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在南方心向北

10比不上一条狗

    “哥,那孩子生下来,你真的能放顾南熙离开吗?她并不想呆在你身边,你知道的,她不爱你,她爱的人是墨连城!”霍思思说出这段话,心虚得厉害。

    甚至连霍北溟的眼睛都不敢看。

    “嗯。”

    “你不后悔?”

    “不后悔。”

    霍思思苦笑,哥,你不后悔,可你为什么不敢去见她?

    ——

    顾南熙躺在床上,看着吊瓶里的水滴一点点的落进透明的管子,再一点点流进她的血管里。

    习惯了日复一日的疼,以为会麻木,可是每次药液推进身体,融进血液,她还是疼快要昏死过去。

    黑人保姆拧好热毛巾,捂在顾南熙冷得发木的手腕上,回头看着艾伦,不禁然声音已带哽咽,“先生,太太这身体,怕是熬不到足月吧?”

    艾伦没有回答,只是说,“拉提法,你先去做点汤,我来照顾太太。”

    房间里只剩下艾伦和顾南熙。

    他搓热的掌心捂在顾南熙的手臂上,一路往上揉,突然鼻子一酸,低头眨掉眼中蒸腾而起的水汽,“南熙,太苦了,剖了吧。”

    太苦了,不仅仅是顾南熙苦,艾伦自己也很痛苦。

    他每天看着这个女人渐渐枯萎,目睹她的生命燃尽最后一点灰,那种心痛却无力的感觉,几乎日日都在摧毁他的坚强。

    他穷尽毕生所学,找了所有德高望重的专家老师,却不能跟她体内的病毒抗衡。

    顾南熙已经吃不下多少东西,她干瘦如柴。

    连出口的声音都带着微弱的气音,“艾伦,我……活不长了,如果孩子能在肚子里多待一天,他的身体能好一点,我也算是……尽到了一点做妈妈的责任。”

    顾南熙突然自嘲的笑了笑,“哎,我哪有什么资格做母亲,当我的孩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星辰是,现在这个……也是……”

    艾伦眸中光亮突然暗下去,心头一击钝痛,他双手包裹住顾南熙的手指,想要温暖她,慢慢的搓着,“南熙,你别这样说,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想做一个好妈妈了,是这个世界对你太不公平。”

    顾南熙看着艾伦在自己的视线中有些模糊起来。

    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公平而言?

    同样无父无母,可霍思思这个养女,嚣张跋扈,受尽宠爱,她却要仰人鼻息过日子。

    “艾伦,你说,我这辈子这样苦,是不是我来生就可以幸福一点了?”

    她故作轻松的聊天,可是笑容总是强撑不了多久,眼角有温热的液体顺势而下。

    “五岁的时候,爸爸妈妈不会出车祸,我就不用寄人篱下,不用从小那样自卑,不用连想买条漂亮的裙子都不敢问霍家人要钱,艾伦,如果我有爸爸妈妈,我会不一样的,是不是?”

    艾伦的头低下,不敢再看顾南熙的眼睛,他只是用力的点头,连说一个“对”字的声音都不敢发出。

    “如果我的家世好一点,我就可以让爸爸妈妈提出跟霍家联姻,我就配得上他,我就不用总是被白云珍狠狠教育,不用她老是提醒我 ,说我配不上霍家,连做霍家的一条狗都不配。”

    “艾伦,那时候我只是家世不配,可是后来,我脏得所有的一切都不配了……北溟那么好,我真的不配,我感觉自己喜欢他,都是一种亵渎……”

    顾南熙张着嘴,再也说不下去一个字,她喘着粗气,眼泪汹涌,过往画面帧帧闪现,她逃不掉那些噩梦,永远都在。

    那些记忆就像刻字的烙铁烧红了烫压在她的脸上,那是她一生的耻辱和疼痛。

    三年前的那个黑夜,她被绑了手脚,堵了嘴,捂了眼,任由那个禽兽贯穿她的身体。

    她没有办法躲,因为要想换回霍北溟的一双手脚,就要用她的身体去交换。

    那些人为了钱,不会让霍北溟死,但是残疾的事情他们做得出来。

    可她舍不得他的身体有任何破损,他是她心里的天神,怎么可以不完美?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不完美的人,那就让她来承受吧。

    毕竟,她无父无母,连霍家的一条狗都比不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