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在南方心向北

23是不是快要忘记

    没有妈妈,他这个爸爸也可以每天睡前给儿子讲故事。

    他会带儿子去所有的游乐园,全世界任何可以到达的地方,他都会带去。

    没有妈妈又怎样?

    难不成没有妈妈,他就养不大儿子?养不好儿子?

    他不需要顾南熙,儿子也不需要这样一个狠心无情的母亲!

    这种女人,他只要每天想着她的坏和狠毒,他就可以慢慢忘记她了。

    保姆被霍北溟戗得一句话也答不上来,只能尴尬的笑笑,“先生说的是,小少爷有先生这么好的爸爸,三生修来的福气。”

    霍北溟低头摸着儿子的小脚掌,星辰也摸着弟弟的小脚掌,脚丫子便一阵阵欢腾的踢了起来。

    星辰刚刚还哭得大汗淋漓,这时看见弟弟如此开心,咧开嘴,笑容如夏花般灿烂。

    霍北溟做好每一件父母需要参与孩子成长的事情,挑选玩具衣服书本,任何一个家庭需要母亲来做的事情,他都没有交给保姆。

    他不断提醒自己,如果顾南熙和他一起养育孩子,她一定会自己给孩子挑选这些东西,绝不可能随便让保姆去买。

    没有顾南熙,他照样能做得好。

    这个世界没有谁会真的离不开谁。

    打完预防针的儿子很闹腾,晚上就开始发烧,说是正常现象,家庭医生晚上要赶去外地,便将一些注意事项都告诉霍北溟,霍北溟细细将医生说的话记下。

    等给星辰讲完故事,他自己洗好澡,已经是夜里十二点。

    沐浴露和洗发水将毛孔里的污垢都清理得干干净净,颓累的身躯便像是被唤醒了般十分清醒,霍北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趿上拖鞋,鬼使神差的到地下室的酒窖里。

    也好,开一点酒喝,喝点酒容易困,有助于睡眠。

    橡皮塞子“砰”的一声从玻璃瓶口拔开,红酒的香味便混着淡淡的木香飘了出来。

    醇红的液体带着回响的水声落进醒酒器里,霍北溟靠坐在品酒区的沙发上。

    鼻腔里满满的酒香气,把他的神识生拖硬拽的强行带到过去。

    那一年,是哪个小女孩,才11岁的年纪,穿着一条霍思思不穿的白裙子,乌黑的头发扎了个简单的马尾束在脑后,一双黑宝石一样的眼睛天真的望着他,声音那般清灵,“哥哥,听说红酒很贵,等我能喝酒了,你会给我买最贵的喝吗?”

    那声音太清晰,就像发生在刚才的一帧记忆电影……

    霍北溟拎着醒酒器,没往红酒杯里倒,直接仰头就喝了起来。

    为了催眠的酒,不需要再去细品,他只求能快一点喝醉,快一点入睡,曾经那些零散的片段,再也不要进入他的大脑皮层。

    受够了。

    可越是如此,那些声音就像是要置他于死地的凶手手中的枪,不断朝他开枪,他怎么躲,多躲不开。

    “哥哥,红酒是甜的吗?像饮料一样甜吗?为什么那么贵啊?我看家里请客吃饭总是喝,我都想尝一尝……”

    “你现在不准喝。”

    “哦……”

    “听话!”

    “嗯嗯,保证不喝!”她用力的点头,信誓旦旦的看着他,好像自己刚刚发了一个毒誓。

    那时候她真的是11岁吗?他记不太清楚了,记忆里连她年幼时一些影子都开始模糊了。

    他是不是快要忘记她了?
Back to Top