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在南方心向北

04不能要孩子

    顾南熙一个月没有见过霍北溟。

    可一个月后怀孕的消息还是如噩耗一般闯入顾南熙的视线。

    手中的验孕条清晰的两条杠,让顾南熙背脊寸寸转凉。

    喉咙里的鲜血涌了出来,她趴在马桶上一口口吐掉,看着染红的马桶,油尽灯枯的苍凉让顾南熙的眼睛越来越湿润。

    她这一生,遗憾太多,亏欠也太多。

    她本想拼一拼,生下这个孩子,可是她不能。

    如果霍北溟对她没有感情,那么这个孩子没有亲生母亲的庇佑,会过得很惨。

    如果霍北溟对她有感情,她也不想给霍北溟留下一个念相,让他记挂一辈子。

    一个不会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就忘了吧……

    孩子,不能要!

    ——

    医院。

    躺在冰凉的手术台上,顾南熙紧闭着双眼想要掩饰恐惧,然而器械冰凉的碰撞声依然清晰到让她战栗!

    “砰!”

    门,突然被俊容阴沉的男人一脚踹开!

    医生吓得一抖!抬头看见高大英俊的男人杀气腾腾的朝着手术台走过来!

    顾南熙慌乱中刚刚撑起身体,却被男人强势的摁回到手术台上!

    入目的男人容色倾城,似是她心上一辈子都抹不去的影子。

    “你来这里做什么!”

    霍北溟还穿着订婚礼服,俊脸上却无丝毫喜气,漂亮的眸子里尽是冷冽,他答非所问道:“打掉这个孩子,又想爬上谁的床?”

    顾南熙蹙紧眉头,强压着心底即将涌起的软弱,“谁给的钱多,就上谁的床,你难道不知道我水性杨的本性?”

    往自己泼着脏水,以为会痛快,然而只有比痛更痛,生不如死。

    纵然满眼都是不在乎,霍北溟的眉心还是颤了颤,她怎么敢?

    怎么敢一次又一次践踏他给她的原谅!

    “意思是我的钱给得不够?”

    “怎么?霍先生都要和自己的妹妹结婚了,还有心情来管我?难道说霍先生爱上了自己包养的情妇?”

    霍北溟只觉得心海翻搅,闷痛阵阵击撞着心壁,他怒意爬满双眼间,顺手拿起一把手术刀就抵在顾南熙的胸口!

    刀尖寒凉锋利,刺破白嫩的皮肤,红色在瞬间绚烂绽开,夺人心魄!

    那绯色映进男人好看的眸子里,染成猩红一片血海!

    可手中的刀尖刻了恨,“噗”的一声,埋进更深处的皮肉,抵在她胸腔的骨头上,鲜血直涌!

    他恨不得剖开她的心脏看一看,看看她的心怎么长的!

    他霍北溟是霍家唯一继承人!

    他在商界翻手云雨,无所畏惧!

    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数不胜数!

    可是他所有的骄傲,所有的优越,都被这个叫顾南熙的女人一次次踩得粉碎!

    她对他的漠视,像巫婆恶毒的咒语,让他每一个午夜被折磨得在疼痛中转醒。

    他想要放弃,可一次次却控制不住的向她伸手,期望能讨要到哪怕一点点的爱。

    可那该死的自卑承受不起她的轻蔑,只能表现得比她更加强势和无情。

    “爱?你太看得起自己,你不过就是我霍北溟养着的一个宠物,我想玩你就玩玩,不想玩就扔了!”

    顾南熙疼得抽气!她揪紧一次性床单,瞪大双眼看着霍北溟,眼中的水汽在氤氲中凝结成湖,波光盈盈。

    她5岁父母双亡,白云珍是母亲的远房表姐,她带着顾家的家产住进霍家。

    18岁被霍北溟占了身体。

    21岁为了霍北溟差点死过一次,出国。

    22岁回国,成了霍北溟的地下情人。

    如今她24岁,生命却已经快要走到尽头……

    19年的沉积,从细胞到血管,她连呼吸全都镌刻着霍北溟的名字。

    明明是自己要放手的,可在明确他只是玩玩她的时候,她还是痛得呼吸出的气息也生出了荆棘条,五脏都被刺挂得血肉模糊。

    霍北溟将手中的刀塞进顾南熙的手中,“顾南熙!流产可以!你自己动手!”

    顾南熙痛极反笑,身上冷汗如瀑,嘴唇早已发白。

    然而她眼里的笑容太明媚,强烈如日光,刺痛人的眼睛也毫不收敛。

    她举起手术刀,狠狠朝着自己的小腹扎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