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在南方心向北

19逼死他

    “我本来不会防着你们,可现在我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只能防着你们,但是我告诉你们,过段时间,我会养两条德牧,专门训练出来跟着星辰和她弟弟,也会增加保镖,你们不怕受伤,尽管来。”

    白云珍和霍思思心底皆是一寒。

    这就是所谓的底线,任何人都不可跨过吗?

    白云珍和霍思思被警察带走,白云珍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难堪,她这辈子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而这些侮辱,都是她儿子给的。

    白云珍被送回霍家,她没有进家门,就叫司机将她送去了万家花园。

    北欧风情的书房里,咖啡香气扑鼻。

    万越生是世界顶尖的心理医生,他看见白云珍的时候,眉头一皱,眼潭里溢出的光都是对白云珍的排斥。

    “霍夫人来,有何贵干?”万越生端起咖啡杯,悠闲的喝了一口。

    白云珍冷冷的,高扬着下巴,在隔着书桌的万越生对面坐下来,“我要你,再给北溟做一次深度催眠,然后把记忆再次给他改变。”

    万越生嘴角僵硬的扯了一下。

    “理由?”

    “你之前的做了根本没有用!”

    “你怀疑我的能力?”

    “本来就没用,你还想否认你自己的专业不够硬吗?”白云珍说话的时候鼻翼鼓动,像是气得不轻。

    万越生冷冷的笑了笑,推了推鼻梁上的框架眼镜,“霍夫人,你儿子已经深度催眠了两次,都是让我改变他记忆里关于顾南熙的一切,顾南熙也做过两次,怎么?又爱上了?”

    白云珍明显听得出来万越生的冷嘲热讽,“我说是你专业不行,你还不承认,但凡你专业过关,也不至于做了两次都没用!”

    万越生道:“你不想想,为什么做了两次深度催眠,已经彻底改变了他们彼此心里的那些美好,但是他们依然又爱上了对方,这说明他们注定应该在一起,而你根本就不该阻扰!”

    “不行!我儿子坚决不可以和顾南熙那个小贱人在一起!坚决不能!我不管,你必须再给我儿子做一次深度催眠,办法我来想,我一定想办法把他人弄过来!”

    万越生一口气把一杯上好的咖啡喝完,虽然暴殄天物,但他实在没有任何心情来欣赏咖啡的美味了,杯子往书桌上一扔,连同他的脾气一同扔在了书桌上。

    “我可以再帮你儿子做次深度催眠,但是事先我们签好协议,一旦他成了神经病,我不负任何责任!”

    白云珍双眼睁大!“怎么可能!只是做个深度催眠!”

    “我做的仅仅是深度催眠吗?你明明知道是不断改变他的记忆!如果他一次次与那些记忆抗衡,不是要把他弄成神经病吗?”万越生心中的白云珍贪得无厌,让他愈发厌恶,“霍夫人,我希望你好好想想,你是只有一个儿子,整个霍家可不止一个儿子,如果你唯一的儿子成了神经病,你霍家那些有儿子的妯娌怕是要高兴坏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