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在南方心向北

12爱得卑微如尘土

    最终,她也没能看见自己的儿子一眼。

    ——

    孩子出生的消息传到霍家,霍北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听传信的人说,是早产,已经在保温箱。

    孩子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估计一个月就可以从保温箱抱出来。

    霍北溟自始至终没有问过顾南熙一句。

    直到两个月后,管家去医院抱回霍家的小少爷,站在霍北溟的面前。

    霍北溟看着管家手中的男孩,耳朵嗡嗡的开始乱叫,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变得虚无起来,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像的人?

    和顾南熙婴儿时期的照片一模一样。

    都说儿子像妈妈有福气。

    霍北溟看着管家手中的男孩,看着看着,已经骗过自己几个月不曾起伏的心脏,突然开始裂痛,让他猝不及防!

    他有些慌神,从管家手里接过孩子抱在手里,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一双强而有力的手掌,抱着一个只有几斤重的小婴儿时竟然会忍不住颤抖。

    这是他的儿子。

    是他强逼顾南熙给他生的儿子。

    霍北溟把孩子小心偎在怀里,听不见管家和任何人跟他说的话,转身进了别墅。

    星辰在专门隔离出来的儿童区玩耍,看见霍北溟抱进来的小朋友,两眼放光的想要跟小朋友玩。

    “爸爸,给我看看!”

    星辰奶奶的声音朝着霍北溟跑过去,她伸手要摸,却不敢碰到婴儿的皮肤。

    “爸爸,是弟弟还是妹妹?”

    霍北溟脑子里还一片空白,有些木讷的回答,“是弟弟。”

    “那妈妈呢?你不是说妈妈生完小宝宝就可以回家了吗?”

    一句话,戳中霍北溟所有的伪装起来的盔甲。

    心中那些为了抵御顾南熙而武装起来的千军万马,在霎时间溃不成军。

    原来,他还是奢望,还是想要顾南熙,想要她会为了孩子到他的身边来。

    他发过一万遍毒誓都没有用。

    他强要了她,暗地里逼墨家退婚。

    可她不爱他。

    她联合墨连城绑架他,拿走赎金私奔,他依然也给她找理由,觉得是墨家亏欠了她,让她过得不幸福她才想走。

    所以他用尽手段逼她回国,把她禁锢在身边,他给她很多钱,给她买大房子。

    她还是不爱他。

    她有了别人的孩子,他还奢求如果她有了他的孩子,她就不会胡思乱想了,她的心就定了。

    可是她要流产。

    他逼她生下孩子,决心同她一刀两断。

    事到如今,她不爱他,他却依然爱她,怕和她一刀两断,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

    他也不知道,那么爱她到底是为什么?

    好像是刻进骨髓的一种信仰似的,他根本无法舍弃。

    她大概是个女巫吧,给他下了这世上最最恶毒的诅咒,让他鬼迷心窍,毫无原则和底线的原谅她。

    他想清楚了,这辈子!

    只是这辈子!

    他被她折磨就折磨到底罢,反正这辈子时日不多,再是这样被她折磨下去,他也活不了多久,咬咬牙就能熬过去。

    下辈子,他再也不要遇到这个女人了。

    下辈子,他就可以解脱了。

    ——

    霍北溟拨了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一遍遍的听着“已关机”,听着“来电提醒”。

    他到了顾南熙的公寓,空无一人,只是餐桌上放着一只录音笔,录音笔下面,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他的名字。

    那个女人的字迹,从小到大的变化,他都记得,他收藏了她从小学到高中的书本,又怎么可能忘记?

    录音笔里是那个女人轻快轻松的声音,比对着他的时候温软——

    “哥,我走了,我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我知道你也一定会履行对我的承诺。”

    “星辰好乖,好有爱心,她一定会对弟弟好,请你一定待她温厚。”

    “哥,祝你幸福,是真的,我想,我也能找到我的幸福。”

    短短三句话,把他们之间的一切都画上了句号。

    霍北溟始终无法相信,顾南熙在他的生命里已经存活了20年,离开只对他说了三句话。

    他不相信,就拿着录音笔去鉴定。

    鉴定结果,声音是顾南熙的,且没有经过任何处理。

    是顾南熙。

    她为了离开他,要和墨连城订婚。

    为了离开他,就绑架他,和墨连城携款私奔。

    为了离开他,她忍着厌恶给他生孩子,甚至没有照顾过孩子一天,那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为了离开他去找墨连城,她可以将自己生命的延续抛弃。

    这样的女人,太狠毒了。

    他怎么会爱上这种铁石心肠的女人?

    可是20年啊!

    他再用一个20年,可不可以将这个女人从记忆里剔除掉?

    ——

    夜,深

    裴沛拉开一直被拍响的门,霍北溟一身酒气,像堆烂泥一般倒进她的房间里。

    “北溟!“裴沛赶紧蹲下身躯,想要把霍北溟扶起来,然而男人喝了酒,个子高长,她一个女人根本无能为力。

    “姐。”霍北溟紧紧握住裴沛的手,喊“姐”的时候有几分迫切。

    好像自己快要被地狱的黑洞吸附,裴沛就是他的救星,他不肯松手,如同拽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姐。”霍北溟大喘一口气,气息里卷夹着的悲恸如强大的气流,让他出口的声音都发颤,“你给我把顾南熙这个人从我脑子里挖掉!我知道,你是最顶级的心理医生,你有办法的,你想想办法,让我再也不要记得她。”

    “我不能让她出现在我脑子里!”一个将近一米九的大男人,抱着表姐的手,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哀求着,到后来,他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抽泣着,“姐,你帮我把她从我脑子里挖掉,连根拔了吧……我不想记得她,让我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她,行不行?”

    裴沛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霍北溟,那个高高在上的霍北溟,那个众星拱月的霍北溟,那个雷霆手段的霍北溟……

    在提到顾南熙这个女人的时候,竟会是这般卑微如尘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