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第151章 两败俱伤,也不在乎吗?

    沈千树这一席话,像是藏在心底七年的酸水,一口气吐得干干净净,人在悬崖边缘,反而什么都不怕了,她一鼓作气把心底想说的,都说了。

    就算死了,她也瞑目了。

    他和她,就像是两条平行线,这辈子不该有交集。

    夜陵深深地看着她,并没有沈千树意料中的勃然大怒或走火入魔,猩红的眼眸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那股狂躁缓缓地褪去,血液都变得冰冷。

    他第一次直视了沈千树的恨。

    也是第一次听沈千树提起失去的孩子。

    她从不提起。

    就像这是她的事情,与他无关。

    这七年的痛和泪,她都一笑而过,仿佛天生就是铜皮铁骨,摔不坏,也摔不疼,那些绝望和眼泪,都被她尘封在记忆中,不肯和谁分享。

    当年天真可爱,又能屈能伸的小姑娘,不可避免地成长为一名坚强独立,八面玲珑的人。

    “沈千树,这七年,就你一个人生不如死吗?”

    至少,你有童画。

    而我。

    什么都没有!

    沉默,像天堑,横在中间。

    她和他,站在天涯两端,隔着一条悲痛的长流。

    他知道,她必然是怕了。

    逃得无影无踪。

    他不是不想管,是无能为力。

    她不知道,他多少次路过死亡的深渊。

    她不知道,他多少次靠着幻想小公主,挨过了绝望。

    她不知道,他身上多少伤,都是自残而来。

    她不知道,他划破自己的动脉,差点把自己的血流光。

    她不知道,他多么想健健康康地站在她面前,再听她喊一句先生。

    可是

    他做不到。

    他努力了七年,绝望地发现,他做不到。

    与天斗,他不曾输过。

    却输给了另一个自己。

    沈千树,我做不到,你懂吗?

    “夜陵,你的病,越来越重了。”沈千树擦去眼泪,“你一旦有执念,你就六亲不认,你问我,我怕不怕你。”

    “我怕啊。”沈千树悲凉地看着他,“你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魔,你却问我怕不怕,我怕哪一天我死了,童画又变成孤儿。所以,我不去激怒你,我和稀泥,希望你知难而退,别再我身上寻找什么小公主,可你非要逼我把这道伤疤撕开,你多狠啊。”

    夜陵,“路德说,你生了一个女儿,所以,这七年,我一直以为是小公主,并没有否认过孩子的存在,更不会忘记。”

    沈千树冷笑,你分明念的都是小公主。

    这解释,在她听来,苍白无力。

    夜陵却不想过多说什么。

    “沈千树,你想怎么样?”夜陵冷笑地看着她,“死生不复相见,我告诉你,不可能,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沈千树沉默,并不去反驳。

    因为,这是七年后,夜陵再一次出现在她之前,她的想法。

    沈千树摸向自己的后腰,握住了那块玻璃片,倏然拔了出来,一手的鲜血,这样类似于自残似的动作,她眉头都没皱一下,沈千树的手鲜血淋漓,握着尾指长的玻璃碎片,另外一手,握住了夜陵的手腕,他的手背也是鲜血淋漓的,夜陵眼睛一缩,死死地盯着她的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