声笑了出来:“允许你给我惊喜就不能我给你惊喜吗?”

    她有些无语,抬手拍了他一下:“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不开心。”

    “我为什么不开心,我很开心。”

    他一向都不会说重复的话,但是今天晚上,在短短的十几秒之内,他重复说了两次“我很开心”。

    林惜知道,他真的很开心。

    她也很开心。

    车子开得很稳,她伸手绕到他的身后将人紧紧地抱住,贴着他的胸膛开口:“我也很开心,陆总。”

    车厢里面安静得很,可是空气中是压不住的甜腻。

    一直到车停了下来,陆言深才将她松开,抱住她放到一旁:“你先别下车。”

    林惜愣了一下,以为他还有什么事情,结果只是看到他下了车,绕到她的这边,然后拉开车门弯腰进来抱她:“我抱你。”

    她有些哭笑不得:“陆总,我还没有这么娇弱!”

    “冷,高跟鞋不好走。”

    他要是知道她怀孕了,就不会给她准备高跟鞋了,幸好他准备的高跟鞋并不是很高。

    林惜没办法,外面确实很冷,要是她矫情下去,吹得她估计要感冒。

    陆言深怀里面暖得很,她抬手勾着他的脖子,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你伸手把衣服拉一下。”

    林惜看了一眼,只好把他的大衣拢了拢,她整个人几乎被裹在他的大衣里面。

    这个时候才八点多,电梯开门的时候,里面刚好有一对情侣。

    林惜被他抱在怀里面,衣服把她视线全挡住了,她也看不到,但是却能感受对有人看着自己。

    她动了动,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视线往一旁的女人身上看了一下,侧了侧身,换了个位置,那个女人只能看到他的后背。

    电梯门应声而开,不过还没有到他们的那一层。

    回到家里面的时候才八点多一点点,林惜被陆言深放到沙发上,她刚想弯腰去把鞋子脱了下来,男人就已经先她一步单膝跪在她的跟前抬起她的右腿将她脚上的高跟鞋脱了下来。

    “我——”

    林惜的话就这样卡在了他的工作之间,只能看着他抬手把自己另外的一只脚的高跟鞋也脱了下来。

    沙发前铺了毛毯,但是他还是没让她下来:“先坐着,我给你拿毛毛鞋。”

    林惜缩了缩脚,没敢动了。

    她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走回去玄关把她的毛毛鞋拿过来,不禁笑了起来,等他再再回来,她微微仰了仰头,伸手将他的领带拽了下。

    陆言深整个人就顺着领带低下了头,手撑在了她身侧的沙发扶手上,低头就这么看着她。

    林惜抬手用指腹碰了碰他的唇角,然后一用力,将他拉得更下,低头在他的唇上印了一个吻:“奖励你的,陆总。”

    黑眸微微动了一下,陆言深也跟着动了一下,整个人突然之间压在了她的身上。

    林惜的后背抵上沙发,隔着外套她还是感觉到那皮质沙发上的凉意,微微颤了一下,刚抬起头,下巴就被他用指腹抬了抬。

    下一秒,他的吻就落了下来。

    从她的唇角,然后是她的下唇瓣,然后再一点点地轻咬着她的上唇瓣,最后全部一起扣住,撬开她的唇关,开始攻城略地。

    这个吻,缠绵得让林惜很快就喘不过气了,手捉着他撑在自己身侧的双臂,十指已经将他的外套捉出了皱痕。

    三分多钟的热吻,林惜被放开的时候,整个人往后靠着沙发,连撑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才是奖励,陆太太。”

    他说着,抬手在她的唇上擦了一下。

    林惜看了他一眼,突然之间就笑了,抬手抱着他,怎么都压不住:“陆总,我们要当爸爸妈妈了。”

    今天,她实在是想了太久了。

    他松了撑在她身旁的双手,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抬手摸了一下她的长发,沉沉地应了一声:“嗯,恭喜你,陆太太。”

    “同喜同喜。”

    谁都没有提从前那个无缘的孩子,可是那个孩子不管是对陆言深还是林惜而言,都是他们这辈子不可能忘记的,大概也是,这辈子都过不去的。

    两个人谁也没有再开口,就这样在沙发上坐了将近十分钟,陆言深才松了松她:“洗澡?”

    林惜抬头看着他,点了点头,但却没动,只是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陆言深早就习惯了她这是要人抱的想法,也没说什么,直接就将她抱了起来,然后走向二楼的主卧。

    因为回来得早,林惜洗完澡之后才九点左右。

    冬天在被窝里面很容易睡觉,林惜原本是不困的,但是被他顺着顺着头发,渐渐就睡着了。

    陆言深低头看着跟前的人,知道她已经睡着了。

    他想起两个多小时前,自己在台上听到林惜的话的那一瞬间。

    她或许不知道,那时候,他整个人其实是有些懵的。

    要不是台下那些响起来的掌声,他或许就直接在台上站着没动静了。

    前些天他就觉得林惜不对劲了,他当时想过了很多,却怎么也没有往怀孕的这个方面想。

    从林惜第一个孩子被童嘉琳害没了之后他就结扎了,那时候他们也不适合要孩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之间的事情就跟一场梦一样,生离死别都发生过。

    林惜的身体不太好,他早就知道了,一直让人在膳食上偷偷地给她调理,也不敢让她知道。

    如今这个孩子来得,不仅仅是一个惊喜,更是搬开了压在他心头上的一块石头。

    她还以为他生气了。

    他哪里会生气,他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惊喜得不知所措,他怎么可能生气。

    真是个傻的,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